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還記得2010年《阿凡達》入圍九項奧斯卡的盛況嗎?那你一定不會忘記悄悄打敗它的《危機倒數》,導演凱薩琳可是第一位獲得最佳導演的女性呢!喜歡劉德華的朋友,也一定還對《桃姐》記憶猶新,女導演許鞍華平鋪直敘地刻畫出老人生活的視野。眼光放回台灣,在眾多男性存在的電影界,可以看見小棣導演獨樹一格,不拍打打殺殺,一直一直為小人物發聲。這次的週三女人日,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用影像發光的電影界女導演們吧!(上週回顧:你認識她們嗎?三位把愛提升至更高境界的女作家

 

 

 

首位奧斯卡最佳女導演 凱薩琳畢格羅

你可能不認得她的名字,不過你不會忘記她是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女性。

凱薩琳畢格羅,2010年以《危機倒數 (the hurt locker)》一片,成為首位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女導演。

凱薩琳崛起是近15年的事,但她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經在拍片,不同於其他女導演偏向愛情兩性類的題材,她的作品主要以動作、戰爭類型居多,凱薩琳說過:「我不喜歡暴力,但不得不承認,我對暴力非常感興趣。暴力存在我們生活周遭,是構成這社會的一部份。」凱薩琳的電影雖然看似充滿暴力,但有其他非常多成分,是關於愛、希望與救贖。(從女攝影師視角看戰爭:《一千次晚安》捍衛正義的女性英雄

「我不縱容暴力,我認為電影是種警示,敲響一聲有意義的警鐘。」

《危機倒數(The Hurt Locker)》電影片頭,引述紐約時報記者克里斯.海吉斯(Chris Hedges)寫過的一段話:「戰鬥的衝擊是一種癮,強效而致命!因為戰爭就是種毒品(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 for war is a drug)。」不同於許多的反戰電影,用毒癮的概念來闡述戰場上的生死情緒,讓觀眾對戰爭有了新的視野和思維。

危機倒數之後,凱薩琳繼續執導了《00:30凌晨命令》,敘述美國追殺賓拉登事件。她說這是一部深刻的道德影片,她質疑武力使用,質疑以「找尋賓拉登」名義所做的一切事情。(延伸閱讀:當政府的暴力正在發生,你還能冷眼旁觀嗎?

凱薩琳認為電影是非常好的機會,去對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有所評論。「這是一場無法取得勝利的戰爭」,凱薩琳用膠片,用她擁有的唯一媒介,唯一的機會,去關心她關心的問題。

「如果女人拍電影有什麼限制的話,我都會忽略,有兩個理由:我不能改變我的性別,我拒絕停止拍片。」

凱薩琳說,性別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對自已負責,她認為她與男性導演之間並沒有任何差別,都是盡自己所能的表現到最好,試圖達到目標,努力拍出一部又一部的好電影。儘管如此,她也曾表示,清楚知道無論在哪個領域,女人的旅途都顯得特別遙遠艱辛,她也希望有更多女性來執導筒,用屬於自己的觀點創造更多部好電影。(從電影看女性:永不重返愛情與婚姻:《落跑新娘》與落跑的女性主義者

下一頁,從《桃姐》看香港女導演許鞍華的魅力

和《桃姐》一樣謙卑而洪亮的香港之聲 許鞍華

「大滿貫」:在香港電影界的意思是,同一部電影同時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拿下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和最佳男、女主角。大滿貫的奇蹟目前只出現過兩次,一部是《女人四十》,另一部是《桃姐》,這兩部都出自于她的手,她,是許鞍華。

「太舒服的生活要小心,不能沉迷。」

許鞍華,香港知名女性電影導演、監製、編劇。從英國留學念電影回來,那時候許多人對她有所期待,而後果然不負眾望,當了助理三年,升格當導演,第一部電視劇《獅子山下》和電影《瘋劫》都佳評如潮,接下來的作品都是叫好叫座,剎那間,她變成最火紅的新導演。大家肯定會以為她會變得很有派頭,但並沒有,她依然故我地過著簡樸生活,對於自己的作品,總能找出缺點,把自己的電影數落一番。

她不富有,因為她的片子比較文藝一些,所以常常很難找到投資人,別人都怕投資失敗。所以,她的拍片計劃可能五部只拍的出一部,以她的經歷,如果拍商業片,籌措資金不會太困難,但是她就是想讓自己處在一個失敗的境地裡,她害怕沈迷在安逸的環境下。

她認為處在失敗裡,才會有欲望努力,才不會停下腳步,才有辦法更認真地繼續拍片,讓片子一部比一部完美。只有身在失敗處,才能夠虛心接受意見,始終保持一顆謙虛不驕傲的心。(推薦你看:飛越高越謙虛?不去太空也知道的人生哲學

 

「完善的制度加上靈活性,香港電影才會越來越好。」

 

許鞍華導演的電影作品類型很多,包括:文學改編、半自傳體、女性議題、社會現象、政治變遷等等,都是她所關心的、值得討論的現象或議題,身為香港電影新浪潮的一員,為香港電影帶來很多新的靈感。

