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想做什麼樣的事?也許你想做的事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那是你真真切切渴望的,是生活的熱情來源,不要害怕的擁抱它吧!再怎麼微小,堅持下去,等到有一天就可以發揮力量,那是一加一加一加一的龐大力量,相信你自己,能量會隨之傳遞蔓延,所以小芽會有長成大樹的一天,一起用自己的方式,散播能量種子吧!(推薦閱讀:練習幸福的關鍵字:相信堅持的力量



「我們在乎的不是觀眾的人數,而是觀眾的深度。」

在上星期我與我的小夥伴們 Miss Alpha,以及一群來自香港基層社區的中年媽媽與青少女一起合力炮製了一套名為《蔓延》的戲劇公演活動。《蔓延》是一個講述老中青三代香港女性戀愛經歷的故事,在故事中除了帶出各位演員在不同人生階段的戀愛觀與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外,在演出中亦嘗試以藝術的方法引起香港社會對有關「戀愛暴力」議題的關注。所謂的「戀愛暴力」除了是指戀人間借著親密關係而對方作出身體上的侵害及性暴力行為外,更包括了過度的精神操控,例如為了滿足個人的佔有慾,而封鎖伴侶一切的社交生活或興趣追求的空間。(推薦閱讀:親密關係的暴力,好姐妹如何保護你

在演出前,我們用接近一年的時間去為這群美麗的媽媽和女孩們準備了不同種類的性別工作坊,以戲劇和舞蹈為方法,一方面向她們分享在父權制度下,中國傳統女性性別角色定型。另一方面也讓她們以藝術重新梳理屬於她們自己的人生經歷。當中令我們驚訝的是在整個過程中,原來有很多參與者的成長和婚姻中也是曾經被這些所謂的「你要有女性美德所以你要犠牲 XXX、女孩應該 XXX」的傳統制度和定義所壓傷,而當中有很多心靈中的傷口更是一直未被處理。(更多女性意識討論:太陽花女王與黑紗女:父權社會共犯結構與主流女性主義的侷限

說起中年的媽媽,也許大眾會認為她們是自己會走會動又相對有經濟能力的成年人,生活理應是較為自主,可是在傳統的家庭制度中,她們卻是最為沉默無聲的一群,特別香港雖然貎似是一個制度平等開放的國際城市, 但是對於「男主外女主內」的文化風氣仍是非常牢固。夫婦間養育兒女,照顧家庭的責任往往是落在天生比定義為較有「母性」的女性身上,在香港本地缺乏完善的托兒制度及對家庭友善的政策下,有很多原本有一技之長,或是曾經受過教育的女性,也是會成為最終「被家庭選擇」或「被逼自己選擇」留在家庭中擔當全職家庭主婦的一職。(別看輕自己: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對這些媽媽來說,長期停留在家令她們失去與世界熱絡交往及再次投入全職工作的能力,而在缺乏退休保障下,她們的經濟基礎亦只能仰賴給丈夫和兒女的幫助,因此她們的世界亦只餘下家庭和廚房。(換個角度看:新女性之聲:家庭主婦的時代來了

她們亦同時由一位對戀愛抱持著一種美好幻想的少女,到整天只能待在家裏碎碎唸的中年婦人。在面對愛情的消退,和丈夫之間的感情轉變,面對兒女的對她管東管西的嫌棄,她們的世界既陜小又無助。因此這次的演出不單令這些媽媽們重新反思她們的生活角色和未來人生方向,當我們在演出完成後,安排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一起彼此靠近坐著分享時,這些媽媽在性別定型下面對的壓抑,也令很多劇中的女孩和演員們重新思考自己與母親之間,甚至身邊不同女性朋友之間的相處和關係。

作為《蔓延》的其中一位製作人,一個青少女自務組織者。組織成立的原因是緣於我一位好朋友受到性侵害的痛苦經歷,在她受到傷害時,令我難以置信的是身邊曾經熟悉的群體在面對「性暴力」及性別議題原來是如此無知和荒謬,在當時我就只能帶著巨大的怒氣和怒氣以後微薄的勇氣去成立組織。

在面對香港主流大眾對兩性之間的「公平與差異」,各類家庭友善政策也還是摸不著頭腦,要去談「戀愛暴力」,談親密關係中的自由空間時,這一切看來都是跑得太快。然而,當我在辦組織的過程中,得知原來有很多女孩也是曾受到相關遭遇而最後只能不了了之,而本地又缺乏足夠的前期教育資源去無從去及早預防時,我知道我並不能只能被動地站著去「等我們社會適應和接受」才去推動性別教育,因為社會和生活的改變,是人和社會不合理制度之間是的角力,是自己與自己的角力,當中是要經歷不斷的反思、實踐、修正和改變而生。(推薦閱讀:伴侶關係檢測:你處在暴力的危險嗎?

