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Channel、YSL、Prada⋯⋯等時裝界各大影響力品牌,盤點名設計師們如何在伸展台上,一步步脱下女性的束縛,用自己的設計為性別發聲!

人人都講女性主義,難道人人都懂女性主義?自 Maria Grazia Chuiri入住 Dior 推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Slogan T 恤後,女性主義彷彿成為潮流,各大品牌都樂於佔便宜,時裝人亦消費得不亦樂乎。究竟是否推出 / 穿上一件簡單的 Slogan Tee,便讓你成為真正的女性主義者 / 品牌?


2017 年春夏季,Dior 的創作總監 Maria Grazia Chuiri 推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Slogan T 恤,讓時裝界掀起一股「女性主義熱」。圖片|來源

又要戴頭盔,並非說出 Slogan Tee 的都是佔便宜,但總覺得所謂的女性主義時裝並非單純一件寫了標語的 T 恤就能概括。而事實上,時裝界中做實事的品牌和設計師並不少:有些透過剪裁、設計等改變整個時裝界的大環境(fashion scene),有一些則透過營銷為女性和慈善機構籌款。女性主義一字,設計師們各自表述,真正為性別平權有錢出錢,有聲出聲,真正的兄弟姐妹站起來。

Chanel

既是老掉牙的故事,卻強調 Chanel 在時裝歷史中的重要性。她在 1920 年代推出劃時代的嶄新女裝設計,不僅抛棄修身顯腰線、束腹、長至曳地的晚裝衣裙設計,更開創寬褲、襯衫、騎馬服等「男裝女穿」的潮流。即使當時勁敵 Paul Poiret 評擊她為「Inventor of Misery」,她亦只是嗤之以鼻。作為改革女裝的先驅,她不僅對後來者有着深遠影響,其品牌至今依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其實,若非有她的女性褲裝和斜紋軟呢外套(Tweed Jacket),女性不知到何年何月還在穿着壓縮胸腹的馬甲和厚重散裙!不爭朝夕卻留芳百世,才是香奈兒的真章。(延伸閱讀:香奈兒的傳奇一生:解放女性之前,她先解放了自己


香奈兒女士的設計至今依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圖片|來源

細看 Chanel 2018 年秋冬系列,依舊擁有很多香奈兒女士的影子和遺澤: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Yves Saint Laurent

同樣是家傳戶曉的故事,也不得不說聖羅蘭對女性時裝的影響。有人說:「Chanel 以服裝給了女性自由,YSL 則從服裝給了女性力量。」這句話其實一點不差。繼續是挑戰女生穿褲裝的「禁忌」,因為時至 1960 年代,法國依然存在禁止女性在公開場合穿長褲的法例。聖羅蘭設計的「Le Smoking」(意指為女性吸煙時穿的套裝)套裝衍生自男性西裝,現在看來似是保守,當時卻對時裝界以至法國社會衝擊極大。當他的「吸煙裝」成為傳奇攝影師 Helmut Newton 鏡頭下的主角,並於 1975 年登上法國版《Vogue》,這套西裝便正式進入經典,成為女人「權力穿搭」(Power Dressing)的象徵。


Helmut Newton 為「Le Smoking」拍攝的時裝大片。
 


聖羅蘭的「Le Smoking」西裝改變整個女裝設計的氛圍,奠定女性權力穿着的象徵。圖片|來源

Saint Laurent 現任創作總監 Anthony Vaccarello 於 2018 年秋冬系列的變奏西裝設計: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Diane Von Furstenberg

以上兩位殿堂級設計師以男裝賦予女性權力,以風格為性別平權打開缺口,Diane Von Furstenberg 則再問一句:「為何女性想有平等權利,非得穿得像男人?」她設計了一套印花連身長裙,剪裁宛如袍子,一穿一裹即可出門上班,休閒與優雅兼備——「Wrap Dress」風靡時裝界逾 40 年,強調舒適、易穿、方便配襯,也強調女性能夠同時專業和女性化(feminine)。即使 Von Furstenberg 已漸漸退出個人品牌的設計工作,她依舊透過時裝幫助女性。在她擔任 CFDA(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主席期間,她促成協會與非牟利組織 Planned Parenthood 的合作;而在剛過去的國際婦女節,她開放品牌總部舉辦活動,廣邀學者、商人、設計師、文化人等不同範疇的專業人士,歌頌不同的「inspiring women」之餘,也為宣揚女性主義出一分力。


Diane Von Furstenberg 以一條 wrap dress 改變女性穿衣習慣。圖片|來源

Diane Von Furstenberg 的新任創作總監 Nathan Jenden 在 2018 年秋冬系列中多向「Wrap Dress」致敬: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Miuccia Prada

曾經記得有本地設計師對 Miuccia Prada 的仰慕,因為她能將艱澀難懂的哲學、藝術化成時裝,從最有學問的時裝評論人到普通女生都喜歡並懂得她的設計。的確,Prada 本人學富五車,大學時期更是義大利共產黨和義大利女性聯盟(Unione donne italiane)的成員——女性主義早已根植在她的身心之中。若說現在的 Gucci 與 Balenciaga 在玩「醜時尚」的概念,殊不知 Prada 才是此道的始祖:軍用帳幕布手袋、鏡片、撞色撞花樣的布料⋯⋯。她揚言,她不喜歡時裝只為白人中產菁英而服務,她喜歡美學的多元:「常說漂亮、時尚、易懂——太悶了!我的時裝背後都會有故事,也許是政治不正確的。」這樣的想法在 1970 年代而言,也算非常前衛大膽,説是烈女也不為過。(從安娜溫圖到 Diana Vreeland!時尚女魔頭:不必滿足人們,而是要啟發他們的渴望


Miuccia Prada 是「醜時尚」概念的始祖。圖片|來源

Prada 2018 年秋冬季系列依然貫徹始終: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Jil Sander

談及 Jil Sander,我們通常會提到她的極簡主義與精確的服裝剪裁和結構,但絕少會將她與女性主義相提並論。但著名時裝編輯 Suzy Menkes 曾在《Vogue》的專欄中稱她為「時裝界第一個女性主義者」,正是將着眼點放在她的設計上;Jil 接受訪問時曾提到,她因不滿當時的女裝設計,「不喜歡女生展現自己的方式」(not happy with the way women presented themselves)而開設品牌。Jil Sander 的衣服有着簡潔而鮮明的剪裁,流線型的廓形充滿建築感,也讓服裝風格更中性。她說:「或許我並非女性主義者,但我希望透過服裝賦予女性力量和強烈的個性。」


Jil Sander 低調沉實的作風與其設計非常相近,惟低調並非懦弱。她曾三進三出自家品牌,堅守自己宗旨立場,非常有骨氣。圖片|來源

Jil Sander 現任創作總監 Luke and Lucie Meier 依然沿用品牌創辦人的簡潔、中性設計風格: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