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經歷分手,你嚷著為什麼他為什麼不再愛你,你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不夠好不再值得他愛,你用盡一切力氣只為了用傷心去記憶一個人。但親愛的,可能你現在不相信:失戀,是愛情的必修課,也是幸福的必修課啊。(推薦閱讀:離開你之後,我終於有勇氣做我喜歡的自己

失戀後的她 變了一個人

忘了是多久以前,她的生命中空白了一年。因為那一年的她,太用力去愛,於是在痛苦發生的時候,那段日子被迫成了一段收訊不良的生命軌跡,想去回憶時,腦袋總是斷了線,怎麼都找不到那時候小心翼翼存放的幸福,更遑論那時候總是動不動就融化的心動。(你不是一個人:給剛失戀的妳和你

「那天,我失戀了。」現在的 X ,很樂觀而平靜地描述那個日子。但是在她的敘述下,那段日子的她彷彿成了另外一個人。

那天,她想著她已經悶著不動好幾小時了,再這樣動也不動也不是個辦法,她覺得這時候的她好像越狼狽越能表達她心中那無止盡的痛楚。於是,明明滴酒不沾的 X ,買了兩瓶啤酒,跑去隔壁房間敲了敲門,一臉苦巴巴地看著鄰房室友,「你陪我喝酒好不好?」X充滿了哀求的聲音,卻仍然敵不過室友手上的急迫工作。

「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先把這事完成了,待會就過去找你。等我一下哦!」室友看著X,知道她肯定出了點事,但礙於手上的事情,只好拼命安撫 X 。

意識到自己嚇到了室友,更打擾了室友,X於是故做堅強地揮手轉身。當自己的房門關上,她生澀地橇開了一瓶啤酒。聞了一下,嗯,是很不舒服的味道,這樣就是了。對啤酒味很過敏的她,硬是灌了一大口,「咕嚕——」酸刺刺的味道讓她起了身冷顫,是真的很難喝。

幾口下肚,X的臉頰與脖子都紅了通透,也開始產生暈眩與反胃的感覺。頭暈目眩的她躺回了床上,因為過敏而流的眼淚與因為失戀而流的淚水混合在一塊,她感覺自己更噁心了,於是又晃呀晃地走到了廁所開始催吐。

失戀後自殘的原因

「為什麼在最痛苦的時候,你不肯善待自己呢?」我歪頭看著她,想著用這些詞彙會不會刺激到她。

「那時候的我,很想要用『不舒服』,證明自己還存在。」

那一段感情,她用盡了力氣去愛,於是在真正意識到她完全失去對方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了一樣。她無法對事物感到興趣,對生活沒有期待。因為內在空白了,於是外在的生活也就成了一片荒蕪。(餵毒式的溫柔-失戀後的可能

X 很膽小、很怕痛,更是個見血就會昏倒的人。當她發現生活中已經了無生趣的時候,她發現,當只有感受「痛」的時候,她才會恢復感覺。好像除了痛覺之外,其他的五感都已經麻木。所以,X 喝不敢喝的啤酒、飆車、深夜在街頭遊盪、一個人坐在黑暗的建築物角落,她與危險相處,想要用這些危險的源頭,讓她的心臟重新跳動,儘管那些跳動帶來了更不舒適的感覺。

X 其實知道這段日子的她不快樂,傷害自己,找回感覺,卻只剩下滿滿痛不欲生的感覺。但是她不敢說,這些痛苦,她知道是她心中黑暗的一面,不足外人所道,更不是她希望留給外人看見的黑暗形象。

她只是,很想要那名男孩子知道——她其實很脆弱,也很需要他。

她分手時的率性與灑脫,只是她知道那名男孩子期待她能夠擁有的特質。她好想要讓男孩子看見脆弱、需要保護、需要被照顧與安慰的她就在這裡。但是她無法告訴男孩子這些日子她的生活。因為男孩子事實上並不在乎她好不好,而就算男孩子知道了,他也不是因為愛而來,而只不過是因為內疚而來。

先相信有一天會幸福,才能重新擁有幸福

於是,這些殘存的理智讓 X 的斷線與自殘沒有持續太多天。最後,她鼓起勇氣再次打開她的房門,找了鄰房室友一起去散步,斷斷續續地說出這段時間,她是怎麼糟糕地對待自己,然後在室友的陪伴下,不斷哭泣地跟自己道歉,然後再大聲地跟自己說,「我的生命不會結束在這,因為事實上,還有很多人在乎我、有人愛我,我會這麼痛苦與悲傷,是因為我用力愛過的證明。不是因為我太糟糕,而只是因為我太在乎,才會受傷、才會痛苦。從現在開始,我會漸漸地不那麼在乎他,更多一點在乎其他人跟事情。」

事實上,X 並沒有在那句話說出的隔一天就歡心接受新生命的開始,她一樣在聽到男孩子名字時會錯愕,一樣在遇到兩人共同好友時會戰戰兢兢地怕對方問出不該問的問題,一樣在收拾物品時看見男孩子留下的物品而愣著半天。但儘管如此,她在每一次心傷的恍神後都會把專注拾回、問題拋回、物品收回,並且找回屬於她自己的生活。(最終話:明白愛,是在受過傷之後

三年過去,現在的她坐在我面前,手機裡還存著她與男朋友的合照。她終於有勇氣把這段故事說給陌生人聽,因為她知道,她不是唯一一個在失戀後會傷害自己的人,只是,當時深陷在痛苦的自己,不敢相信她有一天也會再也沒有遺憾地,走向另外一個人的懷中,然後享受著真正值得的幸福。只是,她說我們得先相信,那一天肯定會出現的!

而現在的她也相信,把這段傷疤留在記憶中,會讓她下一次面對情感中的挫折時,不再那麼無助、挫折與自卑。

「會傷痛,是因為你們太用力握著不適合你們的愛,而不是因為你們不值得愛。沒有速成藥膏可以讓失戀的痛苦消失,你們只能漸漸地放鬆手,然後用一段時間,慢慢找回你能掌握的事情。那時候的你,才會再次握住讓你感覺到溫暖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