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有些人,遇見了便有軟肋,愛教會我們害怕,若有追尋也有失去,但他是你痛也要愛一回的人。

冰與火之歌第七季,君臨城腹背受敵,異鬼環伺北方,凜冬將至,權力是甘美外衣,愛是最複雜也最簡單的遊戲,要不要來賭上一局?

七大王國,愛是社交手腕,愛是情緒勒索,愛是資源交換,這一點上位者大抵很懂,愛從來也是政治,一個人若是無愛便也無爭,若是有愛就有追尋,於是可親如人,於是有弱點能夠要脅,愛是強大的武器,足以傷人,更足夠毀滅自己。(推薦閱讀:【關係日記】王爾德與美少年波西,心是用來碎的

愛卻也是感官甦醒,給你換一副身體,予你另一個生命,像無垢者灰蟲子與彌桑黛,生來是奴隸命,奴隸不做念想,是愛情讓他們知道自由是什麼,自由是對自己的感覺坦蕩。

無垢者作為領主的武器,沒有名姓,沒有家人,閹割男性性徵也閹割了情愛牽掛,乾乾淨淨地,赤裸裸地,認份地做個兵器,兵器有兵器的命運,戰死沙場,了無罣礙,是以無所畏懼。

無垢者被起了個名字,叫灰蟲子,像蟲一樣的命,輕輕捏就散,灰撲撲地混入大地。灰蟲子孓然一身,這肉身不過是殼,所有無用的都去掉,他是為戰鬥而生的命盤,只想著要贏,不懂害怕是何物。

直到他遇見彌桑黛,她教會了他什麼是愛情,也教會了他什麼是害怕。愛人是多美好的事,有了愛人,你在這世上,有了比自己在意更多的人。

灰蟲子第一次覺得死活好重要,他要活下來,是因為要再見她一面;他要活下來,是因為不想她為他哭。原來是這樣,不愛真的不會死,可是愛了會活過來。(推薦閱讀:致愛裡的瘡疤!《花甲男孩轉大人》:就算會受傷,也要去愛

愛情讓時間有實感,愛情讓生命產生畏懼,愛情讓戰爭顯得殘酷。他單薄的人生長出新的意義,他用來砍殺的胳膊,自此有了擁抱的意涵。愛著她的分秒正在過去,突然希望時間長一點;本來食之無味的一條命,突然不忍棄之。

出征前夕,灰蟲子對彌桑黛告白,「我從來沒有軟肋,我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壯的,可我一直都是最無所畏懼的。直到我遇見了妳,我有了軟肋。」

愛是身為人的 soft spot,是無堅不摧的人,身上最柔軟,也最可以傷害的那一塊。曾經我的無所畏懼讓我驕傲,而你讓我有了軟肋,是人都有脆弱,我情願我的脆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