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家內從不談性教育、身體教育,那我們要如何保護孩子免於受傷,又如何讓受害的兒童再次強壯起來?《蝴蝶朵朵》是第一本以熟人性侵為題材的兒童繪本,倡導預防多於治療,但願每個家,都成為讓人強壯的地方。

「這是一個教孩子保護自己,避免遭受性侵害的故事。」

《蝴蝶朵朵》是台灣第一本以熟人性侵為題材的兒童繪本。作者幸佳慧長期關注兒童權益、國內外性侵案件,不斷在尋找可以預防傷痛持續發生的施力點。這年,她找來了熟人性侵倖存者陳潔晧為這本書繪製圖像。潔晧在幼年時,曾遭奶媽家全家性侵三年。往後他持續透過繪圖、書寫與創作等方式,試著尋找復原的出口。繪圖者,本身也是性侵受害者;在一邊創作、一邊面對自我傷口的同時,這個作品,也給了這個社會,更多的家,一些指引與支持。(延伸閱讀:「請給自己機會,去處理傷痛」從陳三郎到陳潔皓,性侵傷痛的三十年

故事主角是一個快樂的小女孩,因為喜歡看漫天蝴蝶飛舞,大家都叫她「朵朵」。朵朵出身於單親,從小沒有爸爸,但被社區鄰居照顧著。直到一天,一個市場叔叔開始加入她的家庭,帶她出門玩、買衣服蛋糕給她。但叔叔漸漸伸出狼爪,侵犯女孩。

其中繪本以惡夢情境、心碎的兒童言語,細膩鋪陳孩子受害時的碎弱與真實心靈。你以為孩子沒有感覺的、不明事理的,其實只要傷害造成,都在他們內心裡被深刻烙印著。而無力處理的他們,受傷的心,更需要被小心呵護與照料。

朵朵經常在三更半夜
尖叫醒來,偷走蝴蝶的怪獸
也到夢裡追她,她的臉濕了。
可是,她不敢跟媽媽說。

在繪本當中,也以情境式的方式引導思考,關於什麼事情可能是危險的、什麼東西其實不對,當你面對侵犯時,你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其實都很正常等等。屏棄過去教科書裡教條式的性教育,繪本嘗試以兒童語境,慢慢引導孩子去理解身體議題的重要性。

有一次,我們又玩小熊捉蝴蝶的遊戲,小熊說他身體癢,要蝴蝶幫他抓癢。然後,叔叔書要跟蝴蝶一起洗澡。他叫我摸他的身體,我不要。他摸我的身體時,我害怕得尖叫。

叔叔突然好兇的叫我不可以哭,也不可以跟媽媽說。他要我乖乖聽話,他會買更多東西給我。他還說,媽媽偷了客人的錢。如果我把遊戲的事情告訴別人,他就叫警察來抓走媽媽。

小兔子,我不喜歡和叔叔在一起,我好害怕,但我不能跟媽媽說,我該怎麼辦?

而故事裡最動人的,是母親抱住朵朵的那一刻。她說,謝謝妳告訴我,並且我想讓妳知道,妳不是錯的。在這裡頭,母親雖然心痛,但她並非一味地緊抱住女孩,而是保持雙眼凝視;這像是在安慰所有受害的孩子,你不要怕,我都有看到,我正守護著你。

「喔,朵朵,我好高興你告訴我這個秘密。」小兔子的聲音抖得好厲害。

「隔壁的哥哥說,怪獸會在半夜出來把不聽話的孩子吃掉,最近有怪獸一直咬我的肚子。小兔子,我是不是做錯事?我不要媽媽被抓走,我不要叔叔當我的爸爸。」朵朵哭了起來。

「朵朵沒有做錯任何事。我們會一起想辦法趕走大怪獸。」

媽媽像一顆厚厚的繭緊緊包住朵朵。
等朵朵睡著後,媽媽就抱著她跟小兔子到公園奶奶的家。


作者佳慧提到,在無力於傷害不斷發生的當代,除了治療,更要重視防治。雖然對部分人來說,可能你明白這件事很重要,但礙於過去自我成長過程裡沒人教過你,所以你現在也不知道如何教孩子。

《蝴蝶朵朵》作為親子共讀繪本,用情境式語彙,引導親子雙方都能共同思考與討論,做更充分的準備。在這當中,想讓家長能溫柔帶領孩子了解性侵的議題,每一個家,都可以開始去正視與討論它。我們知道,我們永遠必須開始。

回到繪者陳潔晧說的那句:「繪畫曾是我童年生活最快樂的事情,但在受虐期間被暴力剝奪。成年後以各形式的藝術創作,表達對社會不公義事情的關懷。」如果曾經背負的痛,可以再次堅強,那希望這股力量,可以傳送到更多更遠的地方。

每個人都有翅膀,
每對翅膀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風暴,
有時被雨淋濕,有時受點擦傷。
但是,只要我們懂得好好愛護它們,
它們就能恢復輕盈透亮,再次展翅飛翔。

只要有愛,願每一個家,都能是讓彼此強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