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看弱勢兒童處境與孩童教育!別只提供短期計畫給孩子一時的避風港,弱勢孩童脫貧需要 20 年努力。

文|吳文炎/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

 

「一個十歲的弱勢兒需要多久才能脫離貧窮?」

「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對你來說是一個幾年的計畫?」

這是這幾年我一直在問的問題。


攝影/Sonya

對一個藉由教育脫貧的弱勢兒童來說,我的親身經驗告訴我至少需要 20 年,因此當我在從事社會工作的過程中,我自然而然的認為脫離貧窮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也因為親身的經歷,「教育可以協助弱勢兒童脫貧」成為我的信念。因此,對於弱勢兒童課業輔導計畫當然就是一個至少 20 年的脫貧計畫了。(推薦閱讀:少年安置機構集體性侵背後:無人問津的少年們

但是,似乎不是每個從事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與補救教學工作者都抱持這樣的想法。有些人的計畫只有 2 年,有些甚至更短,重點只在解決眼前的問題,而不是將眼光放遠,協助弱勢兒童脫離弱勢。這當中不乏非常專業與非常有能力的社會菁英,最後卻因為執著於解決弱勢兒童的表面問題,天真以為僅解決課業落後或行為失當就足夠,卻忽略了弱勢兒童脫離弱勢的重點不在於解決外顯問題,而是如何具備脫離弱勢的能力。短淺的計畫也天真的以為短時間就可以解決 10 年長期累積下來的狀況,沒有長期對抗貧窮的眼光與觀念,所以最終無法協助弱勢兒童到達脫貧的終點。

我們不能指望程度不好的弱勢學生在短期內有所成就,因為弱勢學生的各種落後,包含知識、常識、課業、人文素養等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對抗貧窮與犯罪需要長期的抗戰,但是似乎很多人都小看了這項艱鉅的任務。(推薦閱讀:台灣性教育怎麼了?蘇芊玲專訪:台灣的進步,不能只靠悲劇推動


攝影/Sonya

更甚者,有些從事弱勢兒童服務的工作者壓根沒有想要面對脫貧,只希望這些弱勢兒可以有一個避風港,暫時忘卻家庭的問題與困擾,提供一個快樂的空間讓他們暫時逃避,忘記那些已經存在且不會自己消失的困擾,就像鴕鳥遇到危險把頭埋進沙裡一樣。所以才會看到課後照顧班將弱勢孩子集中起來吃吃喝喝,讓他們學一些長大之後再也不會碰的勞作與才藝,看到孩子很快樂就覺得自己在做善事,殊不知這些弱勢兒回到家後依舊要面對他自己的人生。這些「善心人士」耗費了大量社會資源,卻將弱勢孩子最珍貴的時間用在對將來毫無幫助的事物上,也讓他們錯失了機會學習脫離貧窮與犯罪。

一個人看事情的眼光常常決定你的方向,方向一旦錯了,有些地方是不論你速度多快都到不了的。就像從臺中要到高雄,能力好的人開車往北走,能力比較不好的騎腳踏車往南走,誰會先到高雄呢?雖然騎腳踏車比較慢,但是方向對了才到得了,方向才是最重要的。(推薦閱讀:《絕歌》日本連續殺人案!少年 A 告白:「殺人,是因為在他眼中,看到邪惡的自己」

「一個十歲的弱勢兒需要多久才能脫離貧窮?」

「弱勢兒童的課業輔導對你來說是一個幾年的計畫?」

這是最根本的問題,而這些問題的答案其實就決定了你的方向,也決定了你能解決的問題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