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 A 辣,看她如何「不爽不聽」地對吵鬧世界裝聾作啞,保持初衷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她的辣自成一格,除了皮相更多的是脾性的灑脫與自信。

炎夏午後熱浪,推送本季最高溫,女人迷樂園也迎來火熱網紅「進辣寶貝」的小A辣與林進。

專訪之前,我們先到三樓拍照,三台冷氣全力放送、外加兩架電扇運轉,所有人還是汗流涔涔。

拍攝中的小A辣擺出多種姿勢與表情,他撩起長髮、對攝影回眸一笑,可是漂亮秀髮卻不時因汗黏在背上。

我看著感到愧疚,進辣寶貝一點怨言也沒有,小A辣專心拍照的時候,林進在旁指導動作一邊搞笑,讓所有人都放鬆。

攝影棚很高溫,可是充滿笑聲。

網紅市場也白熱化,進入戰國時代,小A辣與林進的「進辣寶貝」卻殺出重圍,拿下廣大網民與媒體的好感,這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一個高溫攝影棚、兩人的專業與認真、八個工作人員的敬意與笑聲,爆紅的所有原因,在十分鐘的開場拍攝裡已然顯影。

小A辣與林進,小ㄌㄨㄥˊ女與過兒

我請小A辣用三個詞形容自己,她說自己是蝴蝶,美麗;也像狐狸,妖媚放蕩;是花,充滿香氣。形容自己很簡短,但談到林進,卻說得仔細。

「林進給人很溫暖的感覺,像太陽;也像野馬,想做什麼事直接去做,不會怕、勇往直前;」但林進也像瘋子,小A辣舉例,「他看到某些東西會異常興奮,例如棒狀物啊⋯⋯或是熱天走在大街上,他會突然說『啊~~好熱喔!』然後直接往地上躺,路人看到就會嚇到,我在旁邊覺得很丟臉,假裝不認識他。」

小A辣與林進是彼此的對照組,小A辣深思熟慮,會想後果。

「每件事情都做最壞打算,問自己能不能接受,不能就不要做。」她常拉著林進,讓林進不要太衝動。可是小A辣如果下定決心往前走,絕對義無反顧不回頭,批評就當耳邊風。「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不要去管,聽到不要往心裡去。」(推薦閱讀:拋下他人的期待!王若琳:「我就是個固執的王八蛋!」

從小喜歡金庸武俠的小A辣說最喜歡小龍女,「如果有機會拍片,我很想演小龍女。但是ㄌㄨㄥˊ是聽不到的聾喔,小聾女~;男主角過兒,是過動的過!」自己說完就一直笑,小A辣笑聲很特別,呵呵呵呵呵,一串從低處爬升的音階,然後軋然而止。

她一說我才發現,小A辣與林進,根本是「不爽不聽」的小聾女與「過動」過兒的組合,兩人出擊總把大家逗得很樂,但互相扶持的過兒與聾女,也有點溫馨。

等待十五年,成為網紅竟在放棄瞬間

小A辣很小的時候就想要成名,「國小寫作文題目〈我的志願〉,我就寫『我要當明星、當有粉絲的人。』但是人家就會笑,笑你憑什麼啊,那麼噁心、娘娘腔、長那麼醜,我就會想,好,沒關係,你們以後就知道。」

國高中時期,旁人的嘲笑與言語霸凌沒有少過,她心心念念想「再等一下,你們會後悔」。可是等待見不到終點。

大學畢業,她開始做直播,一邊在火鍋店做外場。

「我在火鍋店的工作,從下午兩點半到凌晨十二點,十二點下班之後不是回家洗澡睡覺喔,我是再接著化妝戴假髮,然後再從十二點直播到早上六點,睡覺時間是從早上六點到下午一點,再出門去上班。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多。」

我問她不累嗎?怎麼能撐那麼久,她淡淡說,「那時候想紅想瘋了。」

可是一整年,直播的觀看人數毫無起色,只有數百人。她覺得這樣的生活不能再持續下去,決定放棄。

「我把一支扮女裝的男聲演唱影片『令人崩壞的〈有點甜〉』po 在 FB 粉絲專頁上,想說就當個回憶好了,從此以後不再直播。po 完就進火鍋店上班。」

那天,小A辣的同事趁休息時間看電視,新聞畫面竟出現小A辣,同事趕快跑來告訴她。「我憋到休息時間才去拿手機,一摸,發現手機一直在震動,訊息一直來。」

手機在狂震,人生也是。

「那時好興奮,粉絲團的信件夾出現很多訊息像是『你好,我是某某報社的新聞記者』我心想終於機會來了,就趕快出去接受採訪這樣。媒體能上就上,壹周刊、蘋果日報、聯合新聞什麼的全部都去。」

