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之喬,出道得早她急著適應世界,要迎合社會掌聲卻失去自我,如今她從女孩成為女人,終於懂自己最美好的價值:不必最亮眼,卻是最不能輕忽的獨一無二的存在。

踏進演藝圈,誰不希望自己是耀眼的星星,但往往一抬頭,才發現天空早已繁星點點。喬喬很清楚,自己不是特別亮眼的那個;但我們愛喬哥,就是因為她如此真實,如此靠近,彷彿都能看見她抓緊砂紙不斷磨亮自己的努力。她是曾之喬,不刺眼的光芒,耀眼得剛剛好。

進了這個圈子,你必須開始學習等待。有時是等別人,有時讓別人等。臉上掛著有禮的微笑不難,難的是如何學會對素昧平生的人掏心掏肺,或對著陌生的鏡頭流下淚水,卻不曾稀釋心的濃度。化妝師的手輕柔在她臉頰旁遊走,髮型師細細調整一綹髮絲的捲度,在還不用扮演明星之前,喬喬緩緩閉上眼睛,一張臉白淨地像帶著露珠的滿天星。(推薦閱讀:電影裡的九個愛自己練習:學習做最誠實的自己

小女孩,大女人 

被粉絲暱稱為「喬哥」的喬喬,身上有著微妙的反差,大概從小打網球,很 man 很帥跟嬌羞可愛,在她體內毫不違和地並存。七月底上映的新戲《稍息立正我愛你》中,喬喬飾演懷抱少女心的大姊頭「鍾少曦」,和王子邱勝翊飾演的憂鬱資優生「顏力正」,談起又甜又虐的初戀。

時間遇到喬哥也不免客氣三分。14 年前,高中生喬喬在第一部偶像劇《紫禁之巔》裡,超齡演出 19 歲的小影,沒想到人越活越回去,這次竟穿起制服逆齡演 17 歲的少曦。「它不是閃一個回憶而已,絕大部分都是高中跟大學的戲碼,」為了揣摩高中生的心理狀態,喬喬和同劇小夥伴到學校實際入班觀課,「當時超好笑,老師課上到一半崩潰說:你們不要再裝乖了好不好!你們平常才不是這樣子!這樣子人家要怎麼觀察。」

「最難的還是眼神,很難回到很真,尤其是青澀的狀態。我個性很早熟,很擅長演比我大的人,但是要我往回演,我心裡會覺得會不會太噁心。」喬喬說,「這部戲看似是輕鬆浪漫愛情劇,很多很屁孩的笑點,但其實是從大人的觀點寫回去,描繪青春的酸甜苦辣,是超越年輕小孩的細膩。比如說小時候你一直不敢跟別人告白,不知道為什麼,可能膽小,可能怕失去,等到你 20、30 歲回頭看,才看懂自己在害怕什麼,才看到那個盲點,卻回不去了。幾乎每一集都會同時具備很爆笑跟很虐心的部分,你會不知道自己在哭還是在笑。」(推薦閱讀:成長不是變成大人,而是認識你自己

日久生情 vs. 一見鍾情

回望青春,大抵都有某種哭笑不得的心情吧。因為對唱歌一見鍾情,2002 年,14 歲的喬喬抓住機會以團體 Sweety 出道。沒多久,她開始被抓去拍戲,「一開始不喜歡,非常不喜歡。大家不在現場,沒辦法想像有多少人幫助我,每次騙我哭要騙多久,要把我逗笑要逗多久。我什麼都經歷過了,什麼飆髒話、在我面前演吵架、柔情攻勢,就差沒被打而已。但演到第三檔戲《愛情魔髮師》的時候,兩位導演有非常深厚的舞台劇底,現場很多即興,183 Club 超好笑,拍戲都覺得很像在郊遊,原來演喜劇那麼爽,第一次覺得表演那麼好玩。」

接下來 10 多年,喬喬把青春梭哈在戲劇上,像個孜孜矻矻的上班族。一路洋洋灑灑從《惡女阿楚》、《愛情兩好三壞》、《愛上巧克力》、《我的寶貝四千金》、《必娶女人》、《後菜鳥的燦爛時代》等劇演下來,變成粉絲心中的國民好姊妹,甚至國民好媳婦。喬喬坦言,「我為了唱歌進這個行業,但後來發覺演戲讓我變成一個更了解自己的人,很多人因為看我的戲得到陪伴。我跟演戲不是一見鍾情,是日久生情。」

