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7 日是林奕含逝世的日子。兩年前,《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讓大眾意識到真實存在的「權勢性侵」。 林奕含曾說,若能成為新人:「我想成為一個對他人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但台灣 #Metoo 運動,做到了嗎?

噤聲的台灣 #MeToo:我們有從此「成為一個新人」嗎?

2017 年,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讓台灣震驚,世上原來存在著一種名為「權勢性侵」的惡。 作者林奕含曾說,若能成為新人:「我想成為一個對他人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延伸閱讀: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專訪林奕含:「已經插入的,不會被抽出來」

而台灣 #MeToo 運動,做到了嗎?

讓我們看現代婦女基金會的調查數據:2018 年發佈的問卷調查收集 1072 份有效問卷。結果仍有 65% 民眾認為,如果女生穿的很辣、進出夜店、表現開放,應該要承擔被性侵的可能。而有 61% 民眾認為,性侵受害者多少都應為自己負責。

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范國勇說:「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性侵經驗其實非常複雜。」假如台灣對被害人、對加害人都仍是直接批判的結果,社會就是這樣的氛圍,受害人是不敢出聲求助的。


圖片|女人迷

因此,現代婦女基金會於今日召開「Only Yes Means Yes 用支持取代批判」記者會,邀請多位藝人、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以及女人迷執行長瑋軒,分別從性侵迷思、女性經驗與男性經驗,談為何「積極同意」(only yes means yes)是必要的。

女人迷執行長張瑋軒:三個數字打破性侵迷思

瑋軒也於現場分享女人迷的經驗:「2014 年,我們推出了『正視性侵匿名留言板』,希望為受暴者提供一個匿名敘述創傷的空間。」為什麼要做這個?

「因為我們發現,當許多性侵受害者試圖進入公部門,卻發現程序門檻很高。」

許多受害者是不敢報警的,因為他們會被反覆質問、經歷種種「你幹嘛不反抗」的質疑。這無形對他們造成二度傷害,並降低通報意願。「這是公部門要改善的地方。至少在線上,我們和現代婦女基金會的社工合作,提供支持與陪伴,踏出第一步。」延伸閱讀: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正視性侵,你需要知道的十件事

她指出:「今天跟大家分享三個數字。在正視性侵留言板裡,目前已累積五百五十幾則性侵經驗。數據顯示,有 67% 的留言者,都是未成年人,或描述未成年時期遭受的暴力經驗。也大多以女性為主。這其實凸顯了我們對身體教育的不足。」

很多人還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這樣長大了。而這些隱而未發的事情,讓很多年後我們才恍然大悟,原來當年經歷過的事情,就叫性侵。

瑋軒說:「我們常常質問受害者,為什麼事發後你還跟他做朋友?那其實是因為,我們根本沒機會知道這是性侵。」


圖片|女人迷

「第二個數字,有三分之二的性侵害發生場景都在熟識的環境,例如家庭、例如學校。這也打破了我們常常認為性侵受害者都發生在外面、陌生的迷思。性侵其實任何地方,都可能會發生。」

「第三個數字,也是衛福部的調查數據。非常驚人。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個人曾遭遇過性別暴力。也就是在座的各位,我們都有可能是受暴者。這包含言語騷擾、肢體動作、也包含性侵。」

這三個數字在在凸顯,過去我們對性侵的認知,很可能是錯誤的。因此當這些「非典型」的故事說出來,我們要做的,是以支持取代批判、以陪伴取代責難。延伸閱讀:專訪何式凝:#MeToo 無論事發多久,受害者都有資格說出痛

我們要讓更多人知道,你的身體是重要的。我們必須說,only yes means yes。如果有這樣的教育,當不同人要進行相處的時候,我們也會更理解,如何把守分際。

需要更多故事和語言描述經驗,而非咎責細節

而要說真的完全沒有改變嗎?或許有,只是還不夠多。

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性侵害防治組長余姍瑾也表示:「我們發現,其實性侵害的通報數量有增長。這不一定是壞事,而是代表著,黑數可能減少。數量提高,對我們來說,其實是個好的轉變。」

因為這些 #MeToo 的氣氛,會漸漸讓人們知道,當我們遭遇相關事件,我們是真的可以站出來,會有人接住我們的,讓我們可以回首個人經驗,可以梳整語言,而這個社會的各個環節,確實正在建立更寬廣的網絡,接住每一個掉下的人。

我們需要更多故事和語言去描述這些經驗,而不只是去咎責細節中每一個環節「為什麼你不採取行動」。讓多樣的故事漸漸長出力量,生出詞彙,讓每一個人都能被好好承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