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綠玫瑰曾在〈〉談了不婚媽媽身份!這次她想與我們聊聊,即便與另一半分開,都歡迎對方來看孩子!讓孩子可以在更健全的情感對待下成長。孩子在成長中需要學習情感認同的機會,別讓大人輕易剝奪。(推薦你看:

之前提過我是個「不婚媽媽」,而我本身也從單親家庭長大,依照小時候的經驗,我建議每一對準備分開、正在分開,或是已經分開的父母:如果對方沒有對孩子造成暴力或其他犯罪行為的可能,那麼請「不要阻止對方看你們的孩子!」

我的原生家庭在金錢上算富足,外在物質不是什麼困難的問題,爸媽在我小學一年級時,因為長期家暴而分居,媽媽那邊沒有什麼資源跟財力,所以我和妹妹跟著爸爸。

爸爸是個極富控制慾望的人,他看事情總是很負面,甚至把我們當成私有物品,以一種報復的心態,不准媽媽跟我們見面。(有時候卻又裝大方,主動安排我們聚會,這種矛盾的行為以後再分享。)

不但要求學校老師擋下媽媽,還在就讀幼稚園的妹妹,只要一被媽媽找到,就會被迫轉園,那時候小小的我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不能跟媽媽相處。就算爸爸那邊一直灌輸「是媽媽不要你們」,我們雖然年幼,但都感覺得出來狀況不是那麼簡單!

也就因為這樣,我對媽媽,反而產生更多不切實際的投射。

成長過程中,我因為被父親施暴,常常進出警局、社會局,什麼中途之家、寄養家庭都去過了,但爸爸頗有社經地位,穿套名牌西裝、別個獅子會胸章、開著銀藍色賓士,在警察跟社工面前一句「是她逃家、不服管教」,我就得被迫銷案回家,被打得的遍體麟傷的我,常常想著「要是媽媽還在就好了!」、「媽媽應該很溫柔吧~」(推薦你看:

直到有天,我又被當出氣筒,帶著妹妹到警局求助,警察通知媽媽前來,我記得這時大概晚上8點多吧,警察要求媽媽把我們先安置到娘家,她把我們叫到一旁,拿出 2 張三溫暖券,「妳帶妹妹去三溫暖,那邊可以過夜!」

那時我高中、妹妹國中。

我對媽媽溫柔、慈愛的幻想,在那一瞬間完全破滅,不管她後來再解釋什麼,「我不能帶妳們回家,妳爸會追來鬧!」我再也聽不下去,也成為我內心一道很深、很深的傷口。

直到現在,我媽依然不認為她有什麼錯,也從未保護過我。

 

我跟 DAHLIA 她爸,從交往的時候,就未雨綢繆地討論過,萬一哪天分開了,兩人不能因為以情緒、仇恨做考量,一定要採取對孩子最好的方式!而且不能阻止對方看孩子。

只是沒想到孩子真生了,他卻還沒有當爸爸的自覺,我不聯絡他,他是不會主動關心我們的。

有陣子我常和朋友相約出門,朋友發現 DAHLIA 特別喜歡親近「爸爸」型的男子,碰到其他出遊的家庭,她會觀察人家親子互動,並且去抱陌生爸爸的腿…這一抱不得了,我驚覺她感受到我們家只有「我跟她」,缺少一個男性的角色。(同場加映:

於是我告訴她爸這件事情,請求他多來關心女兒!

現在他平均 3 個月來探望一次,雖然幾乎是女兒觀察他、他觀察手機的狀況,但至少女兒不是完全沒有跟他相處的機會,也因為女兒親自感受到爸爸對自己的互動不熱絡,就不會造成錯誤的期待認知。

一段關係的結束,不能抹滅過去曾有的愛戀,孩子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愛而生成的胚胎,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不管多小,他都有自我判斷是非的能力。愛情沒了,親情仍在,把孩子當成武器,傷到的不是對方,而是孩子的自我認定。(推薦閱讀:

所以,既然覺得自己沒錯,為什麼要禁止對方看孩子呢?

分開了,但我歡迎你來看孩子!
還希望你常常來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