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或者該說,為什麼很少聽到男性避孕藥?為什麼除了保險套與體外設精以外,男人幾乎沒有其他的可逆式避孕方法?事實上,不是科學上無法有突破斬獲,而是缺乏市場誘因。我們必須問,如果真有男款的避孕藥,與女款一樣可能有身體不適的副作用,會有男生願意使用嗎?以及當男性的避孕藥遲遲不獲關注,男性是否也等於變相被排擠在「生的權利」之外?(同場加映:

我一直很納悶一個問題,為什麼除了保險套,沒有其他針對男性的方便可逆式避孕?所謂可逆式避孕,是如避孕藥、避孕環、避孕貼、子宮內避孕器、避孕植入劑等這些不會讓人終生不孕的避孕,目前常見的可逆式避孕都是女性專用。

奇怪的是,為人所熟悉的男性可逆式避孕百年來僅有兩種:保險套或體外射精(雖然體外受精不論心理上和生理上皆不可靠,根本稱不上避孕)。為什麼卻從沒聽聞男性避孕藥?(推薦閱讀:專業藥師告訴妳,避孕方法到底有幾種?

男性避孕藥在哪?

雖然說女性避孕藥只要每月專攻一顆卵子,男性避孕藥卻是要面對每天成千上萬,甚至上億的精子,但科學真的沒有辦法解決嗎?

經濟的難題可能大於科學的問題

這個問題事實上不是科學的問題,而是經濟的難題。單說男性避孕藥沒有市場,我相信沒有人可以接受,傳統上男性背負傳宗接代的責任,所以男性避孕市場低靡或許還有道理。但在現今,許多男性一樣對避孕也深感興趣,男性也不希望女性性伴侶意外懷孕,怎麼會沒有男性避孕藥的市場呢?(推薦閱讀:你沒想像過的女性心酸!「我需要避孕藥,因為...」

人稱避孕藥之父,自稱為女性主義者且為研發女性口服避孕藥的關鍵人物 Carl Djerassi 曾言:「科學上,我們知道如何製作男性避孕藥。」但就經濟上而言,他卻難以想像男性避孕藥的上市,因為前二十大藥廠都對男性避孕藥興趣缺缺,根本不想投資,所以目前都只能仰賴學術機構的獨立研究。(推薦閱讀:保險套的偽裝

經濟問題大於科學問題

到底為什麼沒有經濟誘因?有以下幾點原因:

第一點,現階段多元的避孕商品已瓜分避孕市場

在藥品研發動輒五年甚至十年的產業生態中,即便只是改善現有的藥品,就要數千萬美金的投資,而行銷又是另一鉅額的成本。避孕有慣性,已經習於特定避孕方法的男女並不會特別花心思在新型的相關商品,而藥廠開發新型的避孕產品多少會影響自有的避孕產品銷售。是故,各大藥廠也頂多願意花心思改善既有的避孕產品,也不願意開發新型的男性避孕藥。

第二點,避孕藥的副作用讓人無法接受

藥通常是用來對付病人的,但避孕藥卻是給再健康不過的人服用,而且還是長時間的服用。儘管任何藥品都有副作用,但對抗疾病的藥品會因病痛的減緩而抵銷藥品副作用的不適,舉個極端的例子,即便癌症病患因藥物副作用而有更多的不適、病情加劇,甚至死亡,藥廠仍舊可以賺進大把銀子而不會受到太多的責難。所以對藥廠來說,與其花時間和精力研發男性避孕藥,不如改進現有癌症或其他重大慢性病的藥還比較划算

避孕藥的經濟問題大於科學問題

第三點,男性避孕藥的副作用更讓男人無法接受

由於懷孕的是女性,只要女性避孕藥的副作用沒有比意外懷孕來得不適,基本上任何副作用在合理範圍內女性都可以接受。

由於有懷孕作為比較,所以女性對避孕藥副作用的容忍程度較高。但對男性而言,不論生理上或心理上,與服用避孕藥相比的是完好而健康的身體,任何稍感不適的副作用都很難合理化或正當化。在2010到2011年間,曾有一項大型的男性荷爾蒙型避孕法研究,最終就因有高於預期的焦慮、情緒影響和性慾高漲等副作用而不告而終。

第四點,相較於避孕,多數男性還是比較關心性功能障礙

女性到了更年期後,便不會再憂心避孕藥對生殖能力的影響,但對男性而言,避孕藥影響的歷程會比女性還長,年輕男性的生殖週期可長達20歲女性的兩倍,所以年輕男性服用避孕藥時,必定多少會帶有更多的遲疑和擔心。若要說服年輕男性服用避孕藥,藥廠需要花費較一般藥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行銷、廣告,甚至訴訟,而同時耗損專利期間和其他利潤回收的可能。此外,在男性生殖週期較女性長的前提下,若服用避孕藥,多數男性可能反而比較在意其對性功能的負面影響,往往也容易將生殖功能健全與否歸咎於避孕藥的服用。

Vasalgel即將問世?

男性也有避孕的選擇權

基於以上經濟考量,目前願意從事研發男性避孕藥的僅剩政府單位、學術機構或基金會等非營利組織。在沒有研發的經濟誘因下,只能透過大藥廠向非營利組織直接購買研發完成的醫藥產品,再由藥廠來經營上市和行銷,以節省研發的成本。如美國醫療研究機構帕薩默思基金會(Parsemus Foundation)目前正研發一種注射型的水凝膠Vasalgel,將凝膠直接注射於輸精管便能如塞子般阻檔精子游通。此種凝膠只要透過注射溶劑便能直接溶解,具有可逆性,而且完全免開刀。(推薦閱讀:改變性愛規則!男性也有避孕藥了?Vasalgel

基金會主任Elaine Lissner

該基金會主任 Elaine Lissner 澄清,長期以來大部分人都認為可逆式男性避孕藥會和女性避孕藥一樣屬荷爾蒙型的避孕法,但事實上他們目前正在研發的男性避孕藥跟荷爾蒙一點關係也沒有。雖然 Vasalgel 仍在試驗階段,但已有多項動物實驗證明具有相當的持久性和可逆性,預計今年會開始進入人體試驗,若有大藥廠願意合作經營,理想的目標是在2018年正式上市,人類的避孕史想必又能多了令人振奮的一頁

所謂的自由,其實就是擁有選擇的自由,選擇的多寡,意即自由程度的高低避孕從來就不只是女人的事,事實上不少男性對結紮和保險套以外的避孕方法也躍躍欲試,這次我們談的不是女性的避孕選擇權,而是男性的避孕選擇權。如果男性避孕藥將來能順利合法上市,克服副作用對男性的身心影響,以後男性朋友也多了一項避孕選擇,對生育也可以多一分參與,多一分自由。(推薦閱讀:我的陰道我的決定:女人該有權選擇是否避孕與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