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深田恭子寫真逃脫以往小清新形象,露出了健美、不符童顏想像的形象,引起了深田恭子轉行當摔角選手的評論,這件事的性別問題為何?歡迎文末留言寫下你的看法!(推薦閱讀:

日本女星深田恭子一向都是許多男士心目中的頭號女神,堀北真希、北川景子、上野樹里等女星相繼結婚之後,許多男粉直說深田恭子是「最後希望」。深田恭子一直以童顏與火辣身材闖蕩演藝界,Google 搜尋「深田恭子」關鍵字出現「艷陽下快滿出來的比基尼」、「深田恭子色誘床戲太猛龜梨和也當場升旗」等,前陣子她出演《請和廢柴的我談戀愛》,網友說原諒深田恭子演得如此像,因為她就是傻白甜。

然而本月一張深田恭子為《週刊 Playboy》拍的寫真,黝黑肌膚、與童顏不成比例的壯碩手臂、疑似外擴的副乳,嚇壞了鄉民:「難不成要轉行當摔角選手?」

「難不成要轉行當摔角選手?」彷彿是對國民女神最好的指責了。她怎麼可以崩壞,她可是全民的恭子妹妹。關於男性們對深田恭子的期待,已經超乎我們可以對一個人的身體能行使的權益,這不是身為粉絲對明星的諄諄教誨,而是身材羞辱。(同場加映:

國民妹妹的為難:就算你33歲,請永遠當個妹妹

我不是說我們不能凝視深田恭子,也不是指責男性對深田恭子的性幻想,況且這次她出版的寫真集還有男女兩版。我想說的是,我們憑什麼期待深田恭子要永遠是那個甜美傻氣溫順的恭子妹妹。

她一直是日本戲劇界裡的洋娃娃,從《下妻物語》到《請和廢柴的我談戀愛》,觀眾還是最喜歡她無腦爽朗的角色形象。所以當深田恭子不再那麼「甜美溫柔」的展露在鏡頭前,就是對觀眾的背叛。一日國民妹妹,終身國民妹妹,否則深田恭子就等著被市場淘汰。

另外一項過分的要求是身為女星,性感要恰到好處,露的太多是蕩婦、有點肉才讓人垂涎三尺,你還要露的純潔高尚,不能「像個摔角選手」粗獷。這種對女性身材的細緻期待,為何讓女性的身體不自由?因為你在生命中彷彿只有一種路徑,要不是女神、就是女丑,由於女丑的成就多半「被建立」在笑話外表、調侃身材,所以不如「力爭上游」往女神努力。

可是日常生活裡的我們,多數在這兩者間游移,我們明白不可能成為女神,可是又同時看著戀愛魔鏡最新廣告與國民妹妹嚮往自己也能這樣受愛戴,當我們想安分地做個女丑,多數人卻以「自甘墮落」形容你。即便身為一位關心性別與身體權益的人,要魯的義正嚴詞,縱情的露出腋毛、歡樂的發胖,還需要很大的勇氣,回過頭環境會告訴這類人:「你怎麼好意思活得這麼自在」?

所以無論是女星,或是一介平民,只要你在意體制喜不喜歡你,事實上,因應單一美貌的詛咒,都是活得非常辛苦的。

評論一個人的身材,到底有什麼問題?

這個社會對於身材的寬容度很低,李奧納多凸出了一個大大啤酒肚被獵捕、林心如小腹微凸引來懷孕的捕風捉影;小賈斯丁肌肉消風承認修圖、女星卻忐忑被抓包修圖。(推薦閱讀:

雖然媒體同樣追逐著男體與女體,只是在這之間,女性通常更被嚴格審視。我們通常對男性的崩壞一笑置之,而對女性的一點瑕疵大力指責,身體被開闢成一個個戰場,女性被迫追求的其實是一種體制想像瘦而柔美的女人味,拉岡的鏡像階段已經說明個人會不斷透過他人的形象來建立起認同關係,所以當美貌與纖細已經成為一種商業價值,對於男性觀看者而言,「佔有」就是市場上的買賣準則,對於多數女性觀看者,卻是為了「內化」以便販售。

評論一個人的身材不單是對「一個人」的影響,而是建立世界觀、插手他人對自己人生與身體的選擇。

身體變成一種模仿,狂熱的健身塑身、人魚線、核心肌群,陽光健美漸漸取代纖細瘦弱,會不會是另一層壓迫,我們為何健身?追求健康的成分多,還是追求注目的成份更多?一吋吋肌肉與油脂更要符合比例,線條還有合不合格之論,每天臉書瀑布流滑過幾張對著鏡子自拍上傳社群的照片,我們不確定,這究竟是取悅自己的健康日記,還是向社會證明力與瘦的獎章。

關於身體,我們的討論的不是不需迎合「瘦」,而是不需討好「社會想要你瘦」,差別是你是主動或被動行使自己身材的權利。

從對「摔角選手」的羞辱看見男性潛在焦慮

第二件事,是延續討論對「摔角選手」的羞辱。這件事反應人們對「陽剛味的女性」的反感,除了人們「非正規女性」的指責,我想深入討論的是這些不符期待女性為何被社會排擠。以及「摔角選手」為何成為罵人的髒字,用來譴責深田恭子。

男人害怕陽剛的有力氣的女性、男人恐懼女性主義旗幟,那些「有主見、敢於發言戰鬥」的侵略性特質被認為會擾亂社會秩序,權力重組的「閹割焦慮」帶來的男性反擊就是以「壓迫權力」回應。權力壓迫軟硬兼施,他們希望女性軟弱無聲,有時英雄電影救美幻想女人被男人拯救後從此幸福,有時整個體制都以「我是為你好」要你減肥要你保護自己。輿論恐嚇加深女性對自己身體甚至人生選擇的焦慮,於是大齡剩女要當心、在這個健身當道的時代恐龍妹請加油。(推薦閱讀:

回到「摔角選手」羞辱的身體討論上,我想說的是它之所以不該被指責,是因為它可能破除女性身體取悅男性感官的公式,找到另外一條身體膨脹與縮小的彈性,如何從被捏造的身體經驗找到真實?寫在深田恭子被判「摔角選手」後,我們該懂得胖子不是一則則悲情敘事,我們要看見的是各種身體狀態存在的天經地義,我們需要的是尊重,與學習欣賞,否則所謂自由的觀看,只是性別平等的偽證罷了。

我們要對抗的是把深田恭子推入單一美麗樣貌的個人,也是讓摔角選手成為貶抑的文化。我期待,女性有自己身體的景觀,期待我們不需為了「被市場機制雀屏中選」而努力消費瘦身產品,期待女性不論瘦得健康或胖的自在,我們都還能看見她外表以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