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會覺得性生活漸漸失去火花是很正常的。你所需要的,是培養想出變化的想像力,和說服伴侶嘗試的溝通力!

文|約翰.高特曼(John Gottman)

「老實說,我們第一次約會就上床了!」

卡特雅和伊森結婚快一年了,兩人在同一家科技業公司上班,工時都很長。「你通常不會覺得工程師和念電腦科學的人特別性感,」卡特雅說,「但我真的很喜歡聊性!性話題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會不舒服。我想這是遺傳自我的祖母吧。她隨隨便便就會聊到口交之類的話題。我一直都認為這很正常,直到我認識伊森。」

伊森在一個比較保守的家庭中長大。不過這其實是一個很委婉的說法。「我十七歲的時候,曾經和爸媽談過性,」他說。「那感覺真的超怪的,我爸只是跟我說你還小,需要受到保護。我看得出來他很不自在,這讓我也覺得很尷尬。我一直到二十歲都還是處男。我爸媽總是盡可能避開這個話題。我的意思是,他們生了我和我的兩個兄弟,這大概是唯一一個他們能和性拉上關係的地方吧。就算他們有做愛,也都是安安靜靜地在房間裡。我們住的房子很小,我也從來沒有看過他們在臥房外有比較熱情的互動。也許他們偶爾會親吻一下,但是看起來一點激情都沒有。」

對卡特雅來說,這場關於做愛的約會是一個能夠透過上床了解彼此共同好惡的方式。「這是一個能夠真正談話交流的情境。這許多問題都是由不了解我們的人想出來的,而在床上時我們能夠真正去討論到切身的問題,讓我們真正變得親密。」

在卡特雅和伊森剛開始約會時,他們就已經有了很好的化學效應。

「這感覺真的很棒,」卡特雅說,「我還蠻驚訝的,因為他看起來就是個認真唸書的乖乖牌。他真的超宅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樣很性感。我們一起去健行的時候,整趟路下來我只想跳到他身上。他對我的吸引力強到我幾乎沒在聽他說話,而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其實有點害怕,因為我之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我知道,」伊森說。「妳那時候整個被我迷住了。」

「這樣的吸引力其實讓我等待了更久才和伊森上床。我心裡很清楚他就是我想要的對象。我們足足等了一個月,因為我們幾乎整天都會相處,這一個月感覺起來更長。我知道他不只是一個約會對象或男朋友,而會是真正改變我一生的人。我喜歡這一整個月滿滿的期待感,這就好像是一段漫長的前戲。而當我們最後終於上床時⋯⋯天啊!那感覺好像擁有了全世界。」

這場關於做愛的約會是一個能夠透過上床了解彼此共同好惡的方式。

「我不喜歡去想卡特雅以前有過的許多男人。她在性方面比我有經驗得多,一開始我不太能夠適應。我總是會想,她是不是希望我在床上做一些我自己根本想像不到的事。我平常不太看 A 片,也從來沒讀過關於性愛的書籍。性真的不是我熟悉的領域。如果性愛跟程式語言一樣,那對我來說是輕而易舉,但事情卻不是這樣。在我眼中,女人充滿了神祕感。一直到現在,卡特雅對我來說還是像謎一般。」

「你是說我,還是我的陰道?」

「兩者都是!」伊森笑了。「你看吧,這就是我常常說的。卡特雅可以毫不拘束地談性,我現在也喜歡這一點。這讓我的心胸更開放,也感到更自在。如果你對我爸說『陰道』這個字,他八成會暈過去,我一點都沒有誇大。這對我來說有點像是角色互換。因為一般的刻板印象是女人都是純真無邪,由男人來帶領她們探索性愛。但我喜歡妳教我性方面的事,或者告訴我妳想要我怎麼做。我知道這對妳來說不是那麼容易,因為妳得不斷提醒我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但我很想知道怎麼樣才能讓妳最感到興奮。」

「你的一切都讓我很興奮。」

「妳嘴真甜,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具體的細節。我希望我可以像妳一樣談論關於性愛的任何事。我不知道妳是不是有任何幻想,我很想要替妳實現這些幻想。我說真的,任何事我都願意做。」

