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華森性感露胸,被質疑「沒有女性主義的樣子」。讓我們在看到人們以解放討論艾瑪華森同時,為何妮琪米娜的露胸卻被歸類為另一種「不這麼高尚」的情慾展演?

「人們怎麼說你呢?」

『他們說因為我是個女性主義者,所以我不該袒露我的胸部。』

這是艾瑪華森(Emma Watson)與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在節目上的問答。

艾瑪華森拍攝《浮華世界》雜誌封面,一席 Burberry 針織外罩袒露雙胸的照片惹議,許多人質疑她捍衛性別平等口徑不一,剛說完女性權益,後腳卻又脫了衣服,讓女人的身體再與父權掛鉤。(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誰說艾瑪華森的露胸照讓女性主義蒙羞?

艾瑪華森很是不解,參與節目受訪,她對此發表聲明:

艾瑪華森:女性主義與我的胸部何干?

「這件事讓我理解,外界對於女性主義有多少的錯誤概念和誤解,女性主義是給予女人選擇權,不是用來打擊其他女性的棍棒。女性主義,談的是自由、解放與平等。我不理解,這與我的胸部有什麼關係?」

“Feminism is about giving women choice. Feminism is not a stick with which to beat other women with. It's about freedom. It's about liberation. It's about equality. It's not --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my t*ts have to do with it.”

艾瑪華森事件,讓我們再次思考:你可以是一個袒胸的女性主義者嗎?

女權組織 Fawcett Society 的主席 Sam Smethers 說道:「艾瑪華森的身體並沒有被父權剝削,她是一個對自己身體有完全掌握的女性,相反來說,艾瑪華森是主動性積極性地使用與賦權她的身體。」

女性主義者 Dr.Mackay 提出質疑:「與其討論女明星是否可以袒露身體,為什麼我們不花更多力氣在討論經濟與政策如何賦權女性?」她也對現象提出反思:「對女性主義詞彙的矯正為什麼對那群人來說這麼重要?他們並不在乎好萊塢現狀下被權力支配的女性,他們只是想試圖告訴女人:你不該做什麼。」(延伸閱讀:姑娘,你無須對世界說抱歉

女性主義可以性感可以賦權

曾與艾瑪華森對談的女性主義學者葛洛莉雅史坦能(Gloria Steinem),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笑了笑,回應媒體所問:「女性主義可以性感嗎?」

「女性主義可以穿他媽的任何衣服,只要她想。」“Feminists can wear anything they f****** want,”

她繼續說:「我想艾瑪華森解釋了女人可以成為任何他們想成為的樣子,以及就算女人裸身走在街上都應該要非常安全。」

女性主義可以為女權發聲,也可以擁抱她的身體,艾瑪華森的女性主義,是將女人從社會的單一標準中解放,以及讓女人活成自己的期待。沒有人可以要求身為女性主義者的艾瑪華森不能享受性感,一如沒有人能要求一個談政策的女總統不能談時尚,一如沒有人能決定你生命的形狀。

艾瑪華森早說過:「我不想讓旁人來決定我是誰,我不可能取悅每個人。」

小清新與惡女的解放

我們經常在二元對立裡感到安全,扮演書蟲妙麗的艾瑪華森不能脫衣服,扮演公主的艾瑪華森不能是惡女,身為聯合國婦女署親善大使的艾瑪華森不能袒露情慾。可是,當與情慾光譜站在同面的女生褪去衣物,社會給予的指責並不減少。

艾瑪華森的新聞風波同時,我們也看見了另一則露胸新聞——妮琪米娜。對於妮琪米娜的左乳見客,網民評論不懂妮琪米娜的時尚,請她穿好衣服吧。

在妮琪米娜露出乳房卻遭到媒體大力抨擊同時,我們懷疑「社會原諒裸露」的標準是否也跟女星形象「清新與否」有關。艾瑪華森露出胸部,許多人說那是藝術、她有權為自己的身體決定;妮琪米娜露出胸部,他們說她是膚淺的孔雀、浪蕩色情、物化自己。

女人可以解放乳房嗎?女性主義者可以解放乳房嗎?非女性者可以解放乳房嗎?

三個看似不同的議題,或許答案是相同的。

艾瑪華森以藝術為名的解放,以女性主義之名的解放,在媒體轉發下被辯論被讚揚被推崇。而妮琪米娜、金卡達夏的慾女解放,依然「被界定」在「討好男人的色情展演」,可是話說回來,這兩種裸露究竟有何不同?

女性主義不是典範,而是一個個差異的情慾與個體,上野千鶴子在《日本女性的嫌惡》提到男人對女人的分裂統治:「性的雙重標準將女人分為兩個集團:聖女與蕩婦,或妻子母親與娼妓。」這種性的雙重標準也反映在我們的社會如何看待女人。

解放不是高尚的神聖的,女性主義更不是一個標誌階級的標籤。在與壞情慾鮮少掛鉤的艾瑪華森大力反擊後,女人迷也留下一個問題待尋解:

那些「非女性主義」、「非正典」的壞情慾,有沒有褪去衣物也被讚賞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