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Rookie Fund 執行總監唐琦。她愛教育,從事學生創投。她說剛出社會時心裡有盞燈,漸漸它會暗掉。但學生都還有夢,是他們教會她,別輕易被世界影響。

我們從抖音聊到驚奇隊長,再討論世代鴻溝跟女性職場困境。作為主管,她很好聊。唐琦說:「要相信自己不用很 bossy,就可以當 boss。」

唐琦身穿藍色洋裝,一進門舉止從容。自信、熱情,不拘小節,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身為亞洲第一家學生創投公司執行總監,她剛入圍 2018 年富比世 30 under 30 財經投資類。她露出微笑。我心裏有點緊張。

開口我們先聊成長經歷,以及她如何描述自己的特質。唐琦想都沒想:「我的特質就是,從小搬家,所以不太害怕新環境。也可能因為,我永遠是班上的新女孩(I'm always the new girl),久了以後,也不太在意別人對我的評價。」口氣老神在在。

採訪之後,我們發現,她是認真的。

繞了一圈,果然我還是最喜歡教育了

唐琦大學主修經濟,輔修創意寫作,後來選擇學生創投。採訪前我們以為她的校園生活必有曲折,特地一問。

「我在大學主修經濟,其實只是因為我爸爸念經濟,他要我試試看喜不喜歡。當時我們學校有個很帥的經濟學教授,我想都沒想就簽下去。」天不從人願。「但沒想到,我才剛修完,下學期他就休假了!整個人消失了!」過了幾秒,她回復原狀。「後來我想,這樣的學歷對未來很有幫助,於是決定一路主修完。」

除了經濟,她輔修創意寫作。「我很喜歡自己寫寫東西,現在我偶爾還是會寫文案,因為我現在的工作包括親自管錢,那我就想,好,我要把經費省下來!」

聽起來哪裡怪怪的。跟我們想像中,高大上的創投公司執行總監,很不一樣。唐琦回憶,畢業以後,她曾經在宏達電的教育科技新創 Zoodles 工作,再到 HTC Vive 擔任虛擬實境投資聯盟(VRVCA)投資經理。

「我小時候想,我的爸爸媽媽都是老師,我長大絕對不要當老師。」結果大學時當過很多家教。後來離開大公司,選擇一家剛起步的學生創投,偶爾還要擔任大學生的導師。就像繞了一圈。原因呢?「後來我想想,果然還是最喜歡教育了,哈哈哈。」

她說話輕鬆幽默,背後實有嚴肅故事。當年她在宏達電一場活動認識現在的老闆。後來老闆創立 Rookie Fund ,請共同好友推薦合適夥伴,兩人均想起唐琦在 Zoodles 的教育創投背景,非常適合。「老闆立刻約我喝咖啡談工作。兩個禮拜內,我就決定從當時的工作辭職。」

Rookie Fund 是專門「讓學生投資學生」的創投公司。原因簡單,因為學生投資人最能理解學生需求是什麼。他們對外招募資金,鼓勵學生投資小型的學生新創計畫。曾經投資過釀酒器、手機支付,目前還有不少計畫在跑。而唐琦的工作內容,幾乎涵蓋大半公司營運。盤組織、找資金、偶爾也給予學生投資建議。「因為你要學生直接擔任投資人,他們自己也會『驚驚的』。」

我不知道你們幾歲,哈哈哈,像是交友軟體、電商、很多產業其實讓年輕人看會比較有 FU。像抖音我就有點不懂。要我立刻去用也有點.......

她沒說完,我們其實都懂。

透過年輕人,唐琦更理解下一代的目光所在。「現在我們的上一輩還掌握世界大部分的資源,但未來早就該投資給下一代了。」她指出,亞洲的年輕創業家很難得到足夠機會,因為投資人大都年齡層較高,眼光也通常較保守。她在做的事情,其實是在替年輕人張羅資源。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悲觀的人,但我剛出社會時,心裡還有一盞燈。漸漸地,它會暗掉。我發現世界不是這麼單純、或者我明明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卻很難實現,那很難受。可是年輕人還沒被影響得這麼嚴重,他們給我最重要的禮物,就是讓我知道,別輕易地被世界影響。

這些那些的女性職場問題

她剛談完嚴肅的世代鴻溝,卻在下一秒又拉出另一個重要主題。

「去年我帶過一個男學生,我們很難得聊到女性主義。他問我,staff,妳覺得創投圈需要女性主義嗎?如果我們特別設一個門檻給女性創業家,那不反而是種性別歧視嗎?我記得我當時回答,那只是你沒有用歧視的眼神在看著她們。可是除了你之外,很多人都是帶著特定眼光在看女性的。而且女性創業家也有很多限制,只是你不知道,不代表限制不存在。」

我嚇一跳,原來創投圈也談女性主義。我說,這是常見的性別迷思,認為職場的齊頭平等才是真平等,卻忽略女性在職場上有許多結構性障礙難以跨越。她也補充:「沒有錯的問題啦,我其實很高興學生願意問我這個。」(延伸閱讀:女性工作處境,台灣真的比日本進步嗎?