人生最挫折的時候竟和成名瞬間,無縫接連在一起,我聽得全身雞皮疙瘩。「真的是老天爺給機會,很曲折離奇!!」曲折離奇這四個字她說得很用力,十五年等待,成名卻在心死瞬間。(推薦閱讀:【職場筆記】你的幸運,是因為你很努力

網紅生涯最感謝:經紀人與林進

跟小A辣一樣一路等候的,還有她的經紀人。

小A辣說網紅生涯最感謝的,「大概就是我的經紀人吧!」從根本不紅的時候,經紀人就一直照顧她。

「我是家裡長子,家庭的收入也需要承擔和幫忙,在台中的時候想要賺多一點,經紀人就對我說『啊不然你上台北發展,我幫你接case!』」

可是根本就不紅的人,有什麼案子可以接?

「他就像大哥哥照顧小弟弟那樣,沒想那麼多。我在台中的時候,他已經在台北找好地方給我住、一切幫我弄到好。我上來台北,他也陪我去買日用品,把家裡佈置得很好、很有質感。」

不過,初來乍到台北的小A辣,大都市看在她眼裡很恐怖。

她記得非常清楚,「我是 2015 年 11 月上台北的,因為唸書都在中部、當兵在澎湖,第一次到大都市,走出台北車站看到一群人在過馬路,密密麻麻、走路速度又快,我覺得好可怕,在台中沒有看過這種畫面。」

第一次坐捷運也很緊張,她記得搭手扶梯站在左邊被罵,記得捷運坐過站找不到原路折返的車,慌張得頭暈目眩。

令人眩暈的必也五光十色,台北,像螢光的夜間動物園。

「台北是個不夜城、帥哥又很多,我現在已經沉醉在台北的世界裡了。」她又呵呵呵呵笑。

那林進對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小A辣想一想,說工作上林進幫她很多。

「林進很聰明,他會研究攝影 app、剪片技術等,上字幕做特效都是他教我的,我只會想梗、想劇情然後拍片,我不懂的拍片技巧都可以問他。他問我的都是關於感情,問我意見、如何應對,我們兩個是互補的狀態。」

可能是覺得這樣講有點沒梗,小A辣想了一下,補了一句:「我問他都是技術性問題,他問我的都是肉體性問題。」

第一次穿女裝:我覺得很正,朋友卻覺得低俗

講到肉體性問題,小A辣現在給人感覺很懂,可是過去卻有很長的摸索,別說肉體了,他根本花了 17 年才知道自己最適合女裝。

小學六年級那年,她發現自己像其他女生一樣想要變漂亮,「開始玩媽媽的化妝品和塗口紅,當然就被我媽打得半死。」

高中畢業以後開始偷穿女裝,「那時我都從網路上買,畢竟還是男生的樣子,沒自信去逛女裝店。有的時候也會去菜市場、在媽媽們逛的那種地方買。」

她擔心服裝店年輕店員可能對她投以異樣眼光,「可是媽媽級的店員,要嘛她們看不出來,或是她們也不是很在意。偶爾會騙她們說『是幫女朋友買的啊!』」她促狹一笑,「有時也會跟女生朋友要一些她們不要的衣服,拿來穿這樣。」(推薦閱讀:「成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跨性別者 Jazz 的生命故事

他第一次穿上女裝,被鏡裡的自己嚇一跳,「第一次是在家穿雪紡豹紋洋裝,現在說起來很俗,但那時真的嚇一跳,覺得自己好正喔!」

穿女裝的品味與分寸其實需要時間摸索,一般 17 歲女孩已有 17 年學習時間,小A辣 17 歲才開始追女孩的進度。於是剛穿女裝的時候,難免被朋友說品味低俗。

「我不知道有些衣服其實在家穿就好,穿出去不能看。」她偶爾用台語來還原時空,感覺很親切,有家的氣味,我像突然造訪 17 歲小A辣在台中的臥室,床上散亂著一件件不知合不合適的洋裝。

看小A辣穿女裝,媽媽一度很反對,怕她被欺負。

「我就跟媽媽說我不怕啊,敢這樣做就不怕人家罵,被罵有知名度,有知名度就可能賺錢、有賺錢就給妳啊!」她開玩笑,但其實媽媽最怕她想不開,看到小A辣自信開心的樣子,也就釋懷了。「重點是孝順,如果自己的小孩很『正常』但是不體諒父母,啊不是一樣?」

和媽媽比起來,爸爸從一開始就較能接受她穿女裝,不過現在反而擔心她穿太辣。

「現在我回去,我爸看到我裙子穿很短反而會問,『啊你穿這樣不會很危險嗎?』」像是和女兒講話一樣。

希望自己的孩子「正常」,目的總是希望他們不要活得比別人辛苦,要平安、要健康。可是當「正常」反成壓迫,不再保證子女身心安康,捨本逐末便不是一種選項。

這世界最簡單也最強大的心意,是望你快樂、望你平安,我們稱之為愛。做父母的若了解,讓孩子做自己才可能永保安康,又怎會阻擋?

