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是全球第二大污染產業!有問題的不是買衫慾望,而是快速浪費,拒絕快時尚的大量消費,學會好好愛惜衣物,就是成功的一大步。


圖|(龔慧攝)

Christina 成長於南非和英國,曾是一名執業牙醫,後來成為記者,隨丈夫來港後於 2007 年成立 Redress。她身穿的喱士上衣來自升級再造品牌 BYT,牛仔褲是二手 Ellery,西裝褸是 365 挑戰時穿過的二手 Le Zinc。

關注環保議題的 Christina Dean,目標並不限於「見自己」,而想要把綠色時尚的概念推廣至「見眾生」。2007 年,她在港成立非牟利環保團體 Redress,希望透過教育新進設計師和啟發消費者,減少業界帶來的浪費。「所有行業都跟可持續發展息息相關,當人口上升,而一切天然資源都有限的時候,這是關乎生死存亡的,可是人們很少留意到衣服原來消耗了那麼多地球資源。若要在食物與衣服之間二選一,答案一定是食物。當消費者改變了,品牌都要隨之改變。」


每年落入垃圾堆填區的紡織品中,約 95% 能再用或回收。(Redress圖片)

近年許多品牌,甚至是被指最不環保的速食時裝品牌,都紛紛推出可持續發展的服飾系列,同時惹來詬病,認為那只是披著羊皮的狼,骨子裡仍是在鼓吹消費。以為 Christina 會對這些系列不以為然,她卻十分理性:「我曾經很反對煙草,卻發現叫人戒煙很難;同樣地,你不可能要別人徹底停止購物,因為滿足需求和慾望是人類本性,不過我們可以用更佳、更環保的方式去代替。」(推薦閱讀:從穿著開始回歸自然,無毒服飾三件事

「我很想告訴所有人,即使你一年不買衫,也一樣可以打扮得很好看,你的衣櫥已有足夠的衣服,可是我知道大家根本不會聽,所以不如積極令行業變得更好才更為實際。我以前會 anti fast fashion,但現在我會說,我反對的是那種不斷買、買、買的消費文化,那才是真正的魔鬼。我認識一些人,他們雖然購買速食時裝,但他們小心清潔、護理及修補衣物,一樣可以穿很久,直至要丟棄的時候也會拿去回收。真正的問題是我們過度消費和輕易棄置的習慣,以及劣質的製作和物料。」

即使你一年不買衫,也一樣可以打扮得很好看,你的衣櫥已有足夠的衣服,可是我知道大家根本不會聽,所以不如積極令行業變得更好才更為實際。我反對的是那種不斷買、買、買的消費文化,那才是真正的魔鬼。

只穿二手和升級再造衣服

要站在道德高地批判別人當然容易,Christina 於 2013 年身體力行示範如何穿得其所,參與了一個名為「365 挑戰」的計劃,整整一年 365 日穿的都是二手舊衫或升級再造(upcycling)服裝。「我在那年學習到很多,而且發現時裝實在很有趣,終於明白為何人們會那麼熱愛投入。那一年,我在造型師的協助下,每天都因應該月所定的主題而穿衣,嘗試了許多不同風格,運動、時尚、女孩子氣的都試過。時裝的特別之處,在於能夠令你看來截然不同。我想表現出服裝的可能性,那一年什麼都穿,反而失去了自己原來的風格呢。」


即使只穿舊衣,Christina 於挑戰期間仍可配搭出不同風格。(Redress圖片)

計劃實行期間的某天,造型師為她安排了一套籃球服,令在中環上班的她感到十分尷尬,但後來她發現原來只要夠自信,別人根本不理會她穿了什麼,使她深切明白到「人著衫而非衫著人」的道理,「你穿什麼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會憑衣著去判斷別人,但去到最終,你的個性能夠掩蓋一切。穿舊衣的另一好處,是我很肯定街上沒有人會跟我穿得一模一樣。」現時,除了內衣和鞋之外,她已不會再購買任何全新的衣服,只會選擇二手舊衣或升級再造設計,近五年來的唯一一次破例,是她人在機場,而當下真的很需要一件T恤。她又提議大家不妨試試一至兩個月不買衣服,「你在衣櫥裡找找看,自會發現許多可穿的東西,我有同事便正在嘗試新挑戰:在31天內只穿 13 件衣物。」

說到舊衣,若大家的印象仍只停留在很霉、很髒,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香港二手市場始終未及歐美國家蓬勃。「我想讓大家明白,廢物不一定是廢的,只是當刻沒有人善用而已。」她就曾在 Redress的pop up store 裡搜羅到一批心儀的 Marni 二手服飾。她繼續分享選購和穿著舊衣的心得:「我重視衣料質素,有需要的話會拿去給裁縫修改。許多人,尤其是女人,都忘記了剪裁的重要性。人人的體型都不盡相同,即使尺碼適合,也不代表剪裁合身。改衣可能只花一百幾十元,卻可以令你好看多了。唯有穿得好看,你才會繼續去穿那件衣服,不會浪費。」(推薦閱讀:時尚不浪費!過季商品變身高級訂製服 Aluc


Christina 穿上本地設計師林春菊 Janko 所設計的升級再造牛仔旗袍,配搭購自二手店的 Chloe 西裝褸。(龔慧攝)

