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人權律師索圖德致力推動女性頭巾解放運動,去年遭逮捕。11 日,其夫肯汗達於臉書表示,迎接他們的將是長達 44 年的牢獄之災,還有百餘下鞭刑。其後,肯汗達也遭判刑 6 年,原因是他在臉書上分享妻子刑案,被當局視為非法。

伊朗知名人權律師索圖德長年推動女性頭巾解放運動,於去年 6 月遭到逮捕,被控「侮辱最高領袖」、「危害國家安全」等莫須有的罪名。索圖德在不見天日的牢獄內待了 8 個月後,其同為人權律師的丈夫肯汗丹 11 日透過臉書公布妻子面臨悲慘壓迫──被判處 38 年有期徒刑已及 148 下鞭刑。


圖片|來源

「跟伊朗的法律專業說再見」

1980 年代,伊朗發生伊斯蘭教革命後,政教合一體制下的伊朗教士掌權,當局頒布了一系列強制性服裝法規,要求所有女性都戴上頭巾(hijab)。身處在女性遭到壓迫的保守伊朗社會裡,現年55歲的索圖德(Nasrin Sotoudeh)毫不畏懼地批判父權社會,並將矛頭對準歧視女性的法律,多年來一直是伊朗婦女基層運動的領袖。(延伸閱讀:伊朗婦女真情告白:要不要戴頭巾,我們自己選擇

除致力於追求女性解放頭巾外,索圖德也極力反對死刑,替多名反對派人士維權,因此不只一次觸及當局紅線。她 2010 年被判 6 年徒刑, 2012 年獲頒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沙卡洛夫思想自由獎」(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時,人仍身在獄中,無法前往歐盟領取榮耀。

去年 6 月,索圖德再度公開抗議頭巾法律,卻在家中無故被逮捕。當局後來以「侮辱最高領袖」、「危害國家安全罪」和「間諜罪」等 9 項指控,將她關到首都德黑蘭郊區外惡名昭彰的埃文監獄(Evin prison)。根據《紐約時報》(NYT),索圖德遭捕前曾表示,當局正名目張膽地私下審訊、判刑,「我們要跟伊朗的法律專業說再見了」

推動人權的代價:44 年的牢獄與 148 下鞭刑

肯汗達(Reza Khandan)近期接獲索圖德從獄中致電,了解到當局最新的判刑,他 11 日在臉書貼文指出,索圖德一共被判處 38 年有期徒刑,以及鞭刑 148 下。根據伊朗人權中心(Center for Human Rights)的聲明,索圖德共因兩起事件遭到判刑,第一起事件判處監禁 5 年,第二則判 33 年徒刑和鞭刑 148 下。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官方媒體同天竟表示,索圖德只被判刑 7 年,罪名是「參與非法集會」、「間諜罪」。(延伸閱讀:專訪抗爭報導者趙思樂:最可怕的壓迫,是否定人的自我價值

肯汗達告訴伊朗人權中心,索圖德牽涉的第二起案件共被起訴 7 項罪名,包含「危害國家安全的宣傳」、「破壞公共秩序」、「出庭沒戴頭巾」、「煽動貪污及賣淫」。加上 2010 年的 6 年刑期,索圖德在伊朗推動人權、女性解放的代價竟是長達 44 年的牢獄之災,還有凌遲身體的鞭刑,肯汗達說:「這一判決表明,在我們國家發出自己聲音的代價有多高。這不公平、不合邏輯、也不正常。」

索圖德的每一項罪名都被判以最重刑期

索圖德的案件引起國際關注,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11 日也召開記者會,抨擊審理此案的德黑蘭革命法院(Tehran's Revolutionary Court)第 28 分院院長、法官莫吉榭(Mohammad Moghiseh),稱莫吉榭將索圖德的每一項罪名都判以最重刑期,在最高量刑準則以外還莫名增加了 4 年徒刑。

承受超過 3 次鞭打的犯人在受刑後通常會癱倒在地,甚至是休克,但索圖德卻遭判鞭刑 148 下,英國外交大臣杭特(Jeremy Hunt)對此感到萬分震驚,在推特(Twitter)呼籲:「人權應受到辯護而非起訴。」歐洲議會議長塔加尼(Antonio Tajani)也忍不住於 12 日砲轟伊朗法院的判刑「完全無恥」。

伊朗不重視人權,何談保護政治犯的司法權?


圖片|來源

肯汗達及索圖德育有一子一女,兩個孩子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母親,同時又天天擔憂將失去唯一能依靠的父親。這是由於肯汗達今年 1 月時已遭判刑 6 年,隨時都有可能去坐牢,而原因竟然是,他在臉書上分享妻子刑案,被當局視為非法。

伊朗法院頒布諭令,政治犯必須由法院批准的律師辯護,過去一年來,已有包含索圖德在內的 7 名維權律師遭到逮捕。《紐時》評論指出,因此任何「非法院認證」的律師替政治犯辯論,全都是違法的,這相當於伊朗根本不重視政治犯的人權,也不願意讓政治犯享有委託律師的正當司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