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國際著名的音樂家坂本龍一,不只致力於音樂,更積極推動反核、護樹等社會運動,對他來說,音樂不只是抒發私密情感的出口,更是替弱勢發聲的美妙樂音。音樂,是神奇的魔術,把不同的時空、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我們,凝聚在一起。(推薦閱讀:永恆的愛與和平!色彩斑斕的胡士托音樂節

在飯店裡打開電視轉到 NHK 電視台正好在播坂本龍一的專訪。So inspiring!大家對坂本的印象大多是1983年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的“末代皇帝“, 我對坂本的音樂的印象則是很“日本味”,以鋼琴為主軸的配樂。一直到今晚看了這個專訪⋯⋯

「人們常問我,你的音樂好多種曲風,到底哪個才是 the real Sakamoto?其實音樂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曲風的分界,它們是多總存在我腦海的元素的一種結合。像是不同的材料你把他們疊起來,用根竹籤串起來,跟串燒一樣(果然是日本人,哈)。」——坂本隆一

「小時候班上寫作文關於”長大後想做什麼“。班上同學大多寫,我想當總統、我想當醫生、我想當律師;我寫:『Nothing,我只知道我想跟別人不一樣。』」—— 坂本龍一(同場加映:30歲時,妳敢面對自己20歲的夢想嗎?

在「末代皇帝」電影配樂獲得金馬獎以後,坂本參與了各式各樣的音樂製作 projects,其中也包括幫奧林匹克競賽寫開幕典禮音樂等等。40歲的那年,他開始想著剩下的人生除了音樂想做什麼?這個社會除了音樂他還關注著什麼?他長時間參與支持反核運動,另外也加入栽樹計劃、綠化地球。(推薦閱讀  聽德國談核安:為什麼寧可漲電費也要廢核?

2001年,坂本身在紐約經歷了911, 那是一件當時在大紐約地區的人們心頭久久無法釋懷的災難。他開始思考他能用音樂爲這個世界帶來什麼。911事發之後,坂本連續三天沒有聽任何音樂,每天只看著新聞關注是否還有獲救的生還者。他徒步到了 world trade center 旁,在那旁邊的公園裡,災後的76小時,他聽到了911後的第一首音樂:一個音樂人在那裡彈唱著 Beatles 的《Yesterday》。那時候,坂本突然覺得,Yeaterday這首歌還有歌詞在這個巨災之後是多麼貼切,力量多麼大。(同場加映  獻給台灣和香港無眠的夜:找回勇氣的溫柔革命歌單

於是他開始想著,他能用音樂再做些什麼事?包括環境保護議題、包括生態問題、另外也受到紀錄片《I Shouldn't Be Alive》的啓發,坂本發起了反地雷計劃。介著音樂,有在北極錄製冰板塊融化的聲音、有熱帶雨林的元素,融合在他的音樂裡,製作了《Zero Landmine》。藉著他的音樂告訴人們更多值得關注的事物。(推薦閱讀:不只是童話!「冰雪奇緣」教台灣社會的 4 件事

好讓我尊敬的前輩啊!一個偉大的音樂家、藝術家,有時最難能可貴的不是那彈得一手好琴的雙手;不是那寫的出好聽的曲子的金頭腦;而是那顆時時想著如何用自己所善常的媒介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單純的意念,單純的執著, 而美好。Cheers to Sakam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