「任何事?」

「任何事!」

葛蕾絲和米亞是一對未婚的同性情侶,目前交往了一年多。當她們參與這場關於性愛與親密感的約會時,她們已經在考慮是否要繼續一起走下去。

「我們兩人有時候一週得工作七十個小時,所以晚上我們都累得沒有力氣做愛,只能一起睡到天亮。但是我們有努力想改善這樣的情況,」葛蕾絲說。「以前我們一週可能會做三四次,但是現在我們頂多只是抱抱然後就睡死過去。」

「妳不喜歡這樣嗎?」米亞問。

「如果我們每週可以至少一次,我覺得很 OK。我會試著一週只工作五十個小時。妳說呢?」

「如果我們兩週沒做,」米亞笑著說,「那我們就得談談了。」

「如果我們真的停機這麼久,我也一定會找妳談談。」

葛蕾絲和米亞很自在地談論彼此在性方面的喜好。「我們試了很多種新體位和角度,」米亞說。「這很好玩。我喜歡放慢節奏,去好好感受,真正地結合在一起,這讓我感到被愛。我也喜歡當我們在做愛的同時妳告訴我妳愛我,這讓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米亞和葛蕾絲都很在意頻率的問題。除此之外,葛蕾絲也提到創新的重要。「有時候我會覺得有點千篇一律,所以會想要嘗試一些新花樣。」

「像是什麼呢?」

「例如結合瑜伽和性愛。像是那種把身體倒吊起來的特技瑜伽。我想要在性愛裡添加更多心靈上的元素,交流彼此身體裡的能量。我覺得這很有趣。」

「我都不知道妳想玩這個。」

「我們兩個柔軟度都不錯,一定會很好玩。就算最後一起摔得鼻青臉腫,至少我們有嘗試過!」

「這一定會讓大家笑死!」

馬修和艾琳交往九年,結婚三年,現在已經有了一個九歲大的小孩。「現在實在很難騰出時間和精力,」艾琳說。「我很想念以前可以無拘無束做愛的日子。我特別喜歡某次放假時我們在海灘上做的那次。」

「老實說,那是一個公共場合,雖然我們倆泡在水裡,」馬修說。「我不曉得旁邊的人知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但這讓我們更興奮。」

「那次真是太棒了。」艾琳說。

馬修接著說,「我猜我是想要讓妳感到更自在。這就是有了小孩之後會發生的情況,我希望我們能重溫以前沒有拘束的性愛生活。但我也知道妳常常很累,照顧小孩需要很多的時間、注意力和體力。」

艾琳問,「所以你覺得我忽略你了嗎?」

「不是忽略,」馬修回答,「我很明白成為父母必須要付出和犧牲。不過我確實很想念以前那些親密的時光。」

「我也很想念。我想是因為哺乳的關係,有時候我不想要任何人碰我,尤其是我的乳房。而且我現在對自己的身體沒有那麼自信。但我也不希望我們之間的親密感消失。有時候我覺得能夠抱在一起,互相給予安慰,那就很足夠了。那對我來說就是很性感的時刻。我們太晚才生小孩了,所以我常常會很疲憊。我應該在二十四歲時就生小孩,而不是三十四歲!」

「妳現在還是很美。我會試著幫上更多忙,讓妳有更多的時間休息。」

「然後做更多愛?」艾琳笑著說。

馬修也笑著回答,「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反對。」

「我覺得談論我們經歷的改變很有幫助。有時候我會擔心你是不是會離開我,去找一些活力十足的年輕女人,一天做四次愛。」

「妳在開玩笑嗎?」馬修說。

「對呀,不過會有這種想法可能也是荷爾蒙作祟。」

「不做愛對我來說沒關係,但我還是希望能有像愛人一樣的連結,而不只是一對父母。我想要和妳親吻調情。我希望聽到妳說我有多帥多性感。我絕對不會離開妳去找一天能跟我做四次的年輕女人,我保證。」

「反正你找到的很可能是個壞女人。」

「很有可能。」馬修笑著說。

艾琳想了一下。「不如讓我們約定,我們在白天相處的時候要讓彼此更感到被愛,做不做愛倒是其次,這樣我就不會覺得有太大的壓力,好像我在性愛方面一直讓你失望。也許你可以常常傳訊息給我,讓我覺得自己不只是一隻大母牛,更像是當時在海灘上的那個艾琳。」

