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總理賈辛達.阿爾登宣布懷孕消息後引眾人關注,日前她於 BBC 訪談中提及,職涯與母職該如何兼顧的看法:「女性可兼顧一切,但不該獨自承擔」。

紐西蘭總理賈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於 2018 年 1 月,公布懷孕消息,成為歷史上第二位於任期內懷孕的國家領導者。

註:1990 年,巴基斯坦當時的總理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於任內懷孕生產,為歷史上第一人。

身兼國家總理與母親身份,近日賈辛達.阿爾登接受 BBC 記者訪問,針對總理懷孕是否感到社會給予的壓力做出討論,透過對話,讓大眾理解在父權制度下,社會如何對女性投以支撐家務的社會角色期待,並理解女性在職場與生育議題上遇到的實際障礙。

紐西蘭總理透過自身的生命經歷親身示範,身為女性,我們可以強大與脆弱並存,我們可在職場上追求成就,同時要求伴侶共同負擔家庭照顧責任,職場與生育,不該是二選一的選擇題。


圖片|來源

這世代,女性生育選擇不該影響未來工作機會

2017 年 10 月,賈辛達.阿爾登成為紐西蘭自 1856 年以來最年輕總理。

年初於臉書公布自己懷孕的消息,宣布未來她將接手另一項全新的任務——成為一位母親。並且與她的未婚伴侶克拉克.蓋福德(Clarke Gayford),共同撫養孩子,預計於 2018 年 6 月,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小孩。產後賈辛達.阿爾登將依法申請 6 週產假,紐西蘭將有 6 周「沒有總理的日子」,產假期間,將由副總理皮特斯(Winston Peters)暫代職務。(推薦閱讀:不結婚可以嗎?──打破核心家庭想像的單親母職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網路上有許多人質疑,阿爾登如何能做到身兼二職?阿爾登於一次記者會上公開表示,「我並非第一個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小孩的女人,我知道已有許多女性,在我之前已將這樣的工作做得很好。」


圖片|來源

2017 年,阿爾登接受節目訪問,主持人問及,如果擔任總理,「可不可以請產假去生小孩?」讓她在節目上嚴肅回應:「我決定談論這個問題,是因為我樂意回答。」接著她對主持人說:「但你,你在 2017 年,要求女性在職場回答這樣的問題,是讓人完全不能接受的。」

阿爾登進一步談及,在這世代,女性生育選擇不該影響未來工作機會,「一個女人決定要生育時,是否正在職場或者是否擁有工作機會,不該是阻礙她們做決定的事。」此番作為與言論得到許多女性領導者與婦權團體的支持,阿爾登樹立了一個有力的榜樣,說明女性不應該在母職與領導地位間做出選擇。

前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於推特上表示,「每個女人都應該擁有能夠兼顧家庭和事業的選擇。」 蘇格蘭第一大臣尼古拉斯特金也表示,「這是阿爾登的個人生涯規劃,但同時,這些選擇也有助於向年輕女性證明:擔任領導職位不一定是擁有孩子、規劃生育的障礙。」

阿爾登上任後,也隨即調整紐西蘭的產假制度,增加有薪產假。紐西蘭國會於 2017 年通過,有薪產假將從既有的 18 周,自 2018 年 7 月 1 日起增加到 22 周,而 2020 年 7 月 1 日開始,再進一步延長到 26 周。而雙親在孩子出生以前,可以享有最多 6 周的有薪假。

除了阿爾登實踐了女性不必要在職場與母職間做出抉擇外,一位紐西蘭的作家認為,阿爾登宣布她的伴侶將成為孩子的主要照顧者,此舉亦可能開啟男性如何獲得更多陪產假的討論,「這表示作為男人,男孩子們還有其他的選擇。」與伴侶維持共同扶養孩子的關係,也替社會開拓了一夫一妻傳統家庭外,更多元的婚家想像。


圖片|來源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女人有能力兼顧一切,但不代表我們需要表現得很容易」

此次與 BBC 記者的訪談中,阿爾登特別點出,過去她與許多全職、在職的家庭主婦對話,感受到女性在職場與生育兼承受的壓力,但她認為女人是有能力可以兼顧一切的,但不代表我們在努力追尋職場志業與理想家庭生活時,女性需要表現得一切都很簡單,女性可以適時地表達脆弱,尋求協助,透過他人的幫助而完成。(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寫在母親節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級媽媽

以下節錄訪談內容,與你分享:

記者:「總理,我想問問您有關壓力的問題。您感受到了嗎?自從您懷孕後成了全民關注的議題。對有些人說你將成為母親,對有些人而言,您將是一位執政的總理——一位職場母親。您感受到壓力了嗎?」

總理:「不僅是我有此感受,我想每個女人都有同樣的壓力。我與全職母親與在職母親談論過,她們總希望成為另一個自己,此項議題與女性感受的壓力早已不是新鮮事。但對我來說,因為人們知道我必須負起總理的職責,所以我的內心少了些愧疚,因為我早有職責在身。」

總理:「我並非女超人,並且,任何一位女性都不該被期待成為女超人。我們需要毅力、決心與他旁人的協助,去幫助我們實現我們的目標、責任,成就自我。」

記者:「您認為,女性能夠兼顧一切嗎?」

總理:「我想女性可以兼顧一切,但她們不該獨自承擔。 我並不同意女性要在所有的方面都有所成就,還要把這一切表現得好像都在掌控之中,一切都很容易。並不是這樣的,我們一直都在掙扎,我們或許都在努力的路上心懷一點愧疚——而這樣的愧疚感是女性不該擁有的。我們不該獨自承擔一切。」

記者:「您認為所有關於懷孕的問題是種窺探隱私的行為嗎?」

總理:「不,一點也不會。我是歷史上第二位在執政期間懷孕的國家領導者,人們當然會好奇,會對此議論,我一點也不介意。但我希望的是,未來,人們對女性執政且懷孕這件事稀鬆平常,不再感到有興趣。(笑)」

女性時常在期待自己兼顧一切的同時,能夠表現堅強,其背後有部分原因來自父權體系對母職的期待與監督。

透過「密集母職」(intensive mothering)的意識形態,強化父權體系對母職的控制,也在無形間將母職的實踐畫出規範與界線。根據社會學者 Sharon Hays 指出,密集母職是特定歷史時空與社會建構的產物,影響並形塑現代社會的母職實踐。

當社會對女性投以家務照護的角色期待,並以密集母職的意識型態強調母職為女性本能時,母職的建制化(institutional motherhood)會形塑出一個「好媽媽」的單一扁平形象,女人不被鼓勵說出照護小孩的挫折與勞累,不被鼓勵揭露自己的軟弱,不被鼓勵承認自己是一個仍須學習的母親

這些父權文化下塑造的母職形象,讓女性在身兼職場與母職身份時會有許多自我探問,害怕無法達成社會對「好媽媽」的期待、無法實踐善盡份內的家庭責任,成了「失職」的母親。

透過紐西蘭總理的實例與訪談內容,我們可以開始拆解社會對母職的固化期待,如果妳想要兼顧,不必害怕示弱,透過與伴侶協商分工親職勞務,共同承擔家庭責任的方式,讓女性能夠實踐追求職場成就亦照顧家庭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