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短篇小說集同名的〈致賢南哥〉中,趙南柱承繼《82 年生的金智英》觀點,接續探討韓國社會「身為女性」的日常感受,小說透過主角人物「我」對男朋友「賢南」的書信告白,吐露出藏存在內心深處的感受,認為男友對自己的照顧,其實只是藉愛情名義進行的一種干涉和控制。

文|政大臺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崔末順

《致賢南哥》為韓國第一本標榜「女性主義」的短篇小說集,共收錄七篇目前仍在文壇活躍的七名三十到四十歲女作家的作品。當今韓國文壇最為顯眼的奇特現象,就是女性議題廣受讀者歡迎,不管在質或量都開創出前所未見的局面,而且在銷售量或獲獎成績也都名列前茅,成長氣勢似乎銳不可擋。


圖片|來源

女性主義成為韓國社會焦點

韓國傳統上深受父權影響,要求改善女性地位與處境的聲音未曾稍歇,不過最近女性議題相較以往卻顯得特別引人注目,背後確實有其特殊原因。

二○一六年發生的首爾江南地鐵站隨機殺害女性事件,可謂最具代表性,該事件不僅震驚社會,引發舉國性的哀悼行動,在年輕女性族群危機意識驟然升高之際,一向即在社會蔓延的厭女現象,也突然成為社會熱烈討論的議題。加上二○一七年,文化藝術界爆發幾起性暴力事件,促動社會多個行業接二連三響應「#MeToo」運動,讓女性安全和性別議題,隨即成為最熱議的焦點。於此,過往常常不過只是一回性「話題」的女性議題,此時已迅速擴張為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一種社會現象。

受此社會氛圍影響,女性作家的文學創作也大幅增加,成為閱讀市場的主流商品,性別議題更進一步成為檢驗及評斷韓國文學和文化的一個基準,甚至帶動讀者閱讀過去出版的小說,引發作家重寫舊作的熱潮。如韓國代表性小說〈好運的一天〉(1924)、〈翅膀〉(1936)、〈金妍實傳〉(1939)、〈霧津紀行〉(1964)、《侏儒射上的小球》(1978)等名作,都分別被作家重新以女性主義視角進行改寫及評價。文壇如此充滿實驗性的做法,係針對過去文學經典中女性聲音的消音現象,提出另一種方式的控訴,同時也想藉此呼籲民眾共同站出來,一起要求全面檢討韓國社會女性的處境和地位問題。

多元呈現「此時此地」的女性處境

《致賢南哥》即是在此文壇潮流和讀者的積極反應中問世,在其規畫出版之初,即明確揭示女性主義觀點的訴求,並邀集各有不同創作風格的七位女作家,聚焦又立體的呈現出她們對「此時此地」韓國女性的詮釋和個人視角。

當中,與短篇小說集同名的〈致賢南哥〉中,趙南柱承繼《82 年生的金智英》觀點,接續探討韓國社會「身為女性」的日常感受,小說透過主角人物「我」對男朋友「賢南」的書信告白,吐露出藏存在內心深處的感受,認為男友對自己的照顧,其實只是藉愛情名義進行的一種干涉和控制,它不僅造成「我」的不自在和不舒服,實質上還屬於一種日常性的暴力;崔恩榮的〈你的和平〉描述三代女性的故事,小說透過主角「宥珍」的視角,描繪一心期盼媳婦也能如同自己侍候婆婆般服侍自己的母親「靜順」跌宕起伏的心路歷程,一方面彰顯出上一輩女性艱辛又備受壓抑的苦悶生活,同時藉此提出賦予她們充分發話機會的重要性;金異說的〈更年〉描寫育有一對兒女的「我」,面對國中生兒子亂搞男女關係,內心感到非常苦悶,正面點出無論是社會抑或家庭,到處都充斥著「物化女性」現象的低俗世態樣貌;崔正和的〈讓一切回歸原位〉勾畫一位專門拍攝「坍塌建築物」的女性人物,探討她患有「所有東西都要歸回原位」的強迫症緣由,映照出父權底下厭女現象普遍存在的韓國社會問題;孫寶渼的〈異鄉人〉則以推理小說形式,描繪擔任警察的「她」在調查女性連續失蹤殺人案件的過程中,逐漸擺脫過去的受害陰影,重新站了起來;具竝模的〈鳥身女妖與慶典之夜〉為一部奇幻復仇劇,故事以獵殺方式,向犯下性侵或性騷擾的男性,逐一展開讓人感到既痛快又獵奇的復仇故事;金成重〈火星的孩子〉為有關女性生產的美麗寓言,透過被射向火星的實驗動物中唯一存活下來的「我」,描繪定居在火星的過程點滴,藉此表達無論哪個性別,毫無差別的,都是一個必須互相依靠、互相安慰、共同生活下去的存在者。(同場加映:讀《82 年生的金智英》:只有變成別人,我才能為自己說話

消除差異眼光,真正看見女性

《致賢南哥》收錄的七篇故事,以多樣的題材、人物和多元的形式,刻畫韓國社會對女性多方面的差別視線,提供讀者一個能夠感受到共鳴、安慰以及省思的機會。(延伸閱讀:為你選書|《致賢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愛我,而是打算將我變成一個廢物

本書在韓國一出版就創造出驚人的銷售記錄,不僅創下出版兩週即賣出超過一萬本的佳績,在大型連鎖書店教保文庫、網路書店阿拉丁也均站上排行榜,更獲得讀者「容易閱讀且啟發思考」、「想推薦給朋友的好書」等評價很高的迴響。

如果說「女性主義」論述,是將「打破因生物學或社會文化的性別差異而引起的所有差別待遇」視為終極目標,我想本書的出版,肯定會扮演起韓國女性主義從「論述」和「語言」的形式,正式進入到「日常」和「故事」領域,進而擴大其影響力的一種信號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