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作者雅君談《神力女超人》的思想價值,當理想主義者的理想破滅後,心中的信念會領你越過荒蕪,找到理想實踐的意義。

今天的推送,會藉著《神力女超人》聊一聊理想主義者如何在一個不那麼理想的世界存活下來這件事。(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性感尤物夠不夠女力?被聯合國開除的神力女超人

也會告訴你電影裡隱去的一戰里關於毒氣武器使用的殘忍真相。

下面會有劇透

《神力女超人》,在我眼中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的成長故事。女俠本人,戴安娜還是一枚小蘿莉的時候,就渴望為正義戰鬥。

她的母親、亞馬遜女王希波呂忒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兒遠離戰火,不許她參加訓練。她就偷偷央求姨母、將軍安提俄珀教她習武。

被女王發現後,將軍解釋說,教戴安娜戰鬥,是因為,這是唯一真正能保護她的方法。只有變得強大,她才能保護自己和世界不受戰神艾瑞斯的傷害。被說服的女王最後跟將軍說,你要比訓練任何一個亞馬遜戰士都更嚴厲十倍地訓練她,讓她比你還要強大。

經過日復一日嚴苛艱苦的訓練,戴安娜成為了亞馬遜族最驍勇的戰士。這為她後來離開天堂島,去拯救世界提供了重要前提。

如果你想和惡龍搏鬥,你得有屠龍的力量和智慧,否則你的下場只是被惡龍吞噬。

是的,越理想主義,越需要頭腦和能力。反過來說也成立,你的頭腦和能力,給了你行善的資本。

為什麼理想主義者時常在踏出第一步以後,無以為繼?就是因為缺少了這兩者。

缺了頭腦,你可能會成為別人的棋子。(參看《紙牌屋》裡的善良炮灰們)缺了能力,你的行善可能只是添亂。

在戴安娜的原先的認知裡,人是上帝的造物,是純良的存在。人性本善,如果有惡,只是因為被戰神艾瑞斯操控。

直到她走上戰場,與艾瑞斯正面對決,才發現,有沒有艾瑞斯,人都會作惡。黑暗殘忍本身就是人性的一部分。

她此前的純白理想遭遇了現實幻滅 ——這其實才是她成為理想主義者的關鍵時刻。

是的,理想主義者的真正誕生不是在最初萌發理想的那一剎那。而是在理想被踩碎之後,依然選擇堅持理想的時刻。

那個瞬間,她有動搖。她說,這樣的人類不值得我拯救。這是無比正常的反應。茨維格說過:「 人最不能原諒的莫過於被迫從真誠的熱情中醒悟,明白過來那個曾令他們寄託了全部希望的人正是他們失望的人。」(推薦閱讀:運味:我們如此飢餓,對於理想這麼渴望

失望之後,往何處走,決定了一個人是理想主義者,還是犬儒主義者,抑或更糟糕的助紂為虐者。

老羅說過一段話,我很喜歡:「激烈的理想主義者與徹底的虛無主義者其實只有一步之遙,激烈的理想主義者理想太純粹,如果他脆弱的話,理想破滅的時候就很容易蛻變成徹底的虛無主義者。」

她的戰友、英國空軍上校史蒂夫・特雷沃在此時,告訴她,人就是如此,我們都有罪。「但重要的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你相信什麼。」

可是,對戴安娜來說,這個「信」從何處來?

史蒂夫說完這番話,就上了那架有去無回的戰機。為了不讓戰機中攜帶的毒彈落到村莊傷及民眾,他引爆了戰機,和毒彈一起在空中爆炸,他用自己的死亡換來其他人的存活。(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女性主義,給人溫柔就是對自己溫柔

看到這一幕時,我哭了。比起神無堅不摧的偉大,我更愛軟弱的人在霎那間迸發出來的超越自我的神性光芒。

而戴安娜也是在這一刻,真正信了人性有閃耀一面,信了無論如何,哪怕以死亡為代價,也要去愛、去守護。因為這是對的事。

戴安娜的「信」來自於史蒂夫。她信了史蒂夫,繼而信了整個人類。

其實每個對人性美好存有信任的人,都是因為在成長過程中遇到過值得你信任的人,那個人可能是你的父母、朋友、愛人。

你因為信他,繼而信其他人。

聖經說,信、望、愛。你有了信,才有瞭望,才有了愛。

因著「信」而繼續戰鬥的戴安娜在這一刻,蛻變成了真正的理想主義者。

她愛世人,不再是因為她覺得世人皆無辜純善,值得保護。而是因為,她選擇了去做一個用愛而不是用仇恨冷漠面對世界的人。(推薦閱讀:溫柔比仇恨強大!TED 演講:「我是個穆斯林,我不是恐怖份子」

這讓我想起德蕾莎修女的話:「你多年來營造之物/有人在一夜之間把它摧毀/儘管如此,你還是要去營造。」

最後,我想說一個《神力女超人》電影裡沒有提及的真相。

在《神力女超人》中,你會看到德軍研發毒氣傷害無辜。但你看到的只是歷史的一小部分。

真實的歷史是什麼樣呢?

