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在職場遇到性騷擾或歧視,求助公司所有救濟管道,卻沒有下文,你還能怎麼辦?蘋果公司的部分員工致敬 #metoo,也發起了 #appletoo,抗議蘋果公司保密文化下的歧視與不公。

「當我被一名同事強暴時,我的管理階層幾乎沒做任何事。他們鼓勵我向警方報案,但當我告訴他們,我對報警感到不舒服,他們只是顯得同情,並且表示無能為力。」———截取自 Appletoo 推特

「我們已經試盡所有內部管道,我們已經向上司反應,我們已經找過人資團隊,我們已經把問題提高到訴諸公司的商業準則,但沒有任何改變發生。」———截取自 Appletoo 網站

當你在職場遇到性騷擾或歧視,求助公司所有救濟管道,卻沒有下文,你還能怎麼辦?

2021 年 8 月,一群曾經任職或仍任職於蘋果公司(Apple Inc.)的員工架設了「Appletoo」網站,邀請所有蘋果企業的員工,分享職場騷擾或歧視的經驗,要求蘋果正視問題,推動改變。同時,他們也開設了推特帳號,發起 #appletoo 活動,邀請更多人一同關注。

根據媒體報導,發起活動的團隊核心成員大約 15 人,他們的第一步,是蒐集真相,包含職場上的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壓迫、恐嚇、不公平的處罰與特權。

不到一週,團隊已經收到超過 500 多則故事,儘管每一個人的經歷都不同,他們也發現一項普遍存在的問題:許多人感覺自己的遭遇與申訴被公司忽視。目前,團隊準備將這些真相公諸於世。


圖片|Photo by Medhat Dawoud on Unsplash

蘋果的保密文化,容許且助長了職場的各種歧視

蘋果公司創立於 1976 年,是一家從美國加州發跡的科技公司,諸如電腦、平板、手機、手錶等各項電子產品,都獲得許多民眾的喜愛,每次的產品發表會也都能創造出驚喜感,吸引全球目光。而這份驚喜感,其實來自於蘋果的保密文化。

在蘋果,要是洩露新產品的訊息,甚至是已經宣告的產品預覽,都會被開除。然而,這樣的保密文化並不止於產品研發,更已成為一種整體的企業文化。

Appletoo 發起人之一、蘋果工程師 Cher Scarlett 就認為,「蘋果內部存在一種獎勵保密與忠誠的文化」,比方說當大家得知他是 Appletoo 的發起人之一後,便開始有一些批評聲音,認為他的做法好像在洩漏商業機密。對此,Cher Scarlett 感到非常不認同,他認為職場的問題與商品的規格,完全是兩回事,並非所有事情都是屬於「商業機密」。

事實上,Appletoo 也在網站清楚說明保密文化帶來的問題,「長久以來,蘋果公司成功躲避公眾檢視,但真相是,對部分員工來說,尤其是具有非裔、原住民背景,以及其他少數種族、性別與歷史性邊緣身份的人,蘋果的保密文化建造了一座不透明且令人懼怕的堡壘。當我們在職場上看見或經歷不正義的事件,並且要求究責、改善,我們往往會面臨一種特定的對待模式:孤立、屈辱,以及接踵而至的自我懷疑。」

Appletoo 團隊推文表示,他們最常接到的詢問是如何透過外部管道申訴,也有過半數人想要瞭解如何向媒體爆料,充分呼應了資訊傳不出去的保密文化。在蘋果公司選擇打破沉默,就等著一個人硬撞上那座保密堡壘,申訴管道毫無回音,人資團隊置之不理。

延伸閱讀:韓國 #Metoo 第一槍 專訪徐志賢:在那之後,我一直努力表現出幸福的樣子

來自於蘋果員工的 Metoo 運動,不再通融職場騷擾與歧視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蘋果員工都認同這樣的文化,如同由好萊塢發起的 Metoo 運動一樣,Appletoo 也相信真相的力量,把那些被迫隱藏的故事都說出來,一個拉一個,揭穿系統性的歧視問題與權力失衡。

「我是一名蘋果地圖的專案管理經理,任職於蘋果 5 年中,我親眼目睹各種歧視,有性別,有種族,還有報復,而蘋果什麼也沒做。」——— Janneke Parrish

「一位經理對你說,如果你畫的是棕色眼線,被升遷的可能是你;他會因為你在當班時去了洗手間,而捏你手臂一把,做為懲罰;他還不准你戴帽子,即使所有男性同事都這麼做。」——— noobs

「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不是只有我和我的投訴被不當處理。」——— Amelia Goodman

對 Appletoo 團隊而言,這是一場攸關所有員工權益的戰役,每一位員工的際遇與感受,都同等重要。


圖片|Photo by Ben Blennerhassett on Unsplash

同場加映:台劇也有 MeToo!《她們創業的那些鳥事》:能力與長相無關,漂亮本不該是種原罪

「我們必須以同事的身份合作,無論是在母公司、維修服務(Applecare)或零售商服務者,無論是正職或兼職者,無論是以月薪聘僱或時薪聘僱者,我們必須一同要求系統性的改革。」他們呼籲員工一同響應,表達對當前企業保密文化的反對,包含對職場性騷擾與各種歧視的隱忍與默許、對於公平正義的輕忽對待,以及以不透明的企業文化包裝藏匿內部問題的做法,藉由「不再保密」翻轉蘋果的保密文化,也希望在這個過程當中,能夠照顧到那些曾經感到被忽視的員工。

「我覺得蘋果公司應該被究責,因為他們沒有負起該負的責任。人們希望被聽見,但蘋果卻是不聞不問。」Cher Scarlett 強調,他希望找到一個方法,「讓全世界知道發生在這些人身上的事是非常惡劣、不能被接受的」。

這場組織活動,也受到過去曾單槍匹馬,控訴大型科技公司人士的支持。今年 8 月初才「被休假」的資深工程專案經理 Ashley Gjøvik,曾推文批評蘋果公司的性別歧視、霸凌與管理不當,如今 Appletoo 崛起,她也表示支持。

此外,曾在 2020 年遭 Google 開除的人工智慧(AI)研究員 Timnit Gebru 也說:「我在蘋果公司任職時,曾有過許多惡劣的遭遇,而我也總是納悶為何他們總能夠逃過一劫,不被外界檢視、批評。我很開心見到蘋果員工終於集結起來,蘋果公司總算要面臨遲來的究責。」Timnit Gebru 曾在 Apple 工作,並於 2018 年加入 Google;2020 年底,他突然遭到解雇,他表示,起因是他批評 Google 的 AI 運作缺乏多樣性、公平性與包容性。

Appletoo 的誕生,別具意義。一方面,它是一項傳承,乘載 Metoo 運動的使命,延續由弱勢主動發起、試圖翻轉當前文化的運動;另一方面,它也是一項創新,汲取前人經驗,透過更有組織的內外網絡,擴大參與與關注,展現出蘋果員工的勇氣與韌性。

蒐集真相僅是第一步,我們邀請你一起關注這場由蘋果員工發起的活動,一同支持更為多元與包容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