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反課綱、《蘆葦之歌》或是之前李前總統對於「慰安婦」議題的發言,這篇用六個面向的論述幫你統整關於慰安婦你該知道的事。傷痛不該被抹滅,史實不該被扭曲,因為慰安婦不只是歷史課本上的三個字,更是值得大家正視的人權、女權議題。(哼著阮的歌:慰安婦不只是歷史課本的三個字:《蘆葦之歌》唱出阿嬤的柔韌生命

個人想談這篇文章已經好一陣子了,但是因為李登輝這篇訪談一出來後,瞬間引爆國族與黨派的戰爭,並且波及甚廣(包含反課綱在內)。因此,為了讓大家降低其他影響、並更加聚焦於慰安婦,所以選在此時撰寫。

李登輝接受日本媒體Voice訪問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其實一直很猶豫,因為這牽扯到政治與國族意識過多,並且還有許多時代背景與歷史痕跡的影響。然而,我始終覺得慰安婦議題不該停留在爭吵,而更應該釐清各方言論中的「實情」。

而為了避免過多政治聯想,我直接以《Voice》雜誌中李登輝這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開起討論(【島弧・黑潮】──Japan Broadcast 對訪談的中文翻譯)。在訪談中,只有一段談到了慰安婦爭議:

「另外,馬總統還發表了要在台灣建立慰安婦的紀念館。據說馬總統還說了『從大約二十年開始,我就一直支持著台灣以前的慰安婦』等發言。說到二十年以前,那是我還在當總統的時代。當時馬氏是我的英文翻譯,所以我跟他很熟。但是他一直支持著台灣慰安婦一事我則未曾聽聞。台灣慰安婦的問題已經了結了,這是很清楚的,現在才又炒冷飯實在毫無意義。」

而對此我們可就後續媒體與政治的爭論,大致分幾點討論:

1. 從未聽聞馬英九一直支持著台灣慰安婦?

李登輝批評馬英九這十幾年來支持慰安婦的言論,並說他從未聽聞。然而,從《婦女救援基金會》(以下簡稱婦援會)2012年轉貼馬英九文章的附文(原文連結),我們可以很清楚了解到「馬英九的確關心慰安婦至今的確差不多20年」。而這篇文章其實也並不算難找,只要在 Google 打上關鍵字「馬總統 慰安婦」或「馬英九 慰安婦 婦女救援」就會出現在第一位,而作為台灣唯一全力支持與聲援慰安婦的民間團體,奮鬥數十年至此,我想婦援會在這方面並無說謊之可能。

婦援會2012年轉貼馬英九文章的附文

 第11屆日軍慰安婦問題亞洲團結會議

2. 馬英九炒作慰安婦議題?

承上,李登輝批評馬英九的第二個重點在於「炒作慰安婦議題」,而這陳述是否正確呢?我想是一半一半。首先,針對安倍的二戰70年談話,馬英九發表了以下回覆:「但令人遺憾的是,他沒有對慰安婦做出明確道歉。」、「中華民國政府相信日本願意反省、檢討,但作為一個朋友,希望日本在這方面能做得更多、更好。他還說,若日本想跟東南亞國家修復關係,這正是一個關鍵」。而以上回覆跟其他受害諸國相比之下,十分「溫和」,甚至比民間團體在0814國際慰安婦日當天的聲明更加「無批判性與捍衛性」。

相關報導:安倍反省二戰 馬英九遺憾沒對慰安婦道歉

而對於國內的「反課綱運動」,馬英九則一改對日在此議題的溫和態度,不僅大聲批判,甚至引用 CNN 的報導來大肆痛批,並且數次在媒體中強調慰安婦「她們是被迫的」,不可能有非被逼的情況。

對此,雖然我們都知道討論慰安婦的被逼/自願與否根本為假議題,婦援會已對此多次發表過相關的討論與調查(請參考下列重要聲明連結),但我們仍需要馬英九本次的談話細細討論。首先,CNN 上這篇「iReport」根本就不是 CNN 的報導,而是給台灣的「讀者投書」,且當我們查詢文章作者 VidocqLee 的數篇發表內容時,不難發現其政治色彩。

此外,婦援會從以前到現在的數據中都很明確的記錄著「有慰安婦是屬於自願的部分,但是比例極低」(還要加上慰安婦的種類與處境差異甚大,慰安婦中有極少數是屬於「軍方性工作者」,而非軍事性奴隸,但這類型通常只有日本女人才可擔任),而馬英九如果真的如此關注議題,他應該知道此「歷史事實」。但是為了自己的目的,他仍故意選用如此絕對性的字眼,還引用錯誤資訊來痛批「反課綱運動」,這不僅仍扭曲了部分歷史,更讓這「假議題」繼續炒起,讓大家反而忽視慰安婦人權的部分。(關於反課綱這件事:為什麼反課綱微調?街頭聲音:歷史應符合在地主體性

CNN iReport : The power game behind high school students

婦援會聲明稿:讓『慰安婦』的歷史論述回歸人權的脈絡
CNN iReport 中 VidocqLee 的投書 《The power game behind high school students
相關報導:馬英九看「蘆葦之歌」哽咽:仍有人懷疑慰安婦是自願

3. 馬英九對於慰安婦是否真的如此多支持與貢獻呢?

