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發現,原來給予的同時也在獲得,透過文字的力量,用自己的體悟,讓他人勇敢堅強。

自己曾經有一段很封閉的時期,推算起來約莫是在當全職媽媽的那段時間。

育兒佔據了每天大部分的時光,疲憊的精神狀態,也沒力氣再去跟朋友維持交情。或許不能當藉口,但我想世界這樣,有天生廚子手的人妻,也有天生育兒腦的媽媽,而我在進入人妻及人母的世界時,是手足無措、迷惑茫然的,是沮喪挫折、自我否定的。

這樣的自己,沒有人會喜歡,我這麼相信,於是我更加逃避與人交往,甚至在把小孩送到幼兒園以後,當起大律師的小助理,我還是覺得看不到自己的價值。(推薦閱讀:全職媽媽的心酸告白:大家往前走,只有我原地踏步

我想,人對自己的評價,很容易影響到自己的表現。當你覺得自己不行,你會連踏出第一步都覺得萬分困難,所以雖然和朋友交際越來越少,對婚姻關係的怒氣越來越多,我怪的從來不是自己不長進,想的只是什麼時候苦難會結束。

甚至即使在無意間被出版社發掘成為作家之後,我還是認為,所有的路其實都不是自己鋪排出來的,那些邀約、注意都讓我喘不過氣來。我想要龜縮在自己的蝸牛殼裡,那樣我就不會在得到之後,還要面對失去。

然而,有一天,一則訊息,跳出在我的未讀通知裡。

「謝謝妳的文字,陪伴我度過最難熬的那段日子。」哎喲~你不覺得太浮誇了嗎?

只是,如果是客套話,她求的是什麼呢?我不明白。

然而這不是唯一一次的訊息。

開始出現第二則,然後是第三則……

當我發覺我有能力療癒別人時,我的心情似乎像是發現自己有特殊力量的蜘蛛人,會有點退縮,但血液卻是沸騰的,因為有人需要我。(推薦閱讀:津村記久子寫失落世代:廢柴日常也能是療傷文學

後來我才漸漸理解,原來自己還沒完全從之前封閉的世界走出來,我害怕再回到那種不被需要的狀態,我擔心一切控制在我手中的,很快又不再受我控制,那些曾經傷害我的,依舊有能力再傷害我。

直到有意識地出手,開始幫助別人,我才感覺到自己的堅強正在一點一點建立。當我鼓勵了別人,我也漸漸可以相信那些聽起來像口號的激勵文字,的確有催眠的力量。當我扶起了別人,我才會知道,自己的手臂絕不是只能用來掩面哭泣。

「那是妳,我又不會寫文章。」

唉⋯⋯我還覺得自己除了快速生成一些挖人痛癢的文字,好像也沒其他長處了,地永遠掃不乾淨,煮湯老是忘記關火,連小孩的便當都會忘了送。

但當那個她帶著傷口而來,輕描淡寫最近的困境時,我就像看見了書中主角自己沒看見的曙光似的;或許,只要我敢抬手伸指,她就願意嘗試那條她即將放棄的道路。

在給她希望的同時,她朝向未來的炯炯目光,也照亮了我的道路,原來療癒別人,也能夠療癒自己,因為看見自己的能量其實多到可以分給身邊的人。

我察覺到,原來一手被孩子拉扯、一手繕打著即將截稿的文章,有一點點值得驕傲。我說服自己,菜煮得不好吃,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我開始能夠⋯⋯屏息,不用一再一再地確定自己被愛,才能夠愛自己。(推薦閱讀:專訪蔡淑臻:愛自己,成為自己也欣賞的人

只要伸手交給別人你給得起的力量,你就夠資格愛你自己。

甚至你會忘了自己身上的傷,直到傷口真的不痛為止。

「這樣說來,那根本不用療傷啊,越療越傷!」你或許會說。

哈!好像真的是這樣。

你是因為幫助別人而更有能力,而不是有能力才能幫助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