因此作為一個決定先起跑的人,我經常都只能抱持著「我們都很渺少,但我們都很重要」的想法去勉勵自己在實踐中學習,厚著臉皮碰過一鼻子灰後,就拍拍灰塵再起來繼續摸著石子過河。當然比起那些資源充裕又有豐厚的人際網絡的 NGO(non-profit organization, 非牟利慈善組織),Miss Alpha 真的只是一個蚊型的小組織,但是我和我的小夥伴們也相信一粒種子,如果能在云云人群中,能落在一個人心靈的泥土上,在適當的時侯它會有發芽成為大樹的一天。

可是,話雖能慷慨激昂,但人心肉造,而我自問也不是超正向心理學的忠實信徒。當公演前一星期,三場演出的賣票情況還只是小貓數隻時,我也不禁感到憂心,一方面怕令努力排練的演員失望,一方面也擔心要把「戀愛暴力」的議題在香港大眾推廣究竟存在多大的可能性,努力了一年,演出前的一星期卻是這樣的狀況,心裏有焦急也有沮喪。幸而,我身邊的組織的小夥伴們,卻為我上了一堂作為組織者必學的一課。

「我們要在乎的不是觀眾的人數,而是觀眾的深度。」

很多時侯,我們這些自許是追隨社會改革步伐的進步青年,或許都總會很瀟灑地說「過程是風景,結果只是一張的明信片」,可是當我們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有時侯不多不少也是希望可以得到一點點「實在」的結果,需要這種結果並不是因為想得到一種「虛名」,反而只是希望獲得一種「証明」。我想証明我所相信的是可行的,是有意義的。可是如果我們把這種屬於「人」的工作只量化地定量在數字,那我們將會非常痛苦。因為數字是一座又一座的高山,是以有涯隨無涯的漂泊海洋。只要我隨便找一個比自己稍具有規模的組織機構,數字一比下去,自己都只是「失敗者」。可是當我看見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甚至我的小夥伴們對觀看社會、群體、甚至是自身經歷的眼光也出現轉向時,看見他們的視野都廣闊了,感受到他們也變得更有能量想去迎向世界了,我也不禁反問那難道不就是一種實在的「証明」嗎?(延伸閱讀:改變世界,從我開始

因此當我思考到這一點時,我心裏的擔憂也隨著公演的日子靠近而慢慢釋懷了。

I don’t give a shit. 這就是當下我為那個擔憂的自己所下的戰書。

此刻我只想也只能專心地做著自己想擁抱的事,想讓更多人看見那些總是存活在我們身邊卻又不能自主地被建制去「隱形」了的小人物,讓他們也可以站在舞台的中央說出屬於她們的故事。當我懷抱著這個「念」,經過一個星期後,在最後我們的三場的演出中,由小貓數隻到最後竟是幾乎每場爆滿,過百名觀眾到場欣賞我們的演出,也得到了很多觀眾的眼淚、笑容和正面的鼓勵評價。

人生的路途中各份考卷的結果,很多時侯並不是說「只要我想就一定可以」,因為我們有環境,也有際遇,可是在跌碰之間,也不要忘記我們身體還有「水」。水是極易變化而不安定的物質。人體平均70%由水構成。人在誕生前的受精卵狀態,有99%是水;出生後,原本佔90%的水在成人之後會降到70%,據推測死前應該會降至50%。日本的江本勝博士(Masaru Emoto)等人自1994年起,以高速攝影技術來觀察水的結晶。他們最近發表了實驗結果《來自水的訊息》一書,證明帶有「善良、感謝、神聖」等的美好訊息,會促使水結晶成美麗的圖形;而「怨恨、痛苦、焦躁」等不良的訊息,會出現離散丑陋的形狀。而且無論是文字、聲音、意念等,都帶有訊息的能量。(你會喜歡:態度與能量

留一個念,點一盞燈。

 

 

一個人跑得快,兩個人才走得遠,如果你也是心懷熱情,想多找一個伴來與你走過眼前這一段路的話,有空請來 Miss Alpha 找我們吧!

 

勇敢的女性,走出自己的創業夢
〉〉原來你不是這樣,女性領導者的真面目
〉〉顛覆時代的創業女人
〉〉Google 想創新,絕對少不了這位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