我個人只能給出 NO 這個答案,在私人方面我們無法得知馬英九到底給了婦援會以及阿嬤們多少協助,但是在「國家」的公領域,我們可以確認的是:台灣政府對於慰安婦的「平反」與「捍衛」微乎其微。

誠然,台灣政府有給與阿嬤們補助,幫助他們的生活;然而,在更為重要的歷史平反部分,從提告開始到這幾年的抗議,政府到底做了什麼我想大家都看在眼裡,跨國訴訟幾乎都是民間自發(包含日本自願律師團的協助),整個歷史蒐證也是民間學者自發參與,對日本交流協會與靖國神社的抗議也都是民間團體在努力。

我們並未獨批馬英九,而是事實上在這麼多可施力且最該努力的事情上,台灣政府歷任總統皆未真的盡力。

4. 李登輝認為台灣慰安婦問題已經了結

對於李登輝『台灣慰安婦的問題已經了結了,這是很清楚的,現在才又炒冷飯實在毫無意義。』這句話,個人完全無法接受,因為這分明是扭曲事實與歷史到了極限!

日本政府至今對於慰安婦仍採取不談不認的態度,對此李登輝完全無視,並在毫無歷史證據的情況下一再強調『慰安婦問題已經結束』,如果真的已經結束,那為何這幾位阿嬤還在苦苦撐著等待?為什麼蘆葦之歌還要上映?這種扭曲歷史、賤踏人權的態度委實讓人無法接受!而且此類言論私下談論就已不該,身為「前總統」的代表性在討論「國家等級」高度的議題時,居然公開發表這樣的言論,可謂「完全失格」!

不論你自認身為哪國人,慰安婦阿嬤就是你的國人,而你沒有權力這樣踐踏他們的尊嚴、清白、血淚與歷史!(聽婦援會執行長談慰安婦:用溫柔延續慰安婦生命記憶:專訪婦援會執行長 康淑華

 剛上映的蘆葦之歌

5. 李登輝的時代背景無法合理化對於慰安婦的言論

令人無奈的是,在李登輝訪談被報導後,就變成馬英九與李登輝的筆戰,而在許多支持李登輝的文章中都提及『時代背景』。這個論點本身相當好,符合許多心理、社會與歷史的脈絡研究。然而此論點完全無法「合理化」李登輝對於慰安婦議題的言論。一個人的認同為何跟他的生長背景有極大的關聯,這我想大家都同意;然而,不論你自認身為哪種人,都不該扭曲歷史!以李登輝的才智、高度與見聞(而且還受過學術訓練),他不可能不知道慰安婦當時的情況,但是他仍選擇無視與扭曲,這無論如何都無法讓人認同!

此外,有人認為因為李登輝認為自己是日本人,所以為自己國家護航才是正常。事實上這是錯誤的認知,《蘆葦之歌 慰安婦阿嬤光影紀實》粉專中近期就分享了一系列「日本志工為慰安婦爭取正義的紀錄」(例如『蘆葦手札』 - 淺井桐子 日本志工 #1),而且從對日本的跨國提告開始,以藍谷律師為首的日本「自願」律師團就一直在阿嬤身邊(藍谷律師辭世時婦援會的感念),這些再再都顯示了只要有意願就能找尋真正的歷史,或許對每個人來講難度不同,但那不是辦不到,人權與歷史不該被掩埋!

 『蘆葦手札』 - 淺井桐子 日本志工 #1

藍谷律師

6. 民主為大,其他人權與議題只好暫時無視? 

最後,近來許多的論點中都提到李登輝對於台灣民主的貢獻,並以此將其列為民主典範與台灣典範,而因為人非完人,在民主與國家的「大者」下,其他事情無法避免的需要「暫時放置」或無奈地「被忽略」,以顧全大局。

對此,為避免牽扯過多政治,也為避免主題失焦,加上個人對於「民主」研究的專業度不足,對於李登輝的民主定位我無法做出任何評論;而對於「哪些才重要,哪些該被捨棄」的長久爭論,更是無法做出評斷。

但讓事情回歸到慰安婦本身,我們只能呼籲這件事不該被這樣「蓋住」或「遺忘」。在民主的歷程中,歷史的還原是必須的,也是轉型正義所必須落實的根基。沒有正確的歷史,不去面對真實已存的人權議題,那麼民主的進程將令人擔憂,而弱勢與受害者更無法得到應得的保障。(延伸閱讀:五分鐘洞見世界:難民偷渡與人權議題的歐洲兩難

而在《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中,我們討論慰安婦的前一段最後,李登輝寫下了「這是歷史事實。扭曲歷史事實是不為眾人所容的。」而我們也希望這句話不只是自我諷刺,而是眾人所該前進的目標。

慰安婦是全台灣所有人民、所有政治人物所該正視之事,而歷史的真相需要被還原與承認,日本政府、當初的迫害者以及現在仍在扭曲與竄改這段歷史的人都須要對慰安婦道歉。

Comfortwomen never be forgott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