屬於台北城女巫傳說,細看《北投女巫》,不害怕自己與眾不同,正因你的獨特,所以你生來魔力獨具!

你知道北投的古地名其實是「女巫」的意思嗎?源自原住民巴賽族語 Ki-pataw,因為當地獨特地熱谷地形,常年氤氳繚繞,白煙裊裊,就像是「女巫在施法」的樣子,因此自古以來,人們傳說北投是女巫之鄉。

台灣本土漫畫《北投女巫》從在地傳說出發,描述八位隱身在現代都市中的女巫,各有不同法術,如:預知夢、控制恐懼、與動植物溝通、魅惑、製造悲劇、光與愛、和諧與秩序等,她們以現代女子的樣貌演繹各自的生命,又要與專門獵殺女巫的秘密軍團「白團」展開爾虞我詐、你死我活的生存之戰。

我是喜愛文字小說勝過漫畫的人,從未對什麼漫畫著迷,但近日意外發現這部作品,就被獨特的故事、本土文化內涵、華麗絢爛的畫風吸引,花了一個晚上把全部 40 話追完。這些橫生在都市的女巫敘事,實則是一則現代寓言,描繪著你我生活的樣貌。(推薦閱讀:《女巫之槌》與獵巫:審判女巫,來自對女體「性」的畏懼


圖片來源:《北投女巫》劇照

不害怕自己不一樣,你生來魔力獨特

這八位女巫生來就與眾不同,就像一個個我們也生來獨特,擁有自己的魔力,雖然不像所謂的法術,可仍造就了獨一無二的我們。

可是什麼時候開始,當進入這座大城市,為了安穩地生存,我們不允許自己不一樣,開始遵從單一的標準,當起人們口中的「正常人」,像女巫們收起法術,在大公司上班、在臉書打卡、在咖啡廳喝下午茶,修修剪剪藏起自己。

作者簡士頡說他的女巫靈感來源,是來自大學時期 MV 大賽上,台上閃耀獨特的同學們,他當時讚嘆每個人的鋒芒多麼四射,卻也隱約悲觀地覺得,這大概是這些才華的終點了。「這些最年輕時的潛能也許出社會後就會消失,趨於平庸,潛能和特色被社會視為無用⋯⋯。」

所以他把她們畫進漫畫中,讓這些最特別的靈魂,永遠留在扉頁,閃閃發亮。

你也感到自己的獨特,被世界的同質化一天天削去嗎?請珍視你身上最不一樣的地方,那是你的魔法,你的靈魂,你之所以為你,總有一個不可取代的理由。(推薦閱讀:【世界冒險週記】如果你與眾不同,一定要保持現狀


圖片來源:《北投女巫》劇照

女巫狩獵,為宗教信仰還是權力鞏固?

與中世紀有名的「女巫狩獵」一樣,文本中也以此為故事主軸,描述利益團體白團的女巫獵殺行動。

以女性主義研究聞名的女人迷作者施舜翔,就曾在〈全球欲望城市中的陰性惡魔:當台灣女人遇上西方男人〉中寫到,中世紀的獵巫行動,看似是源於宗教信仰的恐慌,實則是一種男性的權力鞏固系統:

「獵巫熱對女巫進行的種種身體搜查(尋找女性身體上「撒旦記號」的刺女巫者)與折磨(帕本海莫一家,只有母親安娜必須忍受乳頭被當眾切除的殘酷折磨),最後演變成一套規訓女性身體最有效的監控系統。」

而這套系統之所以會穩固,是因為女人自身也參與其中:「獵巫熱最後引發的是女人對自我的監控。女人看著一個個女巫被公開折磨致死,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女巫,急欲撇清與女巫之間的關係。」這些內化的規訓,在女人彼此間嚴密地成功了!

就像漫畫中也可以看見女巫互相猜忌、競爭、陷害,是不是像極了我們對百吻巴黎、謝金燕整形、泰勒斯噬男的獵巫,又或是對周子瑜、新垣結衣等清純女性的擁戴,都是源自鞏固男性權力的觀點,你我在不知不覺間正深陷其中。(推薦閱讀:太陽花女王的媒體獵巫啓示錄:拒絕偷拍捍衛性權益


圖片來源:《北投女巫》劇照

利益團體獵殺競逐,何處是生存空間

北投女巫的故事,看似虛幻,卻是深切依據真實歷史發展。獵巫的白團,是台灣戰後協助中華民國政府的日軍顧問團,以利益開發與傳承為使命,是秘密的存在,不被官方文獻公開。

他們參與北投纜車、丹鳳山開發案,與政府官員勾結,以水土保持之名行土地開挖之實,以危害社會之名除去擋人財路者,怎麼看都有著近日亞泥案、勞權案的影子,原來人民都是不容存在的女巫,被競逐利益的白團獵殺著。

原本希望隱身,以和諧與秩序與之共生的女巫,在被趕盡殺絕後,終於明白:「放棄自由是換不來和平的,那只是我逃避的藉口。忍讓也只會助長他們的剝削。」才逐漸找回自身的力量,勇敢與他們對抗,為自己的生存空間奮力一搏。

女巫是傳說,也是真實;是她們,也是我們。在這虛實難分,利益至上的世界,她們瘋狂、真實、任性、追逐,奮力活出本色,為自己起舞,為成為自己而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