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週報】單元力求輕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讓你輕鬆帶著走;一個議題,讓你細嚼慢嚥。少少的時間,一起來嚼嚼!這次我們關注波多野結衣悠遊卡延燒效應,也來考驗自己:你怎麼觀看情慾

波多野結衣悠遊卡新聞延燒一星期,新聞一爆出,無處不是負評。波多野結衣的身影從男孩們在青春裡細細珍藏的謎片成了棄如敝屣的「猥褻悠遊卡」。台北悠遊卡公司擬將波多野結衣公益天使卡盈餘捐給社福團體做公益,社服單位不領情的說:「只要悠遊卡畫面沒有猥褻畫面,沒由不接受捐贈。」悠遊卡沒了販售空間,打算在網路傳播,柯文哲一聲喝斥:「不要再把事情鬧大,禁止公開販售。」

當「女神」只能留在黑夜裡幻想

昔日台灣人稱的「暗黑林志玲」、「正妹嚴選」頓時成了大人小孩都鄙視的人物。彷彿 AV 女優染黃了社會純潔、色情玷污著孩童純真的殿堂。新聞畫面中大人依然拿出「不看、不聽、不處理」原則對待小孩,永遠不堂堂正正地告訴小孩「AV 女優是項職業」;當報章雜誌裡只能在暗夜裡打手槍的男孩信誓旦旦的說自己一定不會購買波多野結衣悠遊卡,昔日女神一夕崩盤,什麼女神,只是留在幻想裡的暗號。

以波多野結衣之名,讓情慾自由

然而就在這兩天,網路上開始出現了「波多野結衣悠遊卡」的喊價拍賣;9/1凌晨整點北市悠遊卡公司電話預購開賣,3萬張卡四小時後全數售罄。台灣男性雜誌「FHM 男人幫」更在臉書發起「無限期支持波多野結衣」活動口號,他們表態:「人各有志。你可以活在偽善中,可以以高道德標準看待任一事件,只是,男人幫認為,當人在面對慾望時,必須誠實且坦然,唯有理解慾望,以不疾不徐的姿態,審視並掌控慾望,才得以不讓欲,變成惡」

不讓欲,變成惡。有人說波多野結衣悠遊卡的販售本來就是為了取悅男人而存在。女人的身體為什麼只能為男人存在呢?一直以來「用肉體取悅男人」是一項羞恥不好意思被說出口的事,當 AV 女優被冠上「淫蕩」之名,當 FHM 男人幫以擁抱波多野結衣之名發起活動,為什麼身為女人的我們不敢正視那相似的身體構成與相似的高潮?「無限期支持波多野結衣」支持的不只是性產業工作者,更是每個人情慾的自由。

脫掉的衣服,為什麼一定要穿回去?

當所有女星渴望用「實力」把脫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波多野結衣披著輿論活了七年。她在蔡明亮電影裸體上陣,只有小露身體的「表現」讓影迷大喊失望。她在受訪時曾表態:「雖然《沙西米》中的『淺野夏美』是為了瀕臨死亡才脫離 AV 工作,但,某種同樣的逃避心態卻是我一直以來的期望」。

或許波多野結衣真正想逃離的不是 AV 產業,而是病態的社會潛規則——只把性生活埋在黑夜、明明昨夜才看著 A 片打手槍今早卻在新聞上批鬥色情、不對孩子有任何性教育的台灣父母。在網路湧上的支持浪潮中,我們渴望 A 片不再只能點擊下載不能發聲談論;我們期待這世界有更平等的色情,當人們想起 A 片時不只眷顧男性。(推薦閱讀:

從「#FreeTheNipple」到「波多野結衣悠遊卡」,我們申訴的不再是「猥褻畫面」,更多人願意「下海」站在所謂猥褻一方,勇敢的為情慾上訴。也讓人重新思考:脫掉的衣服,為什麼一定要穿回去?我為什麼不能裸露的坦蕩蕩、為什麼不能展現我鍾愛的身體局部、為什麼不能分享人體的美好?

我想,真正下流的不是口爆、顏射、不是那些被非法下載的一部部謎片,更不是成為男人慾望眼光中的女人裸體,而是把 AV 女優視為穢物的思考。

我們都是那個波多野結衣

我們都該重新學習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政治正確。當一個人過分相信真理,就表示他失去了自己真正獨立思考的能力,在前浪一片謾罵過後,後浪打來一片支持波多野結衣的聲浪,不只為波多野結衣站台,更為情慾正名。(延伸閱讀:

但願那一天很快來,性工作者的身體與良家婦女的身體可以不必再對立,女人能享受展現慾望的過程,懂得在性愛中擁有歡愉是深刻的、脫下衣服的我們是舒服自在的、觀看謎片的我們不必躲藏在漫漫深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