但一見鍾情的對象,當然忘不了。隨著 Sweety 出三張專輯後宣告單飛不解散,喬喬的歌手夢從此被默默塞進櫃子一角。「我過去為了要當歌手吃了太多苦頭,你想得到的唱片公司我都去過了,一方面自己實力不夠,一方面運氣也不好,最扯的一次是已經擬好合約,隔天公司長官被 fire 掉,一瞬間成空。」喬喬自我安慰,喜歡唱歌不一定要當歌手,生活裡無時無刻都能唱,偶爾為戲配唱過過癮也好。不過,錄音室外站久就是你的,九月喬喬即將推出睽違 10 年的個人 EP,最先釋出的單曲〈猜猜看〉裡,卸下甜美喬裝的自然聲線令人驚艷。

被好勝心綁架 

甜美的一向只是外表,喬喬內心其實住了個「勇氣下得很重」的固執靈魂,「我很早出道,每個大人一出現就是不斷在算『天哪,我應該生得出你』,每天每天都在聽這個。我想說有那麼誇張嗎?我們做的事情是一樣的,經歷的考驗也是一樣的啊。」耍堅強是天蠍座的原廠設定,總是被「我絕對可以」驅使,都滿嘴沙了硬是不轉彎,就是不認輸,就是要撐。(推薦閱讀:《明日世界》:人類不認輸的骨氣,就是夢想的入場券

10 幾歲的少女就這樣咬著牙在演藝圈長大,「以前我的公司規模比較小,我出道最久,就像大姐,他們沒有這樣告訴我,可是我有一種養家的使命感。如果我不拍戲、我身體不舒服、我想遊學說走就走,那公司的弟弟妹妹怎麼辦?因為很多戲是我要演,他們才能包在一起,我會常常天人交戰。我覺得被一種好勝心綁架了,我開不開心、快不快樂,個人尺度到哪,都不重要,我不能讓外面的人看笑話。所以最後會有上班族的感覺,會有犧牲感,但那些過程不該是常態,那是不對的。」

喬喬相信人都有天職,每每她在 FB 寫下的生日感言,總會提及「希望我能更有智慧更有愛,幫助這個世界閃閃發光」。但撐不下去了還算天職嗎?4 年前,她有過一次最長的出走,因為懷疑 24 歲的自己「是不是搞錯了」,她鐵了心出國遊歷,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是第一次我不在意別人說:喔,你最近沒有拍戲啊?那一次真的下定決心,想說老娘轉行也沒在怕。」

不要急,不必太用力 

是不用怕,該你的就是你的。喬喬的回歸之作《我的寶貝四千金》,讓她和謝佳見爆紅到一個新高度,接下來幾部作品更讓她的好演技與高人氣不證自明。想來有點可怕也令人敬佩,喬喬不滿 30 歲的人生有一半都在工作。問她想和 14 歲的自己說些什麼?開朗多話的她一時語塞,默默紅了眼眶。

「這問題不能太認真想,認真想的話會蠻想哭,因為會很心疼自己小時候這麼多苦都埋在心裡,不告訴別人。第一是不要那麼用力,不要急,因為路很長。再來就是,心裡有苦的時候要記得,身邊其實有很多人願意幫助你,不需要靠自己一個人咬緊牙關,不需要。放輕鬆一些吧,很多的困惑、困難,來自於太努力了。」

曾經,因為不甘平凡,所以太用力想證明自己夠獨特,「我以前聽不懂,都覺得自己是個大人,現在能理解為什麼大家擔心小朋友太年輕就入行。因為就算他再怎麼有個性,某種程度來說都是一張白紙。他放了一個屁,你跟他說超可愛,他就會以為這是才藝,其實大人只是覺得好笑而已。當我們做一件事,大家覺得很棒,我們就會以為『對!就是這樣!』全力往那個方向衝刺,可是你喜歡嗎?你舒服嗎?像你自己嗎?其實沒有時間思考,只知道這樣做,大人會掌聲鼓勵。紅的童星很少沒經歷歪掉的過程,有的要錯到很離譜才大徹大悟,或是沒辦法接受不紅了。」