他喜歡你就該喜歡你的全部,我不改變身體的樣子

跨性別要做自己,有些是需要動手術的,讓身體跟上靈魂。我問小A辣是否想過改變身體的樣子,她直率回答「有啊!」

「大學的時候曾想過要改變身體,胸部和下面全動(手術),畢竟要動就動全部啊,不要動一半。」

後來她聽朋友說,有一些人動完很開心,因為成了真正的自己;但也有人會後悔。

她深思熟慮的性格又跑出來,「雖然我不怕痛,但我就想,有這個必要嗎?」

「我是女生的外表嘛,我喜歡的男生,都是喜歡女生的異性戀,妳去想,萬一有天他們對我說,『如果有胸部就好了』,我為了他們去做胸部,他們可能又會希望我有陰道,那我下面不是也要去挖一個洞?萬一我真的為了對方去變性,哪一天又跟我說,『我希望你能生小孩』,我怎麼生!?」

萬一我真的為了對方去變性,哪一天他又跟我說,「我希望你能生小孩」,我怎麼生!?

小A辣

「不要為了取悅別人去改變自己。會喜歡你,就會喜歡你的全部。不管你身體的性別是什麼,他喜歡你是喜歡你的個性、還有相處的感覺。」小A辣定定地說,為了對方而步步退讓,最後會連一點的自己都不剩,那你還會喜歡自己嗎?(推薦閱讀:愛,就是喜歡我真實的樣子

「而且萬一失敗怎麼辦,等下把妳的胸部做得太開,哈哈哈。」正經說話只能三秒鐘,在那之後一定要亂講補回來。

做自己的小聾女心法

我說小A辣幾乎不受別人批評動搖,很強大,有沒有什麼心法可以和讀者分享。

她說這題簡單,「不要因為別人說什麼,就去改變原本想做的事。比如你想唱歌或演戲,如果別人說你演得爛、唱歌難聽,難道因為人家講,就不去堅持嗎?雖然有人天生在行,但後天也都可以練。」

「我的偶像蔡依林,以前也不被看好,可是後來她很努力,什麼都做到了,你也能做到。所以如果有人跟你說,扮女裝很噁心很醜,你就說『怎樣,扮女裝能賺錢啊,你能嗎,我可賺得比你多!』如果有人說你很娘,你就說,怎樣,我就是娘!」

氣勢先拿出來,就是做自己的開始。

我問她現在快樂嗎?她說,當然也有不快樂的時候,可是現在算是一個滿足的狀態了。

未來,她想要有一首自己的歌,在舞台上表演。「可以在 KTV 或路上聽到自己的歌,會是很幸福的事。」她說當然,旁邊還要勾著一個帥哥男友啦。

*編輯後記

專訪到後來,有一度,小A辣開始問我問題。

她說自己去年才交第一個男友,「大我十歲的女生朋友說,像我這樣沒談過幾次戀愛、又快三十歲了,到時會被騙得很慘,對不對?你覺得會不會?」她身子往前一傾,朝我丟直球盯著問。我愣住了,說沒想過這題。但戀愛談得多的人也難保不被騙,像小A辣這樣凡事小心、連曖昧都是一次一個的人,我默默希望她不會。

我們也聊到開放式關係,她又追問「那妳是嗎?」我說不是,我才剛跟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她又問原因,我像被塞誠實豆沙包,一五一十跟她說,跟朋友都沒那麼坦白。聽完以後,她小聲說,「情侶在一起那麼久是不是真的⋯⋯會膩?」我說關係會變,變得像家人,世界上有魅力的人很多,不喜歡還可以換,但是家人很難割捨。

小A辣大笑,「變成我在訪問你!哈哈哈哈!」

她看看我的頭髮,也很好奇,「妳喜歡短頭髮對不對?不然為什麼頭髮要剪那麼短?讓妳留跟我一樣的頭髮,妳應該不願意,可是我覺得妳頭髮留長這樣會很好看耶~」

我們遂聊起長髮與接髮,她把長髮用手指梳給我看,有那麼一瞬間,我突然錯覺這是姊妹下午茶而非訪問。寫稿的這兩天,我竟開始思考是不是該留回長髮了。

不過又想起她超直率可愛的說法,「長頭髮比較容易吸引到男生。因為有的時候直髮嘛,男生會覺得很有氣質、好清純,那在床上一定很__。有的時候用電棒夾浪漫大捲,男生就會覺得你很_想要__你,哈哈哈哈哈。」

寫這篇專訪,我真的一直在笑,笑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