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大腦》節目上,北大教授魏坤琳與郭敬明意見不合,脫口而出:「我怎麼好像跟女人在吵架」,郭敬明回應:「作為北大的教授,我覺得不管你的修養,還是你的學識,都出現了問題。」為什麼「像女人」會被認為是負面修辭?藉此機會,我們也來聊聊「像女人」以及總是被認為「有點娘」的自拍文化。(推薦閱讀: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每天閱讀的文字不僅多如牛毛,就連影像也不計其數。在臉書幾乎霸占台灣人手機螢幕的此刻,圖片、照片、影片更是時時映入眼簾。當今網路世代習慣用影像溝通,喜好用影像表達和展現自我,臉書牆不僅成了個人行銷看板,自拍照更往往成了初次見面的第一印象。

自拍有點「娘」?

有趣的是,拍照這件事似乎被認為是比較「娘」的行為,我曾經有位男性友人因經常在臉書上放他每日的美食饗宴照,整本相簿都是佳餚美饌的近照,而被我們共通的好友認為「娘娘的」。

雖然我覺得帶有陰柔氣質的男生很有特色,但令我好奇的是為什麼拍食物會像女生?此外,不只是食物,自拍也被認為是比較女性化的行為,即便有些男生會藉由使用運動器材、作剛硬的表情、展現肌肉或擺出霸氣的姿勢於來提升自拍照的男子氣概,或是在球場、倉庫、健身房和熱炒店等比較具有男人味的地點自拍。

研究顯示,多數人仍認為單由自拍展現的男人味還是富含女性氣質,為什麼呢?該研究認為,自拍的行為基本上已被性別定型化,自拍被定性為偏女性的活動,所以即便是充滿陽剛氣息的男人,如果很常自拍,仍可能會被視為「娘娘的」。(推薦給你:

自拍還隱含深層的性別氣質

自拍可能成為性別刻板印象的養分

有些人認為愛自拍是出於自戀,但透過心理學和社會學的研究,自拍可能不只傳達了自戀,還表達了更深層的性別氣質,甚至可能成為性別刻板印象的養分。

為檢驗自拍照所凸顯的女性性別刻板印象,德國傳播心理學家 Nicola Döring, Anne Reif 和 Sandra Poeschl 依照社會學家 Erving Goffman(1979)和Mee-Eun Kang(1997)所歸類的女性性別刻板印象表現指標,將網路上隨機蒐集的自拍照作性別刻板印象的程度分類,以便和平面廣告作比較。判斷的標準有:擁抱、輕撫物品或人、輕觸自己的臉或頭髮(Feminine Touch)、傾斜站(Imbalance)、躺姿或往上看(Ritualization of Subordination)、閉眼或不看鏡頭(Withdrawing Gaze)、誇大的面部表情(Loss of Control),以及社群媒體特有的表達方式,如衣著清涼或只有拍身體(Faceless Portrayal)、類親吻的撅嘴(Kissing pout)等。

廣告媒體向來被批評是性別刻板印象的溫床,廠商藉由女星和女模的臉蛋與身材,強調女人嬌弱、溫柔、性感、婀娜的女性特質。但上述研究結果卻顯示,除了躺姿和衣著清涼兩項指標外,自拍在其他類別的程度都高於平面廣告,亦即,相較於媒體廣告,自拍照所呈現的女性性別刻板印象更為鮮明。此外,不同於年輕男性喜好於自拍照中展現肌肉,年輕女性更是喜好僅自拍身體特定部位或擺出類親吻的撅嘴表情。

自拍還可能是性別刻板印象的養分

日趨盛行的社群媒體縱然包容了其他不同的性別特質與氣質,但當今流行的自拍風潮卻意外地更助長了性別刻板印象的氛圍。最讓人意外的是,在掌鏡者可以全權主控影像內容的自拍中,女性性別刻板印象的程度竟然比平面媒體還高出許多。

雖然上述研究並不能代表全世界,各地區會因文化習俗而有不同的性別展現和比例差異,但仍有其他研究顯示,男性的大頭照偏好展現地位,而女性則偏好使用家庭照,或放上如燦笑和眼神交會等真情流露照。另有研究分別隨機蒐集了曼谷、柏林、紐約、莫斯科和聖保羅五大都市人的三千兩百張自拍照,發現女性偏好往上看鏡頭且擺出誇大的表情,而男性則是偏好往下看鏡頭,顯現地位和權勢。(推薦閱讀:「她們掌鏡,說自己的故事」翻轉吉普賽女郎的刻板印象

鏡頭呈現的不一定是真實生活

在社群網站中,我們看到了現實以外的另一個世界,網路不僅是實體世界的延伸,也同時是內心世界的表露。但是,到底自拍的性別表達是我們與生俱來,還是深受廣告媒體影響才進而仿效?

女性性別刻板印象在自拍的風潮中如此深刻,究竟是何種原因我們未能確知,但18歲的 Instagram 網路名模Essena O'Neill 突然於2015年12月初大舉刪除他的自拍照和各式廣告代言照,向他58萬名粉絲們鄭重宣布:「這沒有意義、不是真實生活。」("This has no purpose, not real life.")更揭露曾經為了讓肚子拍起來漂亮,幾乎沒有吃東西,還拍了將近百張一模一樣姿勢的照片才能萬中選一。這故事告訴我們,廣告媒體長年來塑造的性別刻板印象,可能已經悄悄地深根於我們的潛意識中。(同場加映:

人在自拍江湖,身不由己

網路名模 Essena O'Neill 的例子隱含著網路自拍所呈現的「形象」和廣告媒體塑造的「假象」似乎巧合地相互疊合,而這自拍風潮讓不少年輕女孩不自覺地為了塑造形象,成了假象的另一幕後推手。他的例子真實地揭露年輕女孩仍舊盲從追求媒體廣告塑造的性別教條,尤其當自拍也成了媒體廣告的手段時,人在自拍江湖,身不由己,即便自己都已是形式上的掌鏡者,但實質上掌鏡的可能從來就不是我們,而是我們莫名在意的陌生人。(推薦閱讀:人人是媒體的時代,你的媒體原則是什麼?

你的螢幕帶有性別歧視,還是你的鏡頭帶有性別歧視

是你的螢幕帶有性別歧視,還是你的鏡頭帶有性別歧視?

當你的螢幕被別人的鏡頭綁架時,當你的鏡頭被別人的目光劫持時,我們該如何免於受到性別刻板印象的干擾?看看別人的自拍照,再看看自己的自拍照,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