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錢比較好賺嗎?」從美容院、女裝、豐富包裝的消費品,你有沒有發現似乎比「男用」還要貴一些?看看作者沈倩如的美國日常觀察,思考日常生活裡有著性別價差的「粉紅稅」。(推薦閱讀:憑什麼男人拿比較多?布萊德利庫柏力挺珍妮佛的性別宣言

家附近有好多美容院,多到讓人看不下去,常有想去問他們「女人的錢比較好賺嗎?」的念頭。當然,我沒那勇氣,反正我的三千煩惱絲交由男人理髮店解決,想想也真事不關己。

在美國,除了剛來唸書那幾年之外,我都在以男人為主顧的連鎖理髮店剪髮,剪一次約10 - 15美金。雖然我家有個在某方面比我還挑惕,鏡子照得比我多的男人,但女人髮多,找師傅總得格外小心。每搬到新城市,尚抓不到方向時,我通常以跟班的身份隨他上理髮店。不單把他當作試驗品而已,我還謹守福爾摩斯在《巴斯克維爾的獵犬》(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 1902)所說的「這世界充滿了沒有人能觀察的明顯事實」,坐在後面很偵探地假裝看雜誌,實則觀察其他客人和師傅。

之後,只要我倆都滿意了,就認定那一家、那位師傅。幾次下來,被剪的人與剪的人的默契往往三言兩語講好層次、角度與長度即可達成。其實,我常在這樣的理髮店發掘到高手,有的雙手輕巧靈活地讓你毫無剪髮中的感覺。

此外,或許與我偏好極簡有關,男裝亦頗吸引我,偶爾在 Banana Republic、Everlane 買特小號(窄版)男襯衫、毛衣、短外套,剪裁適度地寬鬆又舒服。我常邊逛邊感嘆:「想買的都在男裝部。」我家男人則回應:「女裝才多樣,但這麼小件怎反而較貴。」女裝的選擇的確比男裝豐富,折扣亦多;然而,當女人想著衣櫥永遠少一件衣服時,是否意謂著,我們的衣櫥永遠有件多餘的衣服?多買一件真的比較快樂嗎?至於同樣一件簡單的T恤,多數時候,男版更經濟。(推薦給你:【經濟學人】標籤決定一切


(photo credit:Unsplash

對於選擇,我相當同意 Barry Schwartz 在《選擇的弔詭》提的- 太多選擇自由讓人提高期望,無法作決定,又或作出並非最好的決定,失望的機率便跟著提高。(推薦給你:人生就是不停做選擇,選擇的機會成本就是遺憾

幾天前,華盛頓郵報在「妳為何該買同樣產品的男版」一文指出,女人應該買包裝給男人用的消費品,價廉又物美。文中首先以美國第二大折扣零售商 Target 賣的 radio flyer 為例,傳統紅 radio flyer 訂價 24.99 美金,女孩版的換上粉紅色後則漲到 49.99 美金。報導一出,該公司馬上降價並解釋系統標錯。若說紅色radio flyer是標準商品,粉紅是特殊版,故以高價銷售,那洗髮精怎說得過去?紐約消費者事務局比較將近 800 多項商品(東西一樣但分性別包裝),平均差價約 7%,洗髮精的差價竟狠到 48% 。

我想得意地說,上回誤用男人洗髮精,其實可說是正確的;而向來買 3 件或 5 件 18 美金的男人純棉V領內衣當居家服,也可算是明智的。然選擇終究是自己的,若你願意付性別價差的粉紅稅(pink tax),嚴格說來並非不可。就像我家男人面對琳琅滿目的洗髮精,常用香味來作決定,說粉色包裝的特別好,我總不能說他做了錯誤的選擇。(包裝越美越浪費!看看德國的愛地球綠色設計

說歸說,在理想的情況下,我仍希望,消費品製造商能摒除粉紅稅,讓選項減少。一來我可以擁有更多的自由去專注應該專注的事,或學習得到真正的滿足感,而不只是小確幸;二來,我也用不著去想我家誰比較聰明,雖然這答案我老早便知。


(photo credit: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