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過程中,總是有人說「你好成熟」,但始終不明白,當一個成熟的人,真的是值得開心的好事嗎?心理學帶你看,童年時期的三關鍵,你的早熟有原因。

從小到大,我總是被人形容說「早熟」——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上。那些成年人總是以誇獎的語氣說著這個詞,我也曾一度以為早熟是個褒義詞,似乎跳過一些關卡、早早地學會像成年人那樣去思考是一種過人的本領。盡管與年齡不相符的成熟,往往是和一些令人不快的經歷聯繫起來的。

但,長大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新的腦神經研究表明,過早地成長和成熟可能並非是好事,並且,童年早期的壓力還會產生很多負面的影響。

壓力會讓人提前成熟

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神經科學家 Linda Wilbrecht 利用老鼠做了兩項實驗,研究生命早期壓力給它們帶來的影響。

在 2015 年的實驗中,她和同事發現:壓力情境下的小鼠成長和發育更加迅速。

在這個實驗中,有一部分被試小鼠,在一天中被和母親隔離 60 至 180 分鐘。在這個期間有其他的母鼠會為它們提供「幾乎和母親一樣」的照顧,這些母鼠會保持小鼠的溫暖,小鼠在這個期間裡也總是吃飽喝足。盡管如此,這個短暫的分離對小鼠來說,也是緊張和壓力巨大的——因為通常是有母親給小鼠提供所有照顧。研究者想要看看這樣的壓力,會給老鼠的發展帶來怎樣的影響。

研究結果顯示,相較於總是處於母親身邊的安全型小鼠,這些壓力情境下的小鼠的發育更加迅速。在青少年期,這些小鼠看起來已經和成年鼠無異。

2013 年哥倫比亞大學神經科學家 Nim Tottenham 的研究,曾經在人類身上發現過類似的結論。他發現,早年在孤兒院成長的孤兒,大腦中都會過早發展出類似成人的腦神經迴路,特別是大腦中支配恐懼和焦慮的部分。

明尼蘇達大學心理學家 Sooyeon Sung 則研究發現,那些有童年虐待,忽略和家暴歷史的女孩,她們月經和青春期的到來要比正常女孩早一年。

壓力會讓幼年的動物、人更早發育到生理上的成年期,那在心理和智力上有沒有類似的影響呢?

前文提到的神經科學家 Wilbrecht 和她的研究團隊發現,年輕小鼠會本能地樂於去探索世界,他們有靈活的學習能力。在兒童期,挫折元素會激發他們學習的潛能,讓它們比那些不曾受過挫折元素的小鼠表現更出色。

在實驗開始,研究人員把食物隱藏在四堆木屑刨花中的一堆,並且四堆木屑中均加入了不同的氣味為小鼠指引方向。小鼠很快就可以識別到哪個氣味的木屑堆中藏有食物,並且能夠挖到木屑深處自己找出食物。(延伸閱讀:停止教養焦慮!你的孩子,要到 20 歲才趨於成熟

這時,研究者給其中一些小鼠一個挫折:他們調換了食物所在的木屑堆,也就是說,小鼠已經學會、記住的氣味不再能給它們帶來食物。解決這個問題要求小鼠很快地去探索新的可能性。為了找到哪裡有食物,它們需要仔細去探索和挖掘每一堆有氣味的刨花,研究者發現這些小鼠非常擅長處理這樣的挫折情景,它們迅速掌握了那些不曾經歷過挫折的小鼠不具備的、逆轉式的學習能力(reversal learning)。


圖片|來源

然而,這樣看起來迷人的提前成熟,卻要付出一些代價。

在上文提到的這個實驗裡,當這些受過「挫折式教育」的小鼠長到成年早期時段時,研究者發現,相較於那些沒有經歷如此挫折的鼠,他們解決問題的能力下降了很多。與小時候相反,他們放棄探索,僅僅不停地在之前發現過食物的那堆木屑中挖掘,希望得到食物。這個變化發生在鼠 26 天至 60 天大小。由於相較於人類鼠的壽命被壓縮了,鼠的這個階段相當於人類的青春期至成年早期。

