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孩賈芭莉因為抵抗強暴的自衛行為被判處死刑。死去之前,她留下了一段給母親的錄音,控訴著世界的不公。「我被處死,因為我不讓他強暴我」伊朗女孩最赤裸的告白,留給世界最深沈的痛。(延伸閱讀:

這個世界並不愛我們,所以我投降迎接死亡。」沈痛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在強暴案件中身為受害者,卻被處死的伊朗女人賈芭莉(Reyhaneh Jabbari)。

賈芭莉在去年的 10 月 25 號因抵抗強姦而死,得年 26 歲。2007 年她被控訴謀殺伊朗前情報官員薩爾班迪(Morteza Abdolali Sarbandi),即便她極力聲稱對方的死是意外,他用迷藥想迷昏賈芭莉再施強暴。極力反抗下她用刀刺傷對方,完全出於自衞。當年 19 歲的她被判謀殺罪名,在監牢中度過七年餘生後被處以絞刑。(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來源

一個女人被強暴都是她的錯

賈芭莉的母親說:「法庭表示,如果一個女人被強姦,這是他們的錯。他們說賈芭莉的罪在於拒絕讓自己被麻醉和被強姦,她被司法告知自己是一個卑鄙和自私的婊子。」

賈芭莉被指責跟隨薩爾班迪的誘拐回家,被指責她不該拒絕被強暴,被自責她的自衛行為。在伊朗發生強暴案,婦女經常要受到「道德審查」:你是不是勾引對方?你是不是行為不檢點?你為什麼喝酒還和男人跳舞?伊朗的女人若被控告姦淫罪(誘拐他人丈夫、通姦),甚至會被處以「石刑」,意即把女性胸部以下埋進土裡,再以亂石砸死。伊朗對女人不平的法律待遇不僅如此,在伊朗處女不得被處死,他們不赦免那些女人,而是讓獄卒假扮「臨時丈夫」強暴罪犯,再處死刑。(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來源

無法伸張的正義:要做殺人兇手還是死者?

賈芭莉被監禁的七年期間,法官判定若期間若能得被害人家屬之寬恕,則死刑可免。但死者的家人拒絕原諒賈芭莉,認為如果她想活命就必須向他們道歉及承認殺人真相。該事已引起伊朗國內外的一片譴責聲。儘管聯合國及多個國際人權組織紛紛搶救,並且指責法庭在賈芭莉受審時並未理會有利於她的關鍵證據依然無法伸張正義。


(圖片來源:來源

26 歲那年,賈芭莉被判死刑,臨行前,她錄下生命最後一段告解給母親:

親愛的媽媽,

今天我才得知我即將被伊朗的法律處死,我很傷心,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我的生命已經翻至最後一頁了呢?你認為我不應該知道嗎?我很難過我讓你的生命蒙羞了,你能不能再代替我,親吻你和爸爸的手呢?

世界讓我活了 19 年,事實上我在那個惡夢的夜晚就該死去了。我該被姦殺而死,屍體被丟棄在城市的某個角落,過了幾天,警察會把你帶到那個角落確認我的屍體,並且知道我是被強暴而死的。但那個殺人兇手永遠會活得好好的,因為我們不像他擁有權力與財勢。你會帶著羞愧活完餘生,沒幾年你就會被這些痛苦圍繞而死。

我想我是遭受到詛咒,我的故事並非如此。我沒有被棄屍荒野,卻進了森嚴如墳墓的監獄。我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去相信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

從我來到這世上,你就教我學習責任感、從經驗裡獲取教訓,我因此成為了一個懂得反擊的人。我仍記得你告訴我尼采和馬車伕的故事,尼采想要阻止馬車伕鞭打他的馬,但卻被馬車伕打的遍體鱗傷。是你告訴我要擁有自己的價值觀,有些原則即使面對死亡也要堅守。

你告訴我在學校即便面對競爭與抱怨也要做個淑女,媽媽你還記得你有多注重我們的教養嗎?我想告訴你你錯了。當意外發生時,這些美好的教養對我一點用也沒有,我的冷靜沈著讓我在法庭裡像個冷血無情的殺人犯。我沒有哭泣,我沒有哀求,因為我告訴自己,我相信法律。(延伸閱讀:

他們說我對罪行毫無悔意所以囚禁我。媽媽你知道的吧,我連一隻蚊子都不忍殺,看見蟑螂我也是拎著牠們的觸角移開。現在,我是一個殺人兇手,我被法官解讀說我對待動物的行為像個男孩,他們甚至沒看見事實,即便我留著美麗、畫著指甲油的長指甲。

那些希望法官能夠公正判決的人多樂觀!法官甚至沒有發現我的手不像女運動選手手上佈滿厚繭的粗糙。這個你要我熱愛的國家,並不希望我活著。當我痛哭失聲地接受拷問,我的耳邊傳來不絕於耳的辱罵;我終於換來了 11 天單獨監禁的獎賞,用我一頭僅剩的美麗長髮。

親愛的媽媽,請不要為你聽到的所哭泣。第一天在警局時,一位未婚警察他傷害了我的指甲,我知道美麗在這個區域是不存在的。我生活七年的這裡沒有美麗的東西、美麗的願望、美麗的筆跡、美麗的雙眼與視野、美麗的聲音,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親愛的媽媽,我的想法轉變了,這並不是你的責任。我把這個錄音偷偷交給某個人,這樣當我被處決時你就不會知道,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我會留下我在這世上最後的足跡給你。

在我死去之前我想要求你再替我做些事。希望你能盡己之力幫我完成,這是我對於這個世界、這個國家和妳唯一的願望了。請不要哭泣,聽我說,我希望你到法庭說出我的請求,我無法在獄中寫信告訴妳內容,因為需要獄監批准,這樣一來你又會因為我而受苦。這些要求可能需要妳去四處奔波、拜託別人才能完成,但我還是希望妳盡量為我完成,雖然我曾告訴妳不要為了請求我的赦免對別人苦苦哀求。(同場加映:

我慈愛的媽媽,親愛的你,比我生命還珍貴的你啊!我不想要在泥濘中腐爛,不想我的雙眼與我年輕的靈魂變成塵埃,請安排在我死去後,讓我的心臟、腎臟、眼睛、骨骼和​​任何一切可移植器官,送給有需要的人們。我不希望受助者知道我的名字,請不要送花給我、不要為我祈禱;請不要為我築墳,我不希望看到你前來墳哀悼、承受苦痛;請不要為我穿黑衣,你需要在這樣艱難的日子裡盡力忘記我,讓風把我帶走。

這個世界並不愛我們,我不想要這樣的命運,所以我投降迎接死亡。在神面前,我會控告檢察官,我會控告 Shamlou 檢察官、法官,還有那些在最高法庭裡在我清醒時不斷毆打我的人。我會控訴 Qassem Shabani,還有那些用謊言冤枉我、踐踏我權力的人。

我最親愛的,媽媽,在另個世界我們都可以大聲說出那些控訴與不公了,讓我們看看神會怎麼做吧。在我死前讓我再抱一抱你,我想一直擁抱你,直到我死亡,我愛你。


賈芭莉與母親
(圖片來源:來源

親愛的賈芭莉,請讓我們再抱一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