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藥誕生的歷史,複雜但有跡可循。有兩個女人,或者我們也可就大膽的稱呼她們為「避孕藥之母」的瑪格麗特 • 桑格(Margaret Sanger, 1883-1966)與凱薩琳 • 麥考米克(Katharine MaCormick),這兩位女性攜手合作,她們要「一種完美的避孕藥」,並真正促成了口服避孕藥的產生。

 

避孕藥(The Pill)的歷史其實不長,2010年她剛過五十歲的生日。

 

但當然,畏懼懷孕,避免懷孕的歷史不可能只有50年。

 

懷孕,生產是女性重要的人生經驗,不是嗎?為何要畏懼?如果妳從20歲生到50歲,連續生了30年,生了孩子卻無法撫養,每一次的懷孕與生產,都是對身體健康的與家庭經濟的折損,妳會不會害怕?

 

瑪格麗特 • 桑格原本只是一個護士,為何她成為避孕藥之母?桑格的母親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桑格的母親長期為肺結核所苦,生下第六個小孩後(也就是桑格),桑格母親身體更為虛弱,臥病不起,但之後又再生了五個小孩,曾經歷七次流產,五十歲便去世。桑格在母親出殯的那天,對酒鬼父親說:「都是你害的,媽媽是生太多才會死的!」桑格認為,孩子太多,負擔過重的家庭等於貧窮,勞苦,酗酒與毆打。

 

桑格是護士,她看過太多貧窮的女孩在不斷的懷孕與墮胎中,循環不幸,其中莎迪的悲劇讓桑格無法忘懷,莎迪是俄國猶太移民,28歲已經有三個小孩,桑格遇見她時,莎迪因為想自行墮胎而昏迷,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莎迪被救醒後,只問了一個問題:「要怎樣才能不懷孕?」莎迪終究敵不過命運,慘死在下一次的自行墮胎,莎迪的悲劇影響了桑格的一生,讓她決心幫助女性脫離不斷懷孕的悲慘命運。

 

同樣的故事,也曾發生在中國,或許各位讀者知道明代著名的散文家歸有光(1506-1571),歸有光的媽媽,也是因為生了太多的小孩,而想避孕,她說:「那麼多小孩,真的好苦...」聽得此言,家中的老婦便拿了一杯水,盛了兩隻田螺說:「喝了這個,以後就不會在懷孕了。」歸有光的媽媽一口喝盡,卻啞了嗓子,再也說不出話,此後雖未懷孕,但一年後便病死了。

 

與其說避孕,不如說這些女性再也不想懷孕了。

 

真的不能再生了。中國的醫書計有數種「斷產」,「斷孕」的方法,醫書寫明了,斷產不是好事,只是有些婦女身體虛弱,無法承擔生產帶來的沈重負荷,所以即使斷產不是好事,但也不能因為這樣拋棄斷產的藥方。

 

醫書中幾個常用的斷產藥方,例如將蠶紙燒成灰,和著酒一起喝;油煎水銀後製成棗核大小的丸子吞食;四物湯加蕓薹子等,此外角刺茶(又名老鼠刺葉),鳳仙子,玉簪花根,白麵,馬檳榔等藥材都有絕育的效果。(筆者按:此乃數百年前的記載,絕對已經超過時效,請不要嘗試...)

 

但此類讓婦女終身不孕的藥材或藥方,都是十分危險的,更有醫書直接寫明這類藥方藥性猛烈,服用後時有無法回覆健康者(歸有光的母親便是一例),有時服用斷產藥方,對身體的危害,甚至更勝過生產的危害。

 

生產與斷產,都充滿危機,但女性仍試著尋找出路,在口服避孕藥(The Pill)誕生前,她們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口服避孕藥的誕生,實在也不過是50年前的故事而已,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註:桑格的故事,參考自伯納德•亞斯貝爾著,林文斌、廖月娟譯,《改變世界的藥丸: 避孕藥的故事》,臺北:天下遠見,1999。

 

也許你想讀更多有關避孕這個問題:

懷孕、避孕,女人的不可承受之重

四問,愛情結晶

we are just dating

 

 

圖片來源:【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