喬喬如今體悟,「我現在比較自在,是因為認清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不是全部。我真心覺得,我們就是娛樂產業,有時就算我們做不好,犯了一些錯,大家也是當茶餘飯後的話題,我們也不用卡在心裡,覺得是天大的事。」

過日子是最浪漫的事 

放下那個扛在肩上的框框吧,好好過日子才最要緊。工作之餘買束鮮花犒賞自己,手中有好吃的就不要放過,珍惜和親愛的姐姐異地相聚的片刻,得空就回新竹老家陪爸爸媽媽種菜養雞。越是這樣安穩踏實過日子,反而越能沉澱出不被輕易撼動的美麗。

越來越美的喬喬,每拍完一檔戲粉絲就樂此不疲把她送作堆,從「一飛夫婦」到「凱棠 CP」,喬喬大笑,「最近只要我跟王子拍封面,就會有人把他的頭換成謝佳見,然後又有人把頭換成炎亞綸,我就想說你們到底有沒有禮貌,不要一直把人家的頭換掉!」

沒辦法啊,畢竟大家都希望國民閨蜜有好歸宿。喬喬誠實宣告,「我不覺得人一定要結婚,老實說每次長輩問我,我都只是禮貌性回答,因為你知道很多長輩沒辦法聽這個答案,所以為了圓滿他們的心情,我還是會說有在努力,只是工作比較忙。我有些朋友沒戀愛也過得很平衡,沒有在找一個人,也沒有在等一個人。基本上我也沒有什麼等不等的概念,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推薦閱讀:寫給三十歲的自己:你追求到平靜但不平淡的生活了嗎?

假使真的有一個他出現?那就當那種可以一起半夜去買潤餅捲當宵夜,或在家邊看電影邊吐槽的情侶囉。在喬喬的想像中,「謝謝你的出現,想必你是個心量廣大的人,才能接納一個這麼直接、這麼自我,而且如此忙碌的我。你也想必是個充滿彈性的人,包容又像大女人又像小女孩的我。我沒有想過什麼很華麗夢幻的愛情,對我來說,能夠好好過日子就是最浪漫的事。」

花都開好了 

看著梳妝台前的喬喬,我知道當胭脂妝點完畢,穿上華服的瞬間她就會化身明星,迸發柔美又強大的能量。不禁想起《人子》裡的一篇故事:深夜裡,山谷裡的小草正窸窣雀躍地等待花仙子的指令,在清晨第一道陽光灑下之際開出某種顏色的花。一朵幸運的小蓓蕾,獲得「想開什麼顏色都可以」的祝福。可是,什麼顏色才是最美的呢?她每想好一個顏色,又質疑自己是不是浪費了機會?當金燦燦的日光籠罩山谷,空氣中瀰漫花香,那朵擁有完美花苞的小蓓蕾,還沒開便枯萎了。

喬喬曾說,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漂亮,因為姐姐太美了,「小時候姊姊是我的偶像,她喜歡誰,我就跟著喜歡誰。」出道時,身邊多了另一個姊姊劉品言,「她也是那種從小美到大的啊,我就更覺得我不是什麼特別漂亮的。」演藝圈裡花團錦簇,她更覺得自己是路人甲,對自己的樣子總是不太有把握,「我一直都很困惑,不太確定自己什麼樣子好看,一直在嘗試、一直在撞牆,每次覺得好像快找到了,就越來越不像自己。」

直到這兩三年,喬喬終於明白了,抵達真實的自己,就是最美的樣子。迷惘沒關係,示弱沒關係,平凡也沒關係,總得先鬆一口氣,才能更飽滿地吸氣。我們問喬喬,覺得自己像什麼花?她想了想,說自己像滿天星。真好,那朵山谷裡的小蓓蕾決定好了,就當滿天星吧,不是最亮眼的,卻是最百搭,最耐看,最不能輕忽的獨一無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