2017 年,女人迷報導,另一位女性創業家 Pocket Sun 曾分享:「風險投資一直以來都陽剛中心,只有 7% 合夥人是女性,甚至低於創業中的男女比例。這意味著大部分的投資決策是由男性做出的,他們喜歡的東西與投資的方向,是同一種視角,同一種典型,然而這樣的選擇前提下,很難有多元化的創業團隊會被投資,女性創業也常在選項之外。」

唐琦說,「去年我們看了五六十家新創團隊,其中只有一個女性 CEO。另外我還有個觀察,在新創團隊裡,女性擔綱的位置通常都是行銷。」她說到這,我們心領神會。但唐琦繼續補充:「當然,如果今天我是女性,我愛行銷,那當然沒有問題。但會不會其實是因為,女生在新創圈想做其他的領域,都會受到阻礙呢?」

「這未必是個人選擇,可能也是歷史問題。因為女性往往在成功領域,看到的楷模都是行銷界的女性,但當理工科的楷模很少,我們就會害怕嘗試。我們應該要鼓勵大家都試試看,再決定喜不喜歡。」

除了女性創業家少,女主管在職場上也常不好過。「在某些職場,『女生的特質』會受到異樣眼光看待。」她說。(延伸閱讀:消失的33%:為何中階女主管總是無法升遷到高階職位?

「我就是那種超愛穿搭,也愛化妝的女生。有些人會覺得說,欸妳想當妹子,妳就不能在業界存活。或者是,妳長得還不錯,那應該是花瓶。這其實是根本逃不掉的。」

遇到的具體事件是什麼?「就像是,常常有人想追我啊!」她很激動。「比方說有人會加我,好像是正事,結果才發現根本只是想聊天。今天如果我是年輕男生,會被這樣對待嗎?當然可能有,但肯定會少一點。在職場上只因為我是年輕女生,於是面對各種事情,我好像都必須懷疑一下。」

我有個女主管,在舊金山。她就是頭髮剪得非常非常短、行事低調、不想引人注意的人。但連她都常被白人男性騷擾。她說,這是有點傷心的事情。但是她要求自己,傳訊息的時候不用笑臉、愛心,而且一定會延遲回訊息,話題也常常聊到伴侶。她認為自己必須要避免各種會被誤會的情景。我說,那不是都沒有人情味了嗎。她說是啊,但她沒有辦法。

另外,就算不被追求,也有時候人們就是把你當「年輕女孩」。「我有時候無法判斷,有些人是因為我的外表、還是能力才聽我說話。」她正色。「但如果因為外表而得到好機會,那未來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機會,也很難說。而且肯定的是,他們也不會真把妳當一回事。」

我就是個女性主義者:不用很 bossy 也可以當 boss

「我常跟家人朋友聊到性別議題,發現很多人對 feminist 這個字會有一種敵意。我覺得或許是因為,有時候雙方太激烈了,如果想要產生討論,可能不是好事。」

我問她,覺得自己是個女性主義者嗎?「我是。我是個女性主義者。」她答得肯定。「但我必須說,我其實有點害怕說這件事。」

唐琦談身為「女性主義者」之掙扎,非常誠實:「但我又想,這也是很奇怪的迷思啊!為什麼我要因為承認自己是 feminist 而感到害怕呢?我想,可能是所有人詮釋 feminist 的方式很不一樣,那讓人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其實沒那麼喜歡驚奇隊長》。不是議題不好,就是劇情對我來說有點乾。」我跟她聊到最新上映的電影。女性主義者原來可以不喜歡驚奇隊長》嗎?這是我心裡的疑惑。但她心裡的「小警總」不像人們給自己設限那麼多,反而活得開朗明快。

「可是那個主管(裘德洛飾演),竟然一直在罵女主角『妳情緒太多!』」她又激動,驚奇隊長》一秒轉成職場奮鬥劇,竟也貼切。

「其實男生壓抑情緒,也是非常辛苦的。我男友就是這樣。跟我交往前,很少好好面對情緒,都放在小箱子裡鎖住。他最近才開始練習跟我抱怨,明明看起來都快哭了還跟我說『我不能哭我不能哭』,哈哈哈哈哈。」在專訪出賣男友,唐琦笑得非常開心。

「我要給女性的建議就是,不用很 bossy,妳也可以當 boss。」唐琦說。如果妳很溫柔,就發展柔性管理(soft management)。如果妳喜歡長髮,也無需因為當主管而自覺該剪短。(延伸閱讀:【職場筆記】不必比較,找到自己的職場風格

不用很 bossy,妳也可以當 boss。

唐琦,Rookie Fund 執行總監

「妳只需要找到擅長的東西。然後不斷增進它。要記得妳就是妳,不要扮成別人的樣子,那絕對不持久,妳會瘋掉。」

這就是唐琦。自信、熱情,不拘小節。我們一開始說過,現在你們也知道了。

後記

結束專訪後,我們在女人迷一樓門口,唐琦好像突然筋骨鬆開,跟我們說,剛剛其實很緊張。畢竟創投業都是男性居多,當導師也多接觸學生族群。很久沒跟同齡女生好好說話,好像有點衝過頭。

她閒聊模式再開:「我說我喜歡打扮,也喜歡偷偷觀察別人的衣服,像今天我就發現,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style。這非常有趣,哈哈哈。」唐琦那日身穿藍色洋裝,在人群中相當亮眼。一個女性主管穿什麼,看似簡單選擇,過程亦可能滿滿掙扎。她熱愛打扮,也熱愛教育,朝喜歡的路前進,身影十分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