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游文霖,她害羞謹慎,還很善感。這些女性特質,談起生物醫學或高齡等冷硬話題,卻相得益彰。她十分理解醫療與社會接縫的種種困難。

我問她,她定義的女性影響力是什麼?她想了想,回答:「女生的力量,就是能把事情變得美好。」她將在 2019 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現場分享更多她的故事。

人生就像歧路花園,總有意外發現的美好事物

2018 年,游文霖入選富比世 30 under 30 Asia 創業家。作為生技公司 Havital 創辦人,她人在香港,心在台灣。我們約在女人迷樂園視訊採訪。螢幕那頭她坐在辦公室接電話,笑容溫暖。沒有創業家的派頭,先對我們貼心問候,卻有創業家的熱情,很快便開始跟我們聊起她擅長的醫療保健領域。

如果你關注健康議題,會知道 Havital 談預防醫學,主打防衰弱,不只是醫療新藍海,也是高齡社會的重要社會議題。父親也是生技界老闆,但她繼承衣缽的方式並非直接承起父業,而是選擇到香港另起爐灶。

年紀很輕,但看得很遠。她說台灣是根,香港是基地,世界是目標。

這是她的人生故事。


圖片|游文霖提供

從一場安養院的藝術治療開始

從小在加拿大唸書,14 歲那年,游文霖誤打誤撞到安養院陪長輩畫畫。「老師鼓勵我們當志工。我愛畫畫,本來想教小孩,但想到我家附近有一個安養院,走路就能抵達。於是我就厚著臉皮去問他們,我可不可以幫忙?院方本來覺得我年紀小想拒絕了。但我覺得很有趣,一直和他們聊天。最後他們最後終於說,好吧,週末剛好有個藝術治療活動(art therapy),我可以先去跟失智症的長輩玩,陪他們畫畫。」

這一畫就是四年。游文霖每個週日都陪失智症長輩畫畫、讀書。也因此看見許多刻板印象之外的疾病樣貌。

「我們對失智症理解很少。小時候看電影《手札情緣》還以為浪漫,太太失智,有先生無私照顧她,可是當真正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時候,其實不是那麼單純的浪漫。」

「我負責照顧過一個婆婆,她 70 歲了,住在那裡 5 年。剛開始她只有失智症狀,但後來幾年,她其他部分退化得越來越快,語言能力也慢慢喪失。」她說。

「我離開那天,牽她走到院子,說奶奶我要去讀大學了,這是最後一個 Sunday。因為退化的關係,平常我唸書給她聽都沒有太大回應,她不太能說話,但那天她卻突然轉過來,一直看我。後來我常想,那天她到底記不記得我呢?其實我不能確定。但這整整四年,每個星期天,除了家人她就只有見到我。要是她記得,那就太好了。

「這就是為什麼『預防醫學』很重要。」她轉回話題:「我很希望看到的是,人們能健康老化,而且老後還能感受快樂。」

2018 年,台灣老年人口已突破 14%,正式邁入高齡社會。健保署統計,平均每位長者過世前需要被照顧長達 7.3 年(男性 6.4 年;女性 8.2 年)。而我們對高齡長者的想像,也常伴隨衰弱、共病、照顧困難。然而正如游文霖所言,若從預防醫學做起,系統性降低生病風險,整個「醫療」對人類的意義,甚至會為之翻轉。

初見游文霖,她靦腆害羞,還很善感。談起生技醫療與照顧者難題,她很敏銳,十分理解醫療與社會接縫之處的種種困難。這段安養院經驗,也奠定了游文霖創業的契機:幫助他人過更美好的生活。