「我可以用色色的訊息挑逗妳!」馬修笑了。

「啊!你看,這好像真的挺有效的。」

對那些與我們分享「性愛與親密感」約會對話的夫妻來說,幽默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談論性愛不一定會讓人感到不舒服或尷尬,也不需要太過嚴肅。放鬆心情,以誠實的態度來進行對話。

其中一對已經訂婚的情侶選擇在完婚之後才發生關係。即使兩人還沒有做過愛,他們的談話過程依舊充滿笑鬧,而且也認為談論性愛帶來不小的啟發。

「這很好玩,我們談到一些之前一起做過的事,那些帶點性暗示和挑逗的互動。雖然我們拒絕婚前性行為,但這不代表我們就像和尚那樣禁慾。輕鬆地談性是一個紓解壓力的好方法。在結婚之前維持這樣的對話我覺得很棒。我們比較在意的是,之後我們會多久想要一次。在這方面我們一點概念都沒有。」

找到自己的節奏

我們總是會想知道其他夫妻或情侶的情況。他們很常做愛嗎?我們的性生活和他們的比起來如何?如果性愛對我們來說不重要,該怎麼辦?或者我們該選擇禁慾的生活?

如果我們不常做愛,或者性趣缺缺,這代表我們的關係註定會失敗嗎?如果我們有一些奇特的性幻想,或者想玩角色扮演,那該怎麼做?如果我們想嘗試口交或肛交?在一段長遠的關係裡,怎樣才算是正常的性愛頻率?

其實所謂的「正常」,代表的是最適合你和伴侶的節奏和模式。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參考一下整體的數據統計。根據芝加哥大學的研究,80% 的夫妻或情侶在一個月內會做至少一兩次愛,其中有 32% 的男女一週做兩到三次,48% 的男女一個月做一到兩次。許多人認為性行為一定是浪漫氣氛下的產物,在燭光和輕柔的音樂聲中兩人可以悠閒地做上好幾個小時。這也是一大迷思。

在現實生活中,一對男女偶爾會有一段長時間的性愛,但是在較常見的情況下,性行為都是很快就結束。許多人也會懷有一些性幻想或想要嘗試角色扮演和性玩具,甚至一些你無法想像的做愛方式。就像我們說過的,只要你和伴侶覺得舒服,這些都很正常。隨著一段關係的演進,性生活也會跟著改變,比如說在小孩出生之後、年紀漸長之後,或者生病的時候,一切都會變得不同。這些變化再也正常不過,所以不必擔心。

在開始一段關係或婚姻時,如果你想著每天都要做愛,那你們之間很可能會走向失敗。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適合的節奏。生命力的自然湧現很重要,而兩人之間的性福就是衡量生命力的最佳指標。

我們都希望在關係中維持激情和連結。床第生活能夠加強彼此的羈絆,但也有可能會造成毀滅。很重要的一點是,不要將性愛放在「代辦事項」清單的底端。性愛不應該是筋疲力盡工作一整天之後所要盡的最後義務。有許多方法能夠確保你們擁有美妙的性生活。

由克莉絲蒂安妮.諾斯拉普、佩皮爾.舒瓦茲和詹姆斯.魏特所合著的《正常的侷限》(The Normal Bar)呈現了一項愛情與性的大規模調查報告,包含了來自二十四個國家七萬名受訪者。這項調查的結果顯示,那些擁有性福的夫妻通常會有以下的行為:

  1. 每天都真誠地對伴侶說「我愛你」
  2. 常常給伴侶驚喜的浪漫禮物
  3. 常常讚美伴侶
  4. 規劃浪漫旅行
  5. 互相搓背
  6. 毫無來由地熱吻對方(在喜歡做愛的夫妻中,有 85% 有熱吻的習慣)
  7. 在公開場合曬恩愛
  8. 每天都熱情地摟抱和愛撫(擁有性福的夫妻中,只有 6% 沒有這個習慣)
  9. 每週都有一次約會。流程包括盛裝打扮、外出共進晚餐、按摩和做愛
  10. 對各種不同的性愛活動保持開放的態度
  11. 追求情緒上的連結和共鳴

這項調查更進一步指出,夫妻和情侶越熱衷於以上的活動,他們的性生活就越幸福。在性福排行榜上的國家裡,西班牙和義大利分列第一和第二名。總體來說,擁有美滿的性生活並不困難,但是你必須要能夠開口談論性愛,並且把性愛擺在關係中的優先位置。