一戰中的雙方,不論是德國所屬的同盟國陣營,還是英國所屬的協約國陣營都有使用毒氣。據估計,戰爭期間雙方使用的化學武器造成 130 萬人死亡。(  Schneider, Barry R. (28 February 1999). Future War and Counterproliferation: US Military Responses to NBC. Praeger, p. 84; ISBN 0-275-96278-4  )

而且雙方的指揮官都知道,這種武器會對無辜平民造成重大傷害,但他們仍然繼續使用這些武器。

英國的陸軍元帥,道格拉斯・海格爵士他的日記中寫道:「我的軍官和我都知道,這樣的武器會對生活在鄰近城鎮的婦女和兒童造成傷害,因為戰場上的風很大。但是因為這個武器要針對敵人,所以我們不會為此過分擔心。」

在毒氣面前,軍隊會給士兵發防毒面罩。但軍隊不會給平民毒氣會到達的預警,因為怕洩密給敵方,也不會給他們防毒面罩,於是無數平民在毒氣中死去。有統計說,衝突期間,化學武器造成的平民傷亡人員估計有 10 萬到 26 萬人,戰爭結束後數年,還有數萬平民以及軍事人員死於肺病、皮膚病和腦損傷。

所以,到底哪一方是邪惡的呢?

細讀完史書,你會發現,雙方手上都流著平民的血。他們都是施暴者,也都是受害者。

黃碧雲在《後殖民志》中寫:「每當戰爭發動的時候就會有很多榮譽、理想、犧牲⋯⋯戰爭(的目的)幾乎聖潔:為了我們孩子的將來。為了有更長久深刻的和平。為了製止獨裁者的暴行。為了自由。為了解放受壓迫的人們。為了保衛家國。為了我們的國土⋯⋯醉酒佬在酒吧里打架,從不為了什麼。為了一鎊銀,為了爭電視看。黑社會開片,為錢,為地盤⋯⋯阿伯打到頭破血流,為爭廁所。」

「集體打架,也就是戰爭,從來沒有說,為爭油田,為錢,為長遠的控制,為了不知為什麼的仇恨,為鞏固政權⋯⋯」

推薦閱讀:世界共同的傷痛:戰爭死的不是人,而是愛

「戰溝裡一個無名士兵,退了役,已經很老了,說:『牛被送往屠場,他們會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叫,會流淚,然後開始流屎流尿。我後來才知道,人都一樣。我們還很年輕。在戰溝裡,要出去了。出去就會死。戰溝裡好多士兵,流屎流尿,好臭。』他在一部反戰電影的座談會談話。靜了靜,說,沒有一場戰爭是正義的。」

黃碧雲寫,「那些掌握權利的人,在莊嚴的議會,穿一身莊嚴的軍服,很莊嚴的說:我們有理想。那些活在地上的人,很沒有理想的,很沒有尊嚴的,流屎流尿,又怕死,每日想的,不過是水和食物。如果睡著了,最好不要醒過來。他們那麼沒理想,那麼膽怯,那麼臭,那麼腥,因為(戰爭)流的,是他們的血。」

古往今來,平民永遠是戰爭中最大的輸家。

影片裡的神力女超人可以把德軍視為壞人那方痛扁,但現實遠沒有那麼簡單—— 一戰中,那些因英軍投擲的毒氣彈而痛苦死去的平民,會說英軍是正義的嗎?

這時候,你再回頭想,戴安娜的母親告訴她的那句話:「戰鬥並不會讓你成為英雄。」她這麼說,會不會不僅因為想保護戴安娜,也因為,她不相信戰爭真的能帶來和平和自由。

你可以閉著眼睛不去看真實的歷史有多複雜混沌,但世界不會因為你不願承認其有黑暗,就放過你。

硬漢海明威在《喪鐘為誰而鳴》中寫「這個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人們為它奮鬥,我只同意後半句。」

當你看過人性的深淵,接受這個世界不那麼美好的本來面目,而不是活在幻想之中,依然盡力去做自己信的、覺得對的事,你就走在理想主義者的路上了。

這條路沒什麼報償,除了靈魂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