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是人人稱羨的醫師娘,意外發現先生外遇之後,人生變得分崩離析。且看她如何修復支離破碎的心,找回失去的自己。

W 小姐與前夫是大學時的直系學長學妹,他也是她的第一位男朋友。而當這段關係長跑 12 年,終於走到結婚這一步時,未來的先生是醫師,加上公婆明理大方;W 覺得自己是全台灣最幸福的女人。

但 W 沒想到會在懷孕八個月的時候,發現先生外遇。「我以為那時候的一切都是按照我們的計劃在進行的,我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她試著問出原因、試著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對方只希望一切趕快過去,不再提這些事。

可 W 越問不出來越慌,起伏不定的情緒引發無數的爭執。在抽絲剝繭的過程裡,翻出來的事實,讓兩個人的關係傷痕累累。當揭露出來的故事越多,W 就越不知道怎麼看待眼前的人。「我覺得我不認識他了。」W 不知道他講出來的話有多少真實?她不再跟他講什麼話了。

W 說:「可能我們都太年輕,不知道怎麼面對處理這種事,錯失了最好的修復時機,也用錯了方法。……修復關係真的是兩個人的事情,不要覺得女生問題都是找碴,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拖了兩年,清理不乾淨也下不了決定。某天 W 意外發現第三者送先生的禮物放在公用的櫥櫃裡,打開盒子看見署名和日期,最後的希望瓦解。「他說他們已經分手了……」W 一夜未眠。

W 去看了心理諮商,哭了一場。決定提起訴訟。


圖片|來源

從發現先生外遇到委託律師完成訴狀,W 小姐身邊的人主要分成了兩種聲音。

W 的妹妹們心疼姐姐的遭遇,力主離婚並採用強硬的手段抗爭到底。她們對於姐姐遲遲沒有作為,有時也感到氣憤。但是總有太多事情要考慮,W 不希望自己倉促行事,後悔終身。

一部分的人則力勸 W 不要離婚,要為小孩想。只要先生繼續拿錢回家,W 做好自己的事,誰也不能趕她走。婆婆更是多次勸W 放下,否則會把先生越推越遠。「你一個人不高興,搞得身邊的人都不高興。」、「你自己放不下,沒人幫的了你。」

可是 W 已經不想要這個男人了,也不想守著所謂正宮的名義。與她結婚的是那個曾經真心愛她的人,心不在,維持這個家有何意義?「婆婆的態度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人……,只有她的小孩、孫子重要,媳婦只要維持全家人的完整就好。」W 無法理解什麼才是「完整的家」。更何況這種相處關係,夫妻之間沒有真心,只剩猜疑和失望。孩子不會察覺嗎?孩子要怎麼理解何為「家」?

在眾人意見南轅北轍的狀況下,一位深交十多年的大學同學 L,成了少數平靜回應,也平靜了 W 的人。聽完整件事情以及可能的決定之後,朋友 L 回應:「如果覺得要離婚就離婚。你一直都是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想好了就好。」這樣的陪伴,給了 W 小姐相當大的支持。 

發現第三者送先生禮物的那一週,W 小姐去看了心理諮商。才了解自己一直以來如此地壓抑是為了什麼。

身邊有那麼多人告訴她該怎麼作,只是那些都是從「正宮」、「媽媽」角色出發的建議,眾人看著 W 卻也對 W 視而不見。好像當一位女性結了婚、有了小孩,她只剩妻子或母親的身份,「自己」已經在眾人的視野中消失。

「大家在意的都是家庭的完整、小孩的未來,但沒有人真正在乎我的感受。」W 泛著眼淚。

「在這段過程中,我已經失去自己很久了,我想要把自己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