為人父母後的性生活

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史隆家庭生活研究中心(Sloane Center for Everyday Life of Families)一項針對雙薪家庭的研究,育有年幼孩童的夫妻通常沒有太多的時間相處。就像馬修和艾琳,這些夫妻在夜晚只有十分之一的時間能夠獨處;通常父親會待在自己的房間,母親則是陪著小孩。

這項研究也顯示,雙薪家庭裡的夫妻一週平均只會有三十五分鐘的交談時間,而且大部分的談話內容都和工作有關。所以許多夫妻最後都不再進行那些能夠維繫幸福關係的浪漫活動。他們不再騰出時間一起享受生活,也不再送些浪漫小禮物或者出去約會。所有能夠維持浪漫關係中激情和活力的行為全部停擺。他們的生活變成一長串無窮無盡的工作事項,陷入單調沉悶的漩渦之中。

這不一定會是你在擁有小孩之後的光景。一對夫妻能夠給予小孩最珍貴的禮物就是一段充滿愛的關係,讓小孩能夠從中學習與成長。能滋養小孩的不只是父母對他們的愛,還有父母之間對彼此的愛。

開口談性的,更性福

這場約會的主題就是討論你們的性生活,創造出屬於你們獨一無二的儀式和連結。

在這之前,你們必須先做到開口談性。研究顯示,那些能夠以開放的態度談論性愛的夫妻通常有更高的做愛頻率,而且在這些關係中女方能夠得到更多的性高潮。談論性愛對夫妻或情侶來說可以達到雙贏的效果。

不過呢,就算許多人認知到談論性愛能夠提升性生活的頻率和品質,對他們來說開口談性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少數夫妻慣於開放且無拘束地談性。但這是一項你可以學習的技巧。和伴侶談性的重點在於,你必須專注在你的感受和喜好上。「我喜歡你摸我這裡⋯⋯你這樣做的時候我好舒服⋯⋯」對女性來說,表達自己身體的反應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研究顯示,在性愛的過程中男性時常需要引導。男人希望為對方帶來愉悅,希望在身體上滿足對方,而他們必須要知道該怎麼做到。

另外一個重點是,挪出額外的時間和地點來討論某一種做法。你絕對不會喜歡做到一半時突然停下來聽對方的「建設性批評」,你的伴侶也一樣。我們研究中的一對夫妻喜歡在事後做一次「性愛檢討」,這通常發生在隔日早晨喝咖啡的時候,或者甚至一起出門辦事的時候。「我們會說到彼此的喜好,還有下次做的時候要嘗試的新花樣,可能是一些新奇的動作或玩具。任何事情都可以。就算我們現在沒在做愛,這樣的談話還是能讓我們覺得很性感。」

這對夫妻在談論彼此喜歡的方式時都維持一貫的幽默感,在對話的過程中保有正面的態度,從來不會有負面的批評,只談到他們感到舒服的部分。本書中所有對話都要求你們坦誠相對,以開放的心胸向伴侶揭露自己脆弱的一面。這可能會讓你感到不自在。

談性會將一個人的脆弱面帶到另外一個層次。也許對許多人來說,情感上的暴露比赤身裸體要更為困難,但是如果你希望建立一段長久的關係或婚姻,你們就必須揭開一切的偽裝。


圖片|來源

如何開口談性愛?

研究顯示,有 70% 的男女在向對方索求時會採取較隱晦的語言策略。通常直接的說法會類似「嘿,親愛的,我們來做愛吧。」「我想做愛。」或者「你想做嗎?」但只有 30% 的夫妻和情侶會使用這樣直截了當的語句。

大部分的人會以一些肢體動作來暗示心中的渴望,例如碰觸、摟抱或者親吻,並且以我們稱之為「維護顏面」的方式來進行。確切地說,他們會以上述這些動作來試探對方的反應,然後再繼續相應的動作。這是一個測水溫的方式,避免遭到對方直接拒絕。

沒有人喜歡被拒絕的感覺,特別是當他滿懷激情、性慾高漲的時候。在一段關係逐漸成熟之後,求愛的語言和動作會越來越直接。這是一件好事,因為只要我們能夠對自己的慾望和情感誠實,就更不會誤解或傷害對方。

