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台灣討論著國內旅遊,世界各地因疫情影響,失業率提升,女性在疫情中更受到嚴重的衝擊,也因為職場透明天花板、家庭暴力,讓女性更難從經濟重挫中重新站起來。

文|李可心

擁有化學碩士學位的胡瓦安(Abeer al-Howayan)從美國回到沙烏地阿拉伯後,不斷尋找著能應用她化學長才的工作,但在八年的跌跌撞撞後,胡瓦安放棄了她的化學夢想,賣起了手工蛋糕,去年底,在爭取到政府振興觀光旅遊業的補助後,胡瓦安在古文明城瑪甸沙勒(Madain Saleh)租下了一個攤位賣手工肥皂,就在生意逐漸步上軌道、胡瓦安終於能夠財務獨立時,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事業硬生歸零,然而胡瓦安只是眾多受災女性的其中一位。


胡瓦安站在她的手工肥皂店前。圖片|達志影像提供(Reuters)

疫情下的台灣彷彿處在平行時空,各行各業雖然多少有受影響,但經濟流動性仍高,不過世界上大多的國家可不然,失業率、各項補助金攀升已成了國際常態,而根據聯合國底下的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naization,簡稱 ILO)6 月 29 日的全球勞動力報告,在這場疫情的經濟衝擊下,女性的損失比男性更大,或許會有人認為,創業失敗總是難免,像胡瓦安這樣的女性只要撐過疫情,就能重新振作,然而該報告也指出,女性要在疫情後重拾經濟獨立的成本遠比男性高,而這恐怕也將危及女性的安全。

延伸閱讀:「只能在放棄工作和過勞加班中選擇嗎?」當疫情蔓延,職業婦女的處境更艱難

有別過往的經濟危機

在疫情爆發前,全球有 13 億的婦女(44.3%),20 億的男性(即 70%)在勞動市場中。由於以男性為主的行業,如建築和製造業,往往較容易受到經濟景氣的影響,而醫療保健和教育等,以女性佔多數的行業,就業率較不會受到負面經濟趨勢的波及,因此在過往的經濟危機或不景氣中,男性所受到的影響通常比女性大,尤其在高度發展、擁有較完善社會福利措施的國家中更是如此。不過有別於過去的經濟危機,這次武漢肺炎所造成的經濟大停頓,反而讓女性的就業機會受到更大的威脅。

國際勞工組織利用「職缺的損失」和「工作時數的減少」兩項變數來評級,發現以下四個行業分類在疫情下受的衝擊最大:住宿及餐飲業;房地產、商業和行政工作;製造業;以及批發/零售業,而在這些受衝擊的行業內,女性的從業比例比男性高上 6%,為 41% 比 35%。

在中高收入水平以上的國家中,女性在受衝擊行業的占比尤其高,而在中低收入水平以下的國家,由於製造業吸收了大量的職業婦女,因此在全球經濟停頓下,製造業訂單減少,女性失業率便迅速攀升,而在缺乏強大的社會保障系統下,女性要維持經濟獨立就變得更加艱困。現年 28 歲在越南河內的阮周涵,就因為疫情影響被裁員,目前阮周涵一家只能靠著丈夫每月約 1,0250 元台幣的收入過活。

疫情下的婦女經濟獨立

因著原有的職場玻璃天花板,女性要在這場經濟衝擊後從新爬起的時間與耗費成本也高於男性。女性經營企業的資本向來較男性低,也比男性更難獲得信貸(5.3% 的女性企業家借錢來開辦或擴大企業,而男性則則是 8%),其中在灰色經濟(又稱影子經濟,即指未向政府登記,不向政府納稅的經濟活動)內從業的女性更是難以獲得貸款,報告指出,由於高風險行業中的婦女多是像胡瓦安一樣的自僱者或是小型企業的老闆,因此遭經濟停頓衝擊時,容易因缺乏資本而難以週轉,要借貸、東山再起的機會也更低,此外,在過去的經濟或疫情危機中我們可以看到,當工作機會降低時,女性往往會將少有的工作機會留給男性,因此女性要重拾經濟獨立地位,可說是難關重重,除了要先還將欠的債務歸還,還要等家中男性重得工作,等到終於可以重歸就業市場時,還要面對不友善的借貸環境。

據估計,2019 年時,全球男女就業率仍差了 27 個百分點,全球工資的性別差距也保持在 20% 左右,雖然近幾十年來,勞動參與率上的性別差距確實有所縮小,不過國際勞工組織引用最新的勞動力調查數據表示,目前的經濟影響可能抵銷了近年來全球在勞動力參與上的性別平等成長,甚至加劇男女現有的差距。然而更令人擔心的是,經濟地位下降或失去經濟獨立,可能將連帶降低女性的人身安全。


Photo by Prayag Tejwani on Unsplash

失去經濟獨立的連帶影響

美國國家家暴力熱線首席執行長瓊斯(Ray-Jones)就指出,疫情所製造的不確定性,使得人們感到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而有些人會將這種無法掌控事物的壓力轉移至對人的暴力對待,聯合國在今年四月就指出,與去年相比,會員國婦女遭親密伴侶侵害的通報電話量增加了 60%,這也是為什麼對胡瓦安、阮周涵而言,失去經濟獨立地位恐怕有比金錢壓力更嚴重的隱憂。

延伸閱讀:「家,反而是他們受難的場所」疫情肆虐下的家暴,正在世界各地蔓延

有公共衛生研究人員就提到,伊波拉、茲卡病毒爆發時,就已經有多項報告指出隔離政策推出時,女性遭暴力對待的案件就會增加,因此這次疫情爆發後,各地政府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提供有性別差異的法案,實在令人驚訝。聯合國婦女署副執行主任巴蒂亞(Anita Bhatia)就呼籲各國政府應該提供女性在請病假照顧自己或家人時,仍可領薪水的「帶薪病假」,或補貼未領薪資在家提供照護工作的婦女,好協助女性保持經濟獨立,在受家暴時,有能力遠離加害人。

目前歐盟國家已陸續推出因應疫情經濟衝擊而保障婦女權益的法案,然而除了女性在疫情當下所要面臨的威脅外,就如同上述報告中所提到的,女性之所以會受到更大的衝擊,一大原因是因為固有的社會天花板,換句話說,這場疫情告訴我們,就算疫情過後、經濟恢復了,這條性別平權之路還有待全球社會繼續努力,政府能否協助社會跨過男女就業與創業的不平等門檻,才能在下一次經濟危機發生時,真正降低女性所受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