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唸書的時候、出國工作的時候,每逢佳節你渴望遠方有人和你望著同一片天空,吃了再多異國美食都比不過家的味道。家是我們的起點,也是終點,是走得再遠,都回得去的地方。(推薦閱讀:)

 

「我心繫著家,於是我無法飛得太遠;然而家繫著我,所以飛的時候,我不怕危險。」——圖文作家恩佐


(圖片來源:Agnes Jagmine

在這個不是孩子、也不是大人的階段,我們離開家,奔向世界。離開的時候不能回頭,只有抵達的時候,才敢輕輕和家裡說一聲:「我到了。」七首歌,送給想家的你、回家路上的大孩子、再度離家的小大人。

1、遙遙想家——Family of the Year Hey Ma, “Hey, Ma. What's new at home?“

「家裡還是老樣子嗎?有什麼新鮮事嗎?」這大概是好久沒回家的我們,共同的問題。而比起曾經生活的地方,我們更在意的是:好想要見你們一面。

美國獨立民謠樂團 Family of the Year,最近有一首頗為知名的 Hero,出現在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和電影《年少時代》配樂。他們的曲風清新,以男女合聲,帶著我們回到七零年代的美國,在現代紛擾眾聲中,靜靜唱著對家鄉的深深思念。(推薦閱讀:

2、現正歸去的方向——羅大佑〈家〉

「誰能在最後終於還是原諒我,還安慰我那創痛的胸膛」

在《女朋友。男朋友》最後響起這首歌的時候,大概很少人沒有紅了眼眶。小時候,我們急著逃離,掙脫父母的掌握,要自己闖。家給我們的傷害、我們給家的傷害,那麼疼痛。但最後,家依舊是我們心之歸屬;也只有最親愛的家人,在回頭的時候還是等在原地,原諒我們,祝福我們,愛著我們。(推薦閱讀:

歌曲最後,羅大佑滄桑的嗓音,融合世界名曲〈我的家庭真可愛〉,讓我們反覆咀嚼家的五味雜陳。

3、從很遠的地方到家——蕭邦-E小調前奏曲 Frédéric Chopin - Prelude in E-Minor (op.28 no. 4)

指揮家班傑明在 TED 的精彩演講「音樂的魅力」中,以幽默的展演帶著觀眾,進入蕭邦這段樂曲。

死亡有時候,也像是家,一個我們終究會歸去、回返的地方。這首曲子曾在蕭邦的喪禮上演奏,旋律悲傷、緩慢,和弦不斷重複,迴盪、迴盪、迴盪⋯⋯直到最後終於彈到「對的」和弦,帶著人們從很遠的地方終於到家。

4、讓水帶著你到家——Cicada〈匯流向海〉

這是我最喜歡的後搖樂曲。Cicada 是「蟬」的意思,這個團名的原由是因為,「人們察覺到蟬的出現,往往是因為聽見牠們的聲音,而不是看見其形體。」不同於一般較「重」、較炸裂的後搖團,Cicada 以鋼琴、木吉他、小提琴、大提琴為主,曲風優雅細膩。

帶著耳機,閉上眼睛。你會以為自己置身流水,水流簇擁、承載著你。而後你就是水,你從四面八方,奔向唯一的歸屬,奔向海。

 

5、在遼闊裡平靜——Of Monsters And Men - Slow and Steady

“I move slow and steady, but I feel like a waterfall.”

獸人樂團來自冰島,曲風非常獨特,你幾乎可以感覺空間是如何曠遠、放大,所見可以如何遼闊。看過《白日夢冒險王》的話,應該會對他們的 Dirty Paws 不陌生。

MV 中,鷹在空中平緩地飛,在雲霧中,經過壯闊的白色冰川之地,slow and steady。

我曾以為,家就得小,像是我們家狗兒喜歡蜷縮的角落。然而原來不是的。它的確很小,合身得剛好,但它給予我們的力量,卻是巨大的存在,並不激動,但強大澎湃,如山河萬世,如冰河曠達,如瀑布滂礡,於是我們如鷹,獨自穩穩地飛。(延伸閱讀:

6、再度離家——宋冬野〈安和橋〉

「讓我再聽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誰能受得了這一句「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而不落淚、不微笑、不衝上前投入懷抱?

在台灣的我們,可能永遠難以想像,在同一片土地上,家可以有多遠。中國歌手宋冬野,以北方漢子的粗獷嗓音,唱出他對家鄉的濃濃情味;編曲裡獨有的馬頭琴聲,雖是北方記憶,卻令遠在南方的我都泫然欲泣。(推薦閱讀:

從「你好」到「再見」,太近。我又得走了。離開前,讓我再好好看你一遍罷。

7、勇敢道別,勇敢長大——盧廣仲〈大人中〉

「他說加油,讓我為你感到光榮。」

長大後,我們都離家出走。有的人離開得近,有的人遠,有的人再沒回來,有了新的家。

什麼是遠方?愛人不在身邊,就是遠方,於是我們學會把家放在心上。再後來我們發現,其實家滋養著我們這麼多年,它早就流淌在我們的血肉,藏在我們的一言一行,跟著我們去到遠方。(同場加映:

家不是一片屋頂,不是一張床,而是有著愛與歸屬的地方。有人說,無欲則剛,有所眷戀的人,就有了弱點。然而我卻知道,因為有了想守護的地方,有所愛之人,所以我們在乎,我們害怕,因而我們才更剛強。

送給所有把愛扛在背後,大步往前的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