你穿什麼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會憑衣著去判斷別人,但去到最終,你的個性能夠掩蓋一切。

買得精 穿得久

每天都在忙個不停的 Christina 在穿衣打扮時也重視舒適度,「你穿得舒服,才能展現魅力。有些女人因穿上暴露的衣服而感到不自在,或因穿上高跟鞋而飽受折磨,看起來毫無吸引力。每個人對於女人味有不同解讀,穿得舒服都一樣可以表現性感。記得多年前我身在瑞士 W 酒店,那時我就是那種衣著暴露的人辦,我在酒吧碰見一位身穿 Timberland 鞋、半截長裙與毛衣的女人,不是說笑,她漂亮迷人得很,教我印象深刻。」

她心目中的 style icon 是 Iris Apfel,尤其欣賞她的名句「Fashion you can buy but style you possess」。Christina 說:「你給我 100 萬元,我便能在店裡買到許多東西,使自己打扮得很不錯,這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但時裝不只是這樣的,風格並不是買來的。」她又提到母親,「她的穿衣風格時尚得來有點古怪,現時已年過 70,卻會穿著 designer label 服裝騎單車。她並不富有,不常買衣服,一件衣服會穿 20 年,但她只會穿 designer label。」這種購物方式跟 Vivienne Westwood 近年主張的「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不謀而合,相信這種買得精明、穿得珍惜的態度,對 Christina 自小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我八歲的時候,曾告訴旁人我想設計童裝。」原來當時年紀輕輕的她以為童裝所需布料較少,不易造成浪費,環保概念的種子其實早已播下。(推薦閱讀:【Handsome Lady】時尚老奶奶 Iris Apfel:穿得開心遠比穿得好看重要!

全方位推廣綠色時尚

要把綠色時尚推廣到各個地方、各個層面,Christina 想法多多。例如她曾主持 Redress 紀錄片《Frontline Fashion 時尚先鋒》,又跟兩位同事合力撰寫了今年 3 月出版的《Dress [with] Sense》,此書如今已有英、法、韓語版本,內容靈感來自其「365 挑戰」的得著,「我親身證明了即使是破爛的、過氣的衣服,只要經過修補、清潔、配搭,一樣可以重新回到時裝循環之中。這本指南會分享購買、穿著和護理衣物的心得,又介紹如何籌辦一場交換衣物的 swap party 等等。相信沒有人會想刻意污染環境、製造垃圾、欺壓勞工,大家只要好好愛惜衣物,已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而且長遠來說,你穿一件衣服愈久,便能省下愈多金錢,然後你會更有信心去花錢買更好的衣服。」


Christina 身上的喱士上衣是 BYT 貨辦,「這些喱士是某廠家原要棄置的,由於量少所以沒人要。我想證明給大家看,廢物都可以很美。」(龔慧攝)

沒有人會想刻意污染環境、製造垃圾、欺壓勞工,大家只要好好愛惜衣物,已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她又提到正在籌備創立全新服裝品牌 BYT,希望透過社企模式營運,為 Redress 籌到更多資金,同時為消費者帶來多一個環保選擇。品牌會採用升級再造物料,並跟支持可持續發展的供應商與新進設計師合作,首批服裝預計將於 9 月在連卡佛有售。「我想表達時裝也有分好壞。我們改造那些原本可能要送去堆填區的廢物,聘請設計師和失業人士,跟最好的工廠合作,也會設機制回收客人將來想要棄置的品牌服裝。」(推薦閱讀:【世界日誌】聖費爾明節奔牛文化、快速時尚剝削勞工、體育運動賦權女孩

此外,Redress 透過主辦「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比賽去啟發新進設計師,以最少浪費創造符合大眾市場的設計。自 2011 年在港首次舉行以來,規模一年比一年盛大,如今已成為全球性活動,今屆報名人數更為歷屆之冠,參賽者來自日本、美國、中國和以色列等四十六個國家。訪問之時,本年度的入圍名單尚未公布,Christina 表現得興致勃勃,「我很高興能夠認識這些參賽的設計師,他們跟我們擁有相同理念,將會成為我們強大的夥伴。」

Redress 成立十年,回想當初為何會在眾多環保項目當中選擇投身時裝界,她笑說:「我對所有環保範疇都感興趣,只是十年前由此起步,如今仍卡在這裡罷了。至於為何首選時裝,是因為打扮能反映一個人的態度,你如何選衣服反映了你如何跟世界連繫,我想透過衣服去啟發別人以可持續方式生活。」

能夠堅持十年、得到正面迴響是她感到最滿足的事情。「我喜歡這份工作,雖然一點都不輕鬆和不有趣,但我能想像自己繼續多做 100 年。」除了所有機構及公司都要面對的營運問題,她認為 Redress 未來的最大挑戰,是如何去評價工作成效,「我們拍片、出書、辦比賽、獲傳媒關注⋯⋯可是該如何證明真的改善了環境?大家留意到我們,然而在行動上又有否實際改變?」答案也許要留待歷史去評價,又或者影響力這件事從來抽象得很,不過最起碼的是,跟 Christina 的一席話促使我檢討自己的消費模式,反思如何能夠在環保與時尚之間取得平衡,希望這篇訪問也能令你萌起同樣想法。

打扮能反映一個人的態度,你如何選衣服反映了你如何跟世界連繫,我想透過衣服去啟發別人以可持續的方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