在一般的情況下,男人和女人求愛的方式大不相同。我們說「一般的情況」,因為凡事都有例外。我們也要在此聲明,我們所引用的研究包括了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夫妻或情侶,但是並沒有納入跨性別伴侶。整體來說,我們引用的研究主體還是以異性戀為大宗,我們也希望未來能夠改變這樣的情況。

  • 想色色的事

通常男性比女性要更會想到關於性愛的事。有五四%的男性每天都會想到性,女性的比例只有 19%。

  • 想要的頻率

在關於夫妻性生活的研究中,我們發現,男性認為每週四到五次才是理想的狀態。女性則是認為一到兩次就足夠。

  • 性幻想

男性的性幻想通常較為具體、直接。女性則比較會有浪漫化的性幻想。

  • 自慰

青少年男性的自慰頻率比女性要高,此一現象持續到成年期。

  • 性愛的前提

一般來說,男性喜歡透過性愛來達到情感上的聯繫。女性則是認為情感的聯繫是性愛發生前的條件。幾乎有九成的受訪情侶認同以上這個現象。

我們認為女性通常對性愛有更多的顧慮和要求。這些前提不一定侷限於情感上的聯繫;有時候這和身體上的疲勞、專注力,或者對自己的身體缺乏自信有關。

很有趣的是,研究資料顯示男同性戀情侶有最高的做愛頻率,換句話說,他們最不需要任何前提或條件。反之,女同性戀的性愛頻率最低,對於性愛有更多的顧慮。對女性來說,性慾就像是生活的晴雨表。如果她感到休息不足、心情不佳、身體不舒服或者沒有得到應有的情感關注,她就不會想要做愛。

  • 接受求愛

雖然女性對性愛預設了更多的條件,她們接受伴侶索求的機率和男性一樣高。心理學家珊德拉.拜爾斯和拉瑞.海茵萊恩紀錄了受試男女的性生活,然後發現男性和女性接受對方求愛的機率都是大約 75%。所以無論是由誰提出索求(研究顯示由男性提出的頻率較高),得到正面回應的機會幾乎是相同的。

這聽起來很神奇,對吧?畢竟我們都很害怕遭到拒絕,但事實告訴我們,根本不必太過擔心對方會說不。

  • 接受拒絕

如果你的伴侶不想要做愛,最重要的是不要認為這是針對你個人。在一段幸福的關係中,如果伴侶當下沒有處在適合上床的情緒裡,另一人也不會為此生氣或產生自我防衛的心理。

根據我們的研究,當其中一人想要做愛時,另一人完全沒有心情上床的機率高達四成。在一段成功的關係裡,善加處理對方的拒絕是非常重要的。在無法做愛的時候,尋找其他維繫情感的相處方式。

事實上,那些以平常心和正面態度面對拒絕的夫妻在未來做愛的頻率上,要遠高於那些因為對方拒絕上床而心情受影響的夫妻。回應拒絕的好方式是避免將對方的「不」視為雙方連結斷裂的跡象。你可以這樣回答:「謝謝你告訴我你現在沒心情。可以告訴我你在煩惱什麼嗎?你想不想出去散散步?一起看電視?或者讓我們抱一抱聊聊?還是你希望一個人獨處一下?」最重要的是,別因為遭到拒絕而怪罪對方,也不要因此而生氣或抱怨。

根據研究結果,男性比女性要更難以接受求愛遭拒,因為性慾是維持男性陽剛氣概的一大要素。更有另一項調查指出,許多男性寧願被公司炒魷魚,也不想要看到伴侶對自己性趣缺缺。如果除了性愛之外,你們沒有其他的肢體接觸、挑逗或者親密的連結,你們的性生活很可能會一蹶不振。

如果你和伴侶之間發生我們在前面章節提到的距離感和衝突,你們的性生活也同樣會受到影響。如果你們缺乏身體上和心理上的安全感,或者你們之間有一人覺得受到忽視,這也會影響到性生活的頻率和品質。探索並理解伴侶的內心世界,將會讓你們擁有美滿的性生活。

