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在節目上的言論引發爭議,讀者投書,討論背後的性工作者處境,以及社會對於歧視言論的反應。

文|Tân Kuàn-Lîm

武漢肺炎在日本肆虐,各行各業均受到影響,包括日本的色情行業(俗稱風俗店),從事色情行業者的收入更大減,嚴重影響生計。日本搞笑二人組合 Ninety-Nine 成員岡村隆史對此不但不同情,還作出令人噁心的言論,引來日本社會大量批判。

日本搞笑藝人岡村隆史在 4 月 23 日於 ニッポン 放送(日本放送)電台的 All Night Nippon 節目上,回覆聽眾留言「如今受疫情影響是不是暫時不能去風俗場所?」時表示:「現在當然只能忍耐不去風俗店,現在很多人因為疫情影響了收入,我認為大概三個月期間後,可能有很多可愛的女生會在短時間內做風俗娘。等疫情結束絕對有『好事』發生,非常期待疫情結束之後再去風俗店找到可愛的美女。所以現在忍耐吧,忍耐,然後存去風俗店的錢,就算沒有工作的人也要為了那三個月努力節約出錢來。」


圖片|作者截圖提供

日本民眾批評聲浪爆發

這番言論惹起軒然大波,大批網友留言狠評岡村侮辱女性。但也有支持者的聲音,像是「這是一個深夜廣播節目,岡村是搞笑藝人,對他的笑話不用那麼認真。」、「這節目絕大多數是男性聽眾,橋段也不會在公開電視上重新播放,這種『段子』本來就是這樣。」

但由於極大量網友對岡村隆史的言論十分反感,事件已經在日本各大 SNS 社群和新聞輿論「炎上中」,播放該節目的主辦日本放送電台也意識到事態嚴重性,在 27 日晚上緊急做出公開道歉,指岡村對目前武漢肺炎的災情認識不足,對女性尊嚴及職業欠缺考慮,為此作出誠摯的致歉,並對節目製作人員重新教育,而岡村本人也終止了所有公開活動和計畫。

性剝削的擴大和社會福利系統的失能

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評論此事:「性剝削工作的擴張是社會福利的失敗的表現。」日本沒有藉此次疫情改善和擴展與兒童及少女相關福利的系統,而是創建了一個從事性商品化和性剝削的架構,那是日本社會福利系統的失能。岡村這番鼓勵性剝削的言論具有強烈歧視性,也是人權上所不能接受的。 

延伸閱讀:專訪《性感槍手》陶曉嫚:性工作賣笑、賣身,更是一份賣命的工作

這裡不是在討論性工作的合理合法性,重點問題是為什麼這些人如此沉迷於對女性的性剝削,而卻不是讓她們擺脫貧窮和貧困,回到她們一直在等待的理想社會? 在日本的實際情況下,對性產業和性商業化的需求巨大,異常推崇婦女性剝削的結構,某種程度已經阻礙了社會福利和社會安全網的擴展。

我們有必要轉變為一個這樣的社會,在這個社會中有需要生存需求困難的人們,例如少女,學生和單身母親,可以在不販賣性商品的情況下過上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們應該要推廣的是對這些人的社會福利和生活保障措施,而不是繼續鼓勵性剝削的制度。

社會對於歧視言論的反應和意義

行文至此,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些既視感?但台灣和日本還是有些點不一樣,那就是台灣這類頻頻「失言」的搞笑藝人還依舊活躍在螢光幕前,而日本的岡村隆史則是可能好一陣子都不會再開這類玩笑了。

其實民眾對這些歧視言論的反應,告訴了全世界我們社會推崇的是怎麼樣的一個價值觀和性別理念,即便對方是搞笑藝人、是在節目表演上的言論也是一樣。日本輿論反映出他們對於女性職業選擇的尊重和體諒,但台灣則是反映出對強暴議題的戲謔、對女性經期歧視和不平等的漠視。我們應當增加對任何形式的歧視言論之敏感度,否則這些看似無害的歧視,無形中可能正在逐漸加深弱勢者的不平等地位。

延伸閱讀:性侵可被拿來開玩笑嗎?看喜劇演員 Daniel Sloss 如何講述一個性侵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