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聖女?誰是剩女?汪綺從自己的故事走來,說一段打破想像的身體經驗。這個世界說的那種純潔,為何讓女人的身體落入難堪?叛逃父權的牢吧,作為一個女人,我們不必神聖,也非剩餘下來,而是走自己的途徑,爭取自己的勝利。(推薦你看:【女人迷季專題】勝利女子手札

在現代貴族階級沒落、資本主義橫行的世界裡,叫人無條件的犧牲什麼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所以當我發覺這個世界其中一種性別的生物遵守比另一種性別的生物更多的道德和社會規則,而大家依舊習以為常的時候,就不難想像我有多困惑了。

這裏有個重點是,我並不認為女人比男人在種族和生理性仁慈上多少,我不記得是在哪本書上看到的,女性原始人因為母性本能需要保護自己孩子,在心理和身體結構上都比男性原始人更加強壯和兇狠,並且像母獅一樣具有強烈的地盤概念——而是人類是一種容易感到他人和自身落差的生物,我們的愛比較就跟和傲慢是與生俱來:比較產生差異,差異產生忌妒,嫉妒產生歧視,而歧視產生傲慢,傲慢產生屠殺、混亂以及戰爭。

當然人類本身就是一種不合常理的動物,我們會產生為了什麼而奉獻的概念,這才是為什麼我們會為了偉大而悲傷的愛情故事落淚,然而偉大這個概念本身就包含了荒謬和不合理性,自己想要成為茱麗葉,為此執著盼望、成聖成魔或許可以說的上是浪漫,但是強迫某種性別、種族服從同一種概念,那可就讓人作嘔了。

怎麼樣在古代可以成為聖女呢?總之要保護妳的陰道,讓他不受陰莖、手指、性玩具甚至是腳踏車的干擾,一塊完整的處女膜能夠使妳踏上聖人的一大步。要像一塊石頭一樣的無欲無求,不為己身的慾望為惑,不可如戰爭與和平裡的娜塔莎——等待了整整一年、只有信件往來的戀人,一時的失足就足以毀天滅地。到了現代,雖然不至於讓你羞愧地為此重病,但是讓你成為天天焦慮自己死後會被狗分食、BJ 單身日記裡的瓊斯女孩還是很有可能的。

而關於情慾,我實在有個好笑的故事說給你們聽,是關於我向母親意外出櫃的故事。同樣是在高中吧,我向來藏情趣玩具的手段一直都不夠好,而就被母親找到了糟糕的小東西。

等我回家家母向我質問,我一時慌了便連自己是個女同志的事實也告訴了她,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家母的下一句是難過的說:「你為什麼要那麼早把你那塊膜捅破呢?」我感到目瞪口呆,但隱約似乎也感覺自己做了不太好的事,但是我心裡一直在想:「為什麼我不能這麼早把我的膜捅破呢?」

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感覺到罪惡感,但是我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塊不夠好的獎賞餅乾。我繼續追問下去:「你認為我應該結婚以後做愛才能獲得幸福嗎?」,我母親點頭稱是,我實在太過驚訝,以至於我忘記我有沒有說:「可是媽,你離婚了欸!」(推薦給你:女孩們,你認識自己的陰道嗎?

哎,緩慢地被殺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很奇怪的是,在我們年紀尚小的時候——當我們不那麼清楚女孩以及男孩除了站著尿尿跟坐著尿尿以外有甚麼差別的時候,我們想要成為律師、醫生、消防員、總統(不是女律師、女醫生、女消防員或女總統!),我們精力旺盛、感覺自己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到,當然,雖然迪士尼裡和王子翩翩起舞的公主同樣讓人心神嚮往,但當我們沒有他們的珠寶、玻璃鞋、纖纖細腰或美麗的臉,什麼時候這些東西讓我們開始在洗澡的時候掐著自己的腰痛哭自己的肥肉呢?(推薦閱讀:

女孩越長越大,手上的力量卻被一點一點被奪走。

更有趣的事情是,我們為自己美麗的範圍也是受限的,濃妝或素顏都會被側目,最少也會被同伴揶揄,有時候,還得為自己的探索付出代價。


(圖片來源:來源

有一次高中因為外出化妝和母親激烈爭吵,我還記得當時臉上畫著純黑的煙燻眼妝,母親大怒,把一個男性長輩喚到家裡教訓我。一開始我撒潑大鬧,接著我被對方大聲的吼叫、推擠肩膀,以頑劣犯人的姿態對我而嚇壞了,我不理解這種事情怎麼會需要被以罪犯的方式對待。

那是我第一次感覺來自男性的恐懼、純然雄性的威脅,我被從客廳一路推擠到自己的房間,對方仍然不斷地吼,而我只記得一句:「你下一次敢在我面前化妝你試試看!」,我的母親從房外看哭得喘不過氣來的我,態度冷漠的像個外人。而我的眼淚不斷的往下流,黑色的眼線沖的像是一條淚河。

最後我發抖地說了好,臉上的妝花的像個不成樣子的盔甲,但我心裡非常恨,這種屈辱跟怨恨長達整整四年之久,只要坐在那位長輩身邊我都感到瞬間僵硬、如坐針氈,直到接近大學畢業才慢慢釋然,但便從此對他感到冷漠了。

(圖片來源:來源

我一直不是個能記恨的人,但此後我異常懼怕別人對我吼叫,特別是男人,就算不是對我也會讓我迅速慌張起來,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而若你只是看到了一個男性長輩責罰不守規矩的年輕女孩,以免她因為自己的不檢點在外面遭遇危險——只是這樣嗎?我在親人面前是個實在不算討喜的女孩,而為什麼不討喜是他們無法說服我的邏輯而嫌我牙尖嘴利。那麼當你無法說服一個人的邏輯的時候,就可以對他暴力相待嗎?(即使他是納粹、殺人犯、或護家盟的朋友?)

這些日子以來電影院裡推出了不少以黃金剩女而最後他們都找到了真愛,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為題材的電影:Sorry,我一部也沒看。並不只是因為我是蕾絲邊又還很年輕。而是我並不相信真愛是人生唯一的解套,如果愛真能夠解決人生中一切困難的話,這個世界就沒有戰爭、疾病以及死亡了。

這一切都只是希望女孩們為自己感到羞恥、投入家庭或拼命工作的龐大計畫,如果你清醒並且願意,你當然可以欣然往之,但是讓別人害怕焦慮照你的意思去辦,那就只能說你卑鄙無恥下流骯髒了。(同場加映:

聖女不存在,剩女也不存在,只要不快樂誰都不能自稱自己是勝利的人。人生也不是只有兩種選擇就能進入結局 A 或結局 B 那樣單純。我們只能努力在泥窪裡掙扎試圖不被淹沒並且往前進,偶爾活得好的時候給快淹死的同伴一點幫助,運氣夠好時,我們能夠共行一段。

至於勝女,小女子我是個魯蛇,是個鄉民,是芸芸眾生裡的一抹顏色,不敢自稱勝女,但我希望你是,但願勝利與你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