親吻能製造激情

如果想要在一段關係裡激情不斷,你可以採取一個簡單的方式:親吻、很多的親吻、不斷地親吻。在每一次見面和分別時都送上一個吻。我說的可不是那種你在家人臉上不到半秒鐘的輕觸,而是那種會讓路上行人臉紅、長達六秒鐘的深吻。當你們激情熱吻時,身體裡會產生如湧泉般的荷爾蒙效應,神經遞質(neurotransmitter)也會釋放多巴胺和催產素,這兩種物質都會產生極大的快感。如果你認真地親吻,你的血管會擴張,腦部會接受到額外的氧氣。你的瞳孔也會跟著放大,臉頰湧起紅暈。

人類的嘴唇是最暴露在外的性感帶,連結到腦部的大片區域。一個美妙的吻會點亮整個大腦,啟動十二對腦神經中的五對。更重要的是,在你們見面和分別時,這雙唇交疊的六秒鐘會讓你們與外在世界隔離開來,重新進入你和伴侶一起建立的兩人世界。透過這短短六秒鐘,你們就能告訴彼此對方有多麼重要,讓對方知道你是他一生的選擇。

推薦閱讀:「我欠你一個很棒的吻」夫妻深夜時光:五個讓幸福感迅速上升的接吻技巧

我們在前面提過,在那項包括二十四個國家七萬位受訪者的大規模研究裡,毫無來由地熱吻是擁有美好性生活的金鑰。雪莉兒.克薛鮑爾的著作《親吻的科學》(TheScience of Kissing)引用了一項進行長達十年的德國研究。該研究發現,在離家工作前會與妻子吻別的男性平均壽命比那些沒有這個習慣的男性要長五年,收入也高上二十個百分點。

另外一個維繫熱情的方式,就是適時地用言語表示對彼此的喜愛、情感和感激。僅僅在心中想著伴侶的優點是不夠的,你必須用語言表達出來。感謝他為你做出的努力,欣賞他的吸引力、智慧和知識、工作、技能和幽默感,或者其他一切讓你感到喜愛和欽佩的特質。

愛情實驗室在公寓實驗中發現,那些擁有美滿關係的夫妻在日常相處時,正面語言與負面語言的比例是二十比一。這項數據意味著,如果你對伴侶的某次言行翻了白眼,你就必須以二十倍的正面舉動來彌補這次傷害。當伴侶需要關注時,你就必須滿足這項需求。你可以關心他今天過得如何,並保持目光的接觸。你可以和他談談他目前承受的壓力;耐心去聆聽、去認同他遭遇的困難和付出的努力。每一次的相處都是一次更深入了解對方和提升親密度的機會。

當兩人不在一起時,傳一些愛的簡訊,打通電話或寄電子郵件調情一下。讓伴侶知道你無時無刻都想著他也愛著他。這些小小的舉動能夠讓你善用零碎的時間來維持夫妻在臥房之外時的連結,這比關上房門嘗試一些古怪花招要有用得多。花時間去規劃約會,每一天都對你的伴侶有更深的了解,試著創造出屬於你們的獨特儀式。性愛應該是心靈和情感的投入,身體的接觸反而不是最重要的。相信我,這些愛的小動作和浪漫儀式能夠讓你們對彼此的愛慾與日俱增。

本章精華

  • 親密的浪漫儀式能夠維持兩人的連結,讓關係充滿熱情和幸福。
  • 能夠開放地談性的夫妻或情侶做愛的頻率較高,女方也較容易達到高潮。
  •  對大部分的夫妻和情侶來說,談論性愛並不容易。但越努力去嘗試,你們就越能自在地討論這個話題。
  • 談性的最佳時機不是做愛做到一半的時候,而是平常在臥房外的時光。
  • 告訴伴侶你喜歡他怎麼做,或者你最感到舒服的部分。別去指責對方做得不對的地方。
  • 80% 的夫妻或情侶每月會做一到兩次愛。所謂「正常」的頻率就是你們認為最適合的頻率。
  • 已婚的情侶比未婚或同居的情侶有更高的做愛頻率。

在一段關係中,會扼殺性趣和熱情的有:

  • 除了性愛本身以外,缺乏肢體接觸、挑逗和其他親密的連結
  • 掛念許多工作或家務上的待辦事項
  • 情緒上的距離和激烈的衝突
  • 缺乏情緒和身體上的安全感
  • 疲勞與壓力
  • 受到忽略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