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背叛,最不能碰觸的真相:外遇,你真的不知情?》中,我們曾探討過婚姻不忠的背叛。背叛,或被背叛——幾乎是每個人都曾有過的經歷,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出軌、虐待、背信棄義、職場剥削與歧視,都是背叛的例子。然而,我們常忽略背叛這件事。我們無視背叛,好保護自己;我們害怕一旦知道得太多,安穩的現況就會崩解。但另一方面,視而不見也會讓我們付出沉痛而深遠的代價。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常要面對這種知或不知的兩難。 
這次,讓我們來看看婚姻中我們可能選擇漠視、默默接受的背叛,關於家庭暴力


家暴,別再默默忍受

我們訪談的房間充滿小女孩的活潑氣息,地上隨處可見填充娃娃與小女生的玩具,窗外的微風與秋日暖陽灑落一地。就在這個房間裡,我們問小姍一個令人不敢想像的問題:「你當時會不會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背叛圖2

會,事實上他……我們結婚後不久在阿拉巴馬州住了兩年。我跟家人完全沒有聯繫,那大概是虐待最嚴重的一段時間了。我沒有朋友,身旁連個人都找不到,真的是滿嚴重的虐待……我覺得(搬到俄亥俄州的頭幾年)肢體虐待的情況沒有那麼嚴重,不過在最後那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他有幾次出手打我……。我得說女兒就是讓我當時下定決心要離開的主要原因,我發現我不希望舊事重演,因為他(馬克)的父親以前也會揍自己的太太。我發現就算我不在乎被打,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染上同樣的習性。我把女兒當作離開的藉口。至少兩次吧,他會揍我或揪住我的頭髮。最後那一段日子,他嗑藥嗑得很兇,他那時候會注射快克(crank,一種甲基安非他命),用得很兇。

現在我們了解了:小姍當時是個心力交瘁的妻子,她的丈夫是危險人物,除了酗酒吸毒,還會折磨小姍的情緒與肢體。小姍離開馬克的時候,他的暴力對待比不忠這個問題還要嚴重得多。我們現在繼續探索這個問題:她究竟為什麼要留下來?她又如何調整心態,告訴自己繼續留下來不會有問題?我們問小姍:「馬克會打你的事,你知道多少?」

我還是在掙扎,一直到現在,當歐普拉(Oprah Winfrey)在節目上討論家暴受害者時,我還是會一邊看他們說的受害者情境,然後一邊說我的情況不一樣。他們會形容施暴者的性格:可能是個有精神問題的男子,或是在施暴後會很後悔。有各式各樣的施暴者,我看到這些故事,然後結論是:「不,馬克跟這些男人不一樣。」

小姍試圖解釋為什麼馬克跟《歐普拉秀》(Oprah)上的施暴者不一樣。她聲稱馬克每次打她後都會很後悔,這聽起來跟《歐普拉秀》上的男人沒什麼差別。小姍自己才剛剛說過那個節目上的施暴者都會後悔動手。馬克打到她身體都瘀青了,可是小姍仍然覺得馬克與《歐普拉秀》提到的施暴男子不一樣。

在感情不忠的這種背叛形式裡,背叛的實際作為大多不會發生在遭背叛者的身邊。但是在家暴的這種背叛裡,背叛的實際行動卻是直接發生在被背叛的人身上。忽視身體實際感受到的肢體虐待應該比忽略另一半出軌的徵兆還要困難,但小姍似乎還是對自己遭丈夫拳腳相向的事一知半解。她是如何辦到的?

想知道更多,請看〈背叛:最不能碰觸的真相〉

別怕,有我們陪你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