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音樂人鄭宜農在臉書宣佈出櫃,結束與滅火器主唱楊大正的婚姻關係鄭宜農說即便分手,兩人依然用靈魂愛著彼此;楊大正說,他永願捍衛宜農做自己的權利。(推薦閱讀:

「我為我們的愛感到驕傲,就如同我們經常談論的,包容和愛會讓世界更美好,很高興過程中我們完全沒有任何的怨懟與恨產生。」

這個年初,音樂人鄭宜農以出櫃宣布他與滅火器主唱楊大正的婚姻。大正與宜農一直是音樂圈為人稱羨的伴侶,交往九年在 2013 年結婚。關於愛,我們可以花九年的時間在黑暗中尋找,也可用一輩子得過且過。鄭宜農在臉書分享她人生最重要的決定,楊大正也回應:

「九年來我們深愛著彼此,而這份愛,未來也不會消失,只是不再以愛情為名存在,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的結婚誓詞『永願捍衛宜農做自己的權利』,還是會當他人生中最強力的後盾,同時也為我們的坦然與勇敢感到驕傲。」


(圖片來源:鄭宜農粉絲專頁)

我愛你,不必擁有你

有一種愛叫鄭宜農與楊大正,我們不必勉強彼此、不用愛勒索彼此的自由。愛,就是永遠捍衛你成為自己的權利。他們的愛是誠實的,楊大正說明在婚後鄭宜農與他坦承性向自我認知的困惑與掙扎,此後,他們相處的每一刻,都在不斷幫助彼此面對真實的自我:「自那刻以來我們一直都是緊緊牽著手在面對這件事情的,經過反覆的溝通與確認我們知道最煎熬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都非常的好。」(你會喜歡:

我們現在非常的好,那也就問心無愧了。鄭宜農與楊大正,讓人想起龐克教母佩蒂・史密斯與藝術家羅柏・梅普索。佩蒂和羅柏從一開始的愛侶關係,到羅柏「發現」自己的同志性向,幾經掙扎而至坦然面對,他們始終相互陪伴,相互理解。佩蒂在自傳《只是孩子》寫下:「我知道羅柏不再以愛情的方式愛我,但我還是會盡可能地用我所可以給的去愛他。」(推薦閱讀:

我們愛著彼此的靈魂是真實的,只是愛不單存在愛情一種可能。感謝鄭宜農與楊大正讓我們看見了愛美好的模樣,我一直認為,愛最珍貴的意義,就是陪伴和接受。即便世界末日,我們都要誓死捍衛親愛的他,成為自己的權利。


(圖片來源:鄭宜農粉絲專頁)

鄭宜農:我們是用靈魂相愛著

鄭宜農在臉書寫下:「感謝他到最後不僅選擇與我坦承相對,甚至兩個人可以做出『絕對不會遺棄對方』的承諾。」她用很長的時間面對自己、與自己和解,除了一個可貴的伴侶,或許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世界,一個成為差異也不被拋棄的世界。

無法被定義的愛讓人慌張,她經歷的那些忐忑、對性別認同的迷惑,我們期待有一天,台灣有一個更友善的途徑,讓每個美好而獨一無二的他們,都能少吃一點苦、少一些否定自我的力氣,找到屬於自己的版本、那個他們可以安心活在世上的位置。(延伸閱讀:

讓我們更坦率擁抱,更愉快祝福,祝福鄭宜農與楊大正,將會找到一個在愛情之上完整愛好他們的人,也恭喜他們,用九年的陪伴、近三年的婚姻,換來一個一生的靈魂知己。

最後,讓我們聽著鄭宜農的溫柔,閱讀她的真實。這一次,我們都要更勇敢與誠實地愛。願望我們都能更耐心理解,多給彼此一點時間,讓愛自由。

「迷失也是你活著的證明,別忘了,你自己。」

鄭宜農臉書發表全文

給長久以來一直支持著我與大正的朋友們:

首先,這兩年來謝謝大家為我和大正的婚姻祝福,在 2015 年底,我們在擁抱彼此之後,以感傷但愉悅的方式,決定結束我們的愛情,卸下彼此情人的身份,但我們依然會是一起面對人生最重要的夥伴,是最好的朋友

交往近九年的時間,我一直深深愛著大正的靈魂。大正有一顆很棒的心,並對我無條件理解與包容,這點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改變。但我自己卻不斷在自我認知中掙扎著,經過這幾個月反覆溝通,我們還是一起接受了”我沒有辦法愛他的身體“這個事實,這不是他的錯(說來害羞,但他的身體很好,真的!),而是因為我喜歡的,是女生的身體

我的性傾向其實從很小的時候就很模糊,喜歡過一些很棒的靈魂,但對於相遇的異性,始終在身體這關宣告失敗,身體碰觸對我來說是具有壓力的,但因為也沒辦法喜歡很像男生的女生,一直以來吸引我的,都是兼具女性特質與男孩子氣的女孩,而這在當前的台灣社會是罕見的,是比較沒有定位的一種性向模式,所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確認(推薦你看:

與大正結婚,是因為我們在靈魂上契合,生活中那些只有彼此理解的玩笑與默契,都是很美很珍貴的東西,而一直以來為了守護這樣的美,也為了想讓對方可以快樂,我們都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其中也包含痛苦和壓抑,到後來我們的靈魂都受傷了,而這是雙方最不樂見的

非常感謝他到最後不僅選擇與我坦承相對,甚至兩個人可以做出「絕對不會遺棄對方」的承諾,現在我們都很好,可以無話不說、也幫助解決對方的問題,見面的時候還是可以自在的擁抱,但我們知道那是因為靈魂相愛著,而未來,我衷心期盼他能遇見一個可以同時愛他的身體與靈魂的人,那個人一定是很棒的人,因為大正標準很高看我就知道(笑),我希望他可以非常幸福(同場加映:

至於我,現在對於愛情並沒有特別急躁,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歌寫好,以及好好的生活

公開談論這件事需要很大的勇氣,但身為一個舞台上的人,我們的一切包括婚姻,都一直是擺在檯面上讓大家看著,這是因為想讓大家知道創作是誠實的,我們不是什麼偶像、沒有太多包袱,如果大家能從我們身上或是創作中感受到能量,那就是很真實活出來的東西,是身而為人的各種體驗。今天我和大正一起坦承的面對自己的性向,多少一定會受到一些批評與抨擊,但是同樣的,這樣的行為如果能帶給人們一些正面的影響,我們覺得這樣就足夠了

再一次感謝大家,也希望大家可以祝福我們,看到我們不需要尷尬,因為我們真的沒事,好得很!我們會繼續努力做音樂,如果你們喜歡的一直都是我們的歌,那請相信你們所聽見的。也謝謝我們的家人和朋友,一路上有他們的支持跟陪伴,真的是很幸福的事,尤其是我們的父母,原本以為對你們坦承會是一場硬仗,沒想到你們的反應都超酷!我們永遠是一家人(推薦閱讀:

最後要跟大正說,我為我們的愛感到驕傲,就如同我們經常談論的,包容和愛會讓世界更美好,很高興過程中我們完全沒有任何的怨懟與恨產生。親愛的人生夥伴,未來也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