對於日漸低迷的香港電影圈,她說,香港電影人都很靈活,所以不需要靠著完善制度,很多人就可以負責很多事,或者很可以臨時解決突發狀況,這樣很好,但再怎麼好,也因為沒有制度,香港電影就不會是最好的。(延伸閱讀:捍衛所愛!從香港遊行看我們的世界

她認為,觀眾看的不是片子本身,而是導演如何詮釋那個故事,現在觀眾的口味也不同了,因為市場改變了,香港和大陸的的市場是分不開的,她建議,可以和大陸合拍有資金、有商業計算的片,來獲得中國市場,但她更呼籲香港電影人,應該堅持拍一些本土電影,因為每個地方都需要自己的電影發出本土意識的聲音,畫面和故事有本土意識的同時,要跳出來,因為要讓世界也可以認同這個價值,要拍出觀眾會看的電影,才能真正實踐自己想法。

 

許鞍華的電影裡,句句都是智慧。

 

離騷的偉大就在於,它以女性為中心,在我的詩論裡,凡是輕視女人的詩人都是二等詩人。——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

即使沒有別人給你理由,生命依然值得堅持。 ——《桃姐》

人生最甜蜜的歡樂,都是憂傷的果實;人生最純美的東西,都是從苦難中得來的。我們要親身經歷艱難,然後才懂得怎樣去安慰別人。 ——《桃姐》

「我本來就是一個老古董,從小到大就是古板,做完好學生,就想做好爸爸、好丈夫、好老師」 ——《男人四十》

人生,是很過癮有趣的啊。——《女人四十》

 

我們在許鞍華導演的片子看到很多東西,淡淡的描述,卻感動萬分,她的謙卑和智慧,讓香港電影界一直保有那一份光芒。

 

 

下一頁,愛台灣的大人物 王小棣導演

看透小人物的大人物 王小棣  

王小棣,臺灣知名電影、電視劇的編劇和導演,大家口中的小棣老師。

「只要往前走,你就進步了!」

小時候,王小棣不同其他的哥哥們,她不愛唸書,成績非常不好,但非常喜歡打籃球,甚至一路打到當時籃球國手都會去的女籃校隊,以為自己會保送師大體育系,然而,恩師的一句話改變了她的一生,畢業典禮當天,導師把她叫來身邊說一聲,「你可惜了」。結果她心念一轉,告訴自己該往前走,不能再這樣原地踏步,然後就去考了聯考,上了文化戲劇,再念到戲劇碩士,從此開啟她的戲劇之路。

「我是比較社會主義的,特別關心比較基層的、比較少資源的。」

小棣老師的戲和電影,都是描繪社會上小人物的故事,故事各個不同,但關懷的本質沒有改變,人,是最吸引小棣老師的風景。她認為這些小人物很難受到社會的關注,但她往往受他們吸引,並在他們身上看見驚豔的生命故事。

《大醫院小醫師》、《波麗士大人》、《刺蝟男孩》、《酷馬》,沒有太多的炫技,她拍出台灣市井小民的真誠情感和生活點滴,她拍大家不清楚的醫師、警察、受刑人和中輟生。因為自己的性別打扮認同,她說她很能體會到成長的不容易,她想拍出那些質疑摸索的過程,她想拍出屬於台灣這片土地的故事。(延伸閱讀:跨性別模特兒,傾聽身體的聲音

「台灣有自己的市場、故事,如果連我們都不能好好地說台灣的故事,真的很悲哀。」

小棣老師說她的成就,就是讓大家也可以看見這些小人物的成就。小棣老師願意去看見別人的好,願意打從心裡珍惜,於是成了大家口中的老師,她,超越一個導演,是許多年輕人的心靈導師。(相信台灣愛台灣:台灣要更好,大陸不會是唯一的解答

「台灣走了這麼長的路,誰能忍心看它退步?我們都是小人物,但是天下興亡就是看匹夫。」

中美斷交那年,小棣老師因為一顆愛國心,覺得台灣都沒有了我還念什麼書,就放棄舊金山電影碩士的學業回到台灣,一直到現在,小棣老師不斷關心社會議題,核四、文林苑、大埔事件,她認為導演不必只待在片場,面對國家動盪,她和父親一樣,希望解決不確定,一直期待著國家更好的樣貌。她慶幸這幾年有許多年輕人投入公民行動,不管任何議題中,都可以看見青年身影,讓她不致於對未來感到絕望。(我們不遺忘:寫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年輕世代的下一步,結束才是開始

小棣老師的作品,看的時候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看完會心生某種力量。他說過,拍戲就是不斷的學習,也許看電影、看戲也是一種不斷的學習,她用戲劇、電影為社會注入溫暖,把另一種形式的「社會運動」烙印在觀眾心裡。小棣老師相信,就算生活上再怎麼多坑坑巴巴和不愉快,還是會有更多人,用各種不同的方法,為這塊土地帶動更多、更美好的、正向的循環。(延伸閱讀:聽德國談核安:為什麼寧可漲電費也要廢核?

 

 

回顧週三女人日系列專題!女人,可以不一樣!
〉〉女人的獨有率性,相信每種愛都值得喝采的五位女歌手
〉〉他們就是名牌!「時尚」代名詞的五個經典女人
〉〉你認識她們嗎?三位把愛提升至更高境界的女作家

資料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來源

文字:womany content lab / 謝旅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