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這樣的時刻,是蔡依林在演唱會上高唱不一樣又怎樣,是我們眼眶泛了紅重讀玫瑰少年倒在血泊的一天,是我們重讀曾英齊而知道不完美讓我們不平凡,分享這則影片給你,關於一中老師曾愷芯變性之後,她經歷的不只是「他」變成「她」的生理過程,而是生命更自由的一條長路。

我們認識她的時候,她是帶著笑臉的曾愷芯了,儘管她在曾國昌的身份裡勉強活了半輩子,掙扎有時,心碎有時。

她經歷過青春期對自己身體性徵的反動,她聽聞過學校學生對她的猜疑與不解,但在為自己抹上第一抹眼影與腮紅的那時候,她覺得體內死去好久的自己才活了過來。

「青春期開始產生變化時,有時候真的很想拿把刀把它...,但又沒有辦法。」曾愷芯對鏡頭苦笑,那些年是這樣走過來的,靈魂被安在一個認同不了的身體裡,可社會還是推著她向前走,她抗拒不了,也不知道她的心願該跟誰說。

後來她結了婚,知道太太想要小孩,他們試過做試管嬰兒,最後因為太太患了乳癌,沒福氣長久在一起。「我現在變成你以前跟我講的那個小妞了,希望妳在天能夠支持我,也許下輩子我們可以當個好姐妹吧。」她們的相遇像搖滾教母 Patti Smith 與 Robert Mapplethorpe,有些關係比男女情愛更長。

走進校園,有學生坦白「我第一次剛開始看到曾老師的感覺,覺得蠻奇怪的啦...」「我的家人剛開始有點反對,他覺得這是不該被認同的...」曾愷芯繼續走,當別人告訴她這條路是「不正確」或「歪斜的」,她只知道這條路是她喜歡的,是她選擇的。(推薦給你:「我們,就是靈魂找不到家」跨性別者小南的故事

「你不會知道做自己需要多少勇氣。」事後說來都雲淡風輕了,「可是我寧可選擇變成女生,即使短命十年也沒有關係。」

2015年8月13號下午,曾愷芯進了手術房,那一天她記得好清楚,那一天之後她身分證字號的第一個數字從一變成二,所有微小而重要的東西慢慢鬆動改變了,世界可以認同她想做女人的心願。

11月5日,蔡依林演唱會邀請曾愷芯出席,蔡依林在舞台上高喊:「愷芯老師妳是我的偶像,聽說妳只想拍左臉,但是右臉也很美啊。」會後,蔡依林在臉書上寫下:「不要濫用言論自由,將批判放在後頭。真正的自由,是擁有一顆自由的心。一顆完完全全掙脫框架的包容心以及接納心。」

身分證字號從一變成二這條路

我看著曾愷芯拿著身分證笑得燦爛,畫面在我腦海裡久久不去,那像是誕生的過程,意識到生命是自己的,她一直都是女人,終於找回想要的身體。家人心疼她挨變性這幾刀,可會不會這幾刀也沒有過去的混亂讓她疼痛?(同場加映:「成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跨性別者 Jazz 的生命故事

好險一切都過去了。

外甥女對鏡頭分享:「阿嬤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偷偷跑上臺北來看阿姨,還帶了好營養的魚湯。愷芯阿姨跟阿嬤沒有過多的交談,整個過程好安靜,但有很多感動在裡面。」

真實的世界很多時候惡意與善意都是安靜的,有暗中戳你一刀也有害羞伸來的一雙手,人們的傷口與愛多數時候也是內化的,傷痛層層疊疊,感動循序漸進。有這樣一首歌,唱著不一樣又怎樣,讓我們更為自己理直氣壯。

這不單只是從「他」變成「她」的生理手術,曾愷芯經歷的不單只是「勇敢」的情緒,她像掂腳走在兩個世界的鋼索之上,鬆開輿論的繮繩,以美麗的逃逸之姿,觸碰了更自由的自己。(推薦給你:從曾國昌變曾愷芯:我心裡一直住著一個女人

那樣子的她,在美麗之外,擁抱了自己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