前文提到的,孤兒院中那些提前發育出「類似成人的腦神經迴路」的孩子,在長期處於壓力狀態的童年中,會產生腦神經迴路轉變和情緒管理失調等問題,研究顯示,這些因素會增加他們患病理性精神疾病的風險。

生物進化相關的理論對這些相關性做出瞭解釋:當時間緊張,並且壓力巨大的時候,生物會把更多的能量用於發育和繁殖,因為迫於生存壓力和生活的不可預見性,生物本能的催發身體成熟,以便在死亡之前增長把自己基因傳播下去的概率。這所導致的現象便是與正常生理年齡不符的身體早熟。但長遠來看,這些過早成熟的個體,沒有把能量分配在其他能力的長期持續發展上,例如學習和拓展能力。

此外在乙醇試驗中,前文提到壓力鼠的表現也非常獨特,他們相較於安全型鼠更可能喝入大量的乙醇,換句話說,他們更容易酒精中毒。研究者說,這表示,生命早期遭受的壓力,可能會提高個體做出風險性行為的概率。


圖片|來源

不同類型的壓力

然而,盡管童年早期的壓力可能帶來很多負面影響,美國南加州大學的心理學家 Poulsen, Marie K. 以及 Karen M. Finello 提出,並非所有的童年壓力都是壞事,他們把童年壓力分為三種。(延伸閱讀:擁抱被忽略的內在小孩:釋放脆弱,是真正的成熟

1. 正向壓力(Positive stress)

這些壓力往往溫和並且短暫,對孩子造成的影響可能包括心跳加快,應激激素短暫改變等等。它們包括結識新朋友、應對學業挑戰、生病看醫生、打針等等。

這些正向壓力若是發生在一個家庭穩定和支持的環境下,往往都會對孩子健康發展和心理成長起到很多推進作用,孩子在這些壓力的推動下學習探索新的技能、獲得對世界新的認識。這樣的壓力對孩子長大以後的競爭力是至關重要的。連這些壓力都沒有經歷過的話,也會給孩子造成另一些負面影響,例如生活、工作、社交能力的低下等。

2. 可以忍受的壓力(Tolerable stress)

這些壓力往往比較嚴重,並且可能會短暫導致孩子大腦神經和結構的變化;但是可以通過家庭的支持,和良好的個人應對措施來緩沖這些負面影響。來源包括親人的死亡或者離去,嚴重的生理傷害,父母離異以及自然災害的發生等。這些壓力往往出現的時間比較短暫,只要家人提供良好的支持,孩子的大腦可以從這些破壞性的影響中恢復。

3. 毒性壓力(Toxic stress)

這樣的壓力嚴重,持久,並且孩子缺乏家庭的支持關係。來源包括家庭暴力;長期身體或者精神虐待;長期忽視;父母長期的精神疾病,吸毒,藥物濫用等問題;而真正會長期導致孩子大腦結構破壞、生理早熟、長期的心理/行為問題的,正是這些毒性壓力(其中家庭支持關係的缺失是很關鍵的因素)。

不過,雖然毒性壓力對人的影響持久並且負面,但是也有研究顯示這些早期壓力帶來的創傷是可以修復的。

「在生活中應盡可能的建立與他人的支持性關係,可以減緩或者控制毒性壓力的破壞性影響。」哈佛大學兒童發展中心的研究做出如此總結。而這些支持性關係的來源可以包括讓你感到愛和安全的另一半、支持你的家人、或者你親密的朋友。學習壓力管理技能也很重要。如果你的生活中無法為你提供這些,尋求心理咨詢的幫助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在我的臨床工作中見過很多暮年的老者,他們的人生充滿後悔和哀傷,並且很多人嘗試用一生的時間去忘卻童年創傷發生的那一刻。當提起早期的創傷經歷,由於失憶症、連自己伴侶名字都忘記了的他們,卻能夠非常清晰地回憶起那些創傷的細節。而且每當他們在講述自己的故事的時候,各種相關的情緒還是會像瀑布一樣噴涌而出。這種感覺就像他們又經歷了一遍創傷。

但是同時也有很多經歷過早年壓力的老者,他們現在過得很幸福,並且感恩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他們中之一說過的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從這一刻開始,過去已成為過去。過去能給你帶來的不該是痛苦,而是教訓。未來才是真正你該把教訓用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