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勞倫斯飾演《飢餓遊戲》凱妮絲一角讓她成為全球的新英雄形象!珍妮佛在記者會發表:「我從來沒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向她告別。」凱妮絲的堅毅形象將永遠伴隨我們!跟著《飢餓遊戲》回顧看看系列電影之於影史的三個意義。(推薦閱讀:

賣座強片《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上映在即(11月18至20日全球上映),珍妮佛勞倫斯在公開記者會發表不捨的告別。《飢餓遊戲》三部曲讓珍妮佛勞倫斯以凱妮絲身份成為全球女英雄,一手把她捧上重量級好萊塢女星的一級戰區。

珍妮佛在洛杉磯媒體試映會說起對凱妮絲不捨:「一想到當電影最終上映、一切將畫下句點,我就非常不適應。這麼多年來,這系列電影一直是我的生命。」

她談及凱妮絲時說:「我從來沒有真正感受到自己向她告別。」

關於凱妮絲在影史上留下的女英雄形象、精緻譜寫了女人的強壯與柔軟。小珍妮佛沒有準備好與凱妮絲道別,我們也永遠不會。跟著《飢餓遊戲》回顧看看系列電影之於影史的三個意義,也練習凱妮絲教會我們的堅毅。(你會喜歡:

女人力量不只存在童話

「如此勇敢的人,不應該被拘束在那愚蠢的戲服裡 。」

《飢餓遊戲》作者蘇珊·柯林斯很早就說過:「這不是一個童話故事,這是一場戰爭。」當身旁的人建議她在書寫故事時別讓凱妮絲殺死愛的人,她這麼淡淡地回答。

凱妮絲艾佛丁是一個虛構人物,作者希望藉由她給社會當代女性啟示,勇敢參政、不害怕爭取權利。當我們想起英雄形象,絕對不會忽略凱妮絲,她代表一種革命,爭取的不再是「被保護」的權利,而是為自己戰鬥的精神。她的英雄形象終於不再牽涉性感符碼,她的美麗也不必王子與公主的童話幻想來成就。(推薦你看:

戲外的珍妮佛勞倫斯也在近來為薪資權益發聲,當她起身揭開好萊塢女性歧視,電影大佬指責她像個屁孩要糖吃。珍妮佛說:「對,我就是要大家看見,當女人站出來為薪資請益,就會被人說不可愛。女性挺身而出,據理力爭地發聲,就會被稱為屁孩。我不認為有人會那樣描述男人。」(延伸閱讀:

她是凱妮絲,在戰爭中永不低頭的那個女人。

女漢子,請放心脆弱

「即使我會死,我也希望為真實的自己而死。」

凱妮絲的堅毅並非以往殺手電影裡一味的冷酷無情、成為殺人機器。她的冷酷是為了和為心愛的人,當親密的朋友被殺害時,她需要時間去哀悼,而不是立刻尋求報復。我們常以為這樣的「強勢角色」必須符合男性特質,但凱妮絲卻依然保有女性的敏感與纖細。在戰爭中她尊重所有她的敵人、不趕盡殺絕,只有在必要時她動手,因為那是唯一一條回家的路。

突破性別刻板印象,男女都可以在陰性陽性特質間流動,是凱妮絲教我們的事。「她是如此強悍有力、脆弱易碎,又如此美麗、不可原諒」是作者蘇珊·柯林斯第一眼看見珍妮佛試鏡時說的話。女漢子也可以是弱女子,即使她真是超人,也同樣會有脆弱無助的時刻

寫在第一部刺激打鬥過後,電影更著重討論女人在獲得強勢地位和主導話語權之後,還要面對何種挑戰?於是我們看見凱妮絲的徬徨、猶豫、無助感,甚至看見她在愛情裡渴望依靠的模樣。

愛是一切存在的理由

「善良的人是危險的,他們總有辦法進佔我的心。」

電影男主角彼得曾說:「我不想讓他們改變我,變成那種與原本的我完全不同的怪物。」他在電影裡就像扮演一個守候的角色,永遠安靜地等待凱妮絲回頭。在電影中有凱妮絲的愛情一向是種策略、生存的方法。凱妮絲成了愛情裡的掌舵者、甚至利用了彼得,不再是我們記憶裡總是愛情弱勢的女性角色。

然而她的生存法則只為一種善而活,走過生與死交戰、嗜血本惡。 沒有她踏入戰區保護妹妹的初衷、沒有小芸、沒有來自11區的麵包,就沒有存活下來的凱妮絲。總總起義,皆是為了和平。(現正熱映:

在那個活著多麽艱難的第十三區,我想起故事說著:「唯有愛上你的對手,才有一絲存活的機會。」我們愛著分歧、愛著不同、愛著明天,儘管輾轉,愛終究會帶我們到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