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是衰尾查某」「沒有結婚不是罪過,但是她因為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總統大選將近,對手在攻擊蔡英文時,屢次發表性別歧視言論惹議。政壇的性別歧視為什麼這麼常見?女性政治人物在從政時有何困境?性別觀察,帶你細細剖析。

距離 2020 總統大選,只剩下 26 天,社會對候選人的關注度逐漸提高,政治也成為網路上討論聲量最大的話題。現任總統蔡英文投身這次選舉,盼能連任。

當初在 2016 年,蔡英文以得票率 56% 順利當選總統。作為世界第 19 位女性領導人、台灣第 1 位女總統,蔡英文打開民眾對於政治人物的另一種想像。

現在女性什麼都可以做。總統可以做,三軍統帥也可以做。

蔡英文

事實上,全球最年輕總理桑納・馬林 (Sanna Marin) 上週才在 12 月 10 日宣誓就職。除了她本身是一名女性,即將由她領導的聯合政府中的五個黨派,也都由女性來擔任黨內領袖。此外,2019 年,女性更在芬蘭議會佔比 47% 。

延伸閱讀:「平等,是所有事情的基礎」芬蘭最年輕總理桑納・馬林的女性領導力

我們不需要被別人定義。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堅持投入,你就是自己的女一。

蔡英文


圖片|來源

當愈來愈多女性投入政治領域或站在領導位置,我們能看見女性影響力如何改變世界。然而,在現代社會中,女性政治人物仍然常遭性別歧視與性別刻板印象對待。

「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政壇的性別歧視

2019 年 12 月 12 日,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表達對新住民健保的意見時,提及競爭對手蔡英文:「不好意思說蔡英文沒有結婚,沒有結婚不是罪過,但是她因為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

此話一出,立刻惹議。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認為,張善政應該要向全台灣所有男性、女性都道歉,他言論不僅歧視沒有生育的婦女,也歧視沒有生育經驗,但是有照顧孩子能力的男性們。

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楊世光說蔡英文「沒資格談下一代」:為何人們總是縱容性別失言?

至今,部分人仍抱持著「女性就該結婚生子」迷思,否則她就可能被視為另類。

何以蔡英文沒有結婚生子,就無法同理母親呢?難道每一個男性政治人物,也都有育兒經驗嗎?

「你成為父母,不代表你能自動理解其他父母。如果你已婚且是雙薪家庭,要理解單親母親的生活,你還是得擁有同理心。」
“Being a parent does not automatically mean you will understand even other parents. You will still need empathy in order to put yourself in the shoes of a single mother living on benefits if you are married and running a house on two salaries.”
—— 英國知名政治記者 Isabel Hardman


圖片|來源

這樣的批評與觀點,也反映了某種程度對於女性政治人物的粗淺理解與粗暴。蔡英文沒有生育小孩,但不表示她不懂得尊重小孩或對此事毫無理解。

2019 年,分別發生兩起溫馨小事。 7月時,一位家長希望蔡英文能在女童衣服上簽名留念,蔡英文認為應該經過女童同意,展現對孩童的尊重;又在 11 月 2 日,一位小女孩親手繪製卡片送給蔡英文,蔡英文不願意給記者拍攝,只說「我自己看就好」,引來網友讚賞。畢竟,面對年紀小的孩子,大人經常忘記尊重二字,蔡英文卻僅記於心。

結婚或生育選擇,從來都不是評判一個人具有同理心或工作表現專業與否的標準。

女性政治人物困境:沒有成家,可以治國嗎?

張善政的發言,強化了對女性的性別刻板印象,也能從中看出性別迷思。

蔡英文沒有結婚、沒有生子、沒有「成家」(等等,誰說單身一人、與貓狗同住就不是家?),依然可以治國。

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一書中,就提及女性從政的雙重困境。「女性政治人物,必須表現出陽剛的特質(果斷與不畏衝突)的特質,但這種所謂的領袖特質又被視為是性別角色上踰越與不自然的;但若不具備這些陽剛特質,又被認為不具備領導特質。」

簡單來說,在社會主流價值觀下,「男性性別角色」與「領袖角色」特質相同(自信、主導、野心);「女性性別角色」卻與「領袖角色」特質相反,導致女性從政或擔任領導人時,容易陷入雙重困境。

從 2018 下半年至 2019 年末,我們已經在政壇上親眼看過許多針對女性的性別歧視言論。

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從「後宮」到「政治淫婦」,政壇何時擺脫女性噤聲與性羞辱

  • 2019 年 11 月 21 日: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將台灣比喻為「小姐」,和中美日關係為「坐在桌上打麻將,三個男的跟你打」。
  • 2019 年 6 月 4 日:辜寬敏說蔡英文「可以退位當『國母』,讓年輕男孩繼承。」
  • 2019 年 4 月 26 日: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郭台銘說妻子是後宮,「後宮不要干政」。
  • 2019 年 4 月 26 日:作家吳祥輝說蔡英文是「政治淫婦」,將其定義為:「公然出賣黨提名的同志,公開和黨的競爭對手勾搭,十足的政治通姦者」。
  • 2018 年 11 月 17 日: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影射陳菊是「肥滋滋的大母豬」。
  • 2018 年 9 月 19 日:新北市市長侯友宜對女性主持人說:「年輕妹妹,你長得不太安全」。
  • 2018 年 8 月 4 日:高雄市市長韓國瑜說「男人以天下為家,女人以家為天下」 。
  • 2018 年 8 月 1 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說〈一日幕僚〉影片點閱率破千萬點擊,可以讓幕僚「學姊陪吃飯」。

「裙裝」經常是對女性的集體想像,從洗手間標誌可見一斑。而辜寬敏說:「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更加彰顯對蔡英文「性別身分」的歧視——因為蔡英文幾乎從未穿過裙裝。辜寬敏批評的,不是蔡英文從事政治工作的所作所為,而是她的性別。

「性別歧視的意識形態通常包含了各種預設、信仰、理論、刻板印象,和廣泛的文化敘事,透過某些方式來呈現出男女大不同,而如果這些不同為真、被傳誦為真,或是至少可能為真,便會使得理性大眾更傾向於支持、參與這個父權邏輯下的社會框架。」——《不只是厭女》。凱特・曼恩。

當政治人物公開明白地發表性別歧視言論,不該以「失言」二字輕鬆帶過。個人的即政治的,性別始終存在於日常生活中。

如果連蔡英文總統都會因為自己的性別身分,遭受他人批評,那麼普通女性在生活中有多常受到性別歧視,也就可想而知了。

希望有一天大家叫我總統,而不是女總統。性別,不應該是評判個人表現的決定。

蔡英文

從蔡英文的例子來看,一位女性元首或領導人,是否必須更不能出錯、更符合大家的期待,才可能獲得原本就應得的尊重?期盼有天,我們終於可以拿掉歧視的視角,還給女性元首一個公平的對待。

當台灣出現第一位女總統,確實意味著性別平等往前一大步,但仍遠遠不夠。希望未來在台灣,女性投入政治領域、成為領導人,都不再是會被拿出來大作文章的「異象」。就像芬蘭內閣一樣,讓更多女性有機會在政治場域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