圖片|游文霖提供

意外發現美好事物:破碎的點點滴滴,都會帶你到想去的地方

游文霖學歷耀眼:紐約大學經濟學系、南加大醫療心理學研究所畢業。她曾當過安養院志工、速食店店員、中國國營銀行實習生,但最後還是回到初心,投入生醫產業。

「可是,如果我是老闆,看到自己的履歷應該也會頭痛。畢竟我做的事情都很跳躍。」她自嘲。雖有耀眼學歷但跨度文理商,還有異質的工作經驗,在某些雇主眼中或許是學無專精的表現。但在創業圈,跨領域的經歷其實反倒能帶來不少加乘能量。游文霖說,很多人會被「大學四年」的概念限制住,於是一直學同一項專業,不過學得雜,表現未必相對遜色。

「我發現自己可以擔負研發與行銷的橋樑。因為我讀經濟跟醫療心理學,既懂商業語言,又懂研發的 terms,我可以用口語,把複雜的醫療概念、行銷概念解釋給投資人聽。」

她引述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的致辭,說:「你無法先把事情串起來,但未來回望,你會注意到那些點點滴滴都是串成現在的路。所以要相信它們將來會帶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其實無需引用賈伯斯,她自己說得就很好:

「我還想跟妳們分享,我最喜歡的英文單字。它很浪漫,叫『意外發現的美好事物』(serendipity)。我覺得這就是我的人生寫照。」


圖片|游文霖提供

安養院的志工經驗,讓她學到預防醫學的重要;國營銀行的工作經驗,帶給她以香港為基地的創業靈感。人總是在各個領域摸索跌撞。但請不要慌張。這些看似彼此無關的事務,它們總會隨著成長漸漸相連,成為意義路徑。

我是害羞的創業家,怎麼辦?

在大家想像中,能夠入選富比世 30 under 30 Asia 的創業家,肯定充滿信心、口條清晰。但游文霖卻誠實說,自己也有作為女性的「社會宿命」:「創業非常艱難的事情是,我是個害羞的人。」

她自陳,長大過程中,都是在追趕的那方。從台灣到美國英文講不好、再到香港人生地不熟,進入創業圈後,生性害羞的她更必須重新摸索醫療產業,適應行銷包裝,還必須硬著頭皮,說服各路投資人。

我談生意,剛開始常被看輕。很多投資人認為,妳一個女孩子,又沒有醫學背景,東西一定不可信。那常讓我想到人家說,女性在表達上,永遠沒辦法像男性一樣自信。她的 idea 就算好,但動作、音量,就是不容易被他人信任。所以我總是得用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去準備想講的事情。

意識到社會對女性創業家的偏見,她會不平。但不認輸的性格,也讓她快速養成對戰心法:「碰到以為自己被刁難的時候,我都先想,這個人的話是不是真的針對我?再來想,是因為我是女生嗎?還是只是我的表達能力讓人誤會?最後再思考,如果是表達能力,可以怎麼改變?」

「我常要跟年紀比我大很多的投資者講話,所以我非常需要自信。」游文霖開始大量研讀醫學趨勢、自費上演講訓練課,「慢慢地,跟別人談藥的事情,投資人都漸漸願意聆聽了,這是很好的開始。」

社會給女性的教養方式,常使我們缺乏自信。但是,自信練習的第一步,往往來自於理解自己的個性。就像遊戲競賽,認清手上有什麼牌,才知道能怎麼打。如果生性就是害羞,也無需強求改變。而是從表達能力著手,讀更多資料,上演講課,讓自己有足夠的備援,再求慢慢調整步調。(延伸閱讀:給妳力量的影響力語錄:不要因為世界黑暗,就怕成為那道光

我的女性影響力:女生有種力量是「我們能把事情變美好」

專訪過程中,我發現游文霖個性還有點完美主義。

我問她:「妳定義的女性影響力是什麼?」沒想到游文霖的第一反應竟是驚慌:「哇,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答錯。」別怕答錯啊,我趕快接話,笑說這才沒有錯誤答案,自由填答就好。

她想了想:「女生的力量,大概就是我們有能力把事情變得很美好。」

女生的力量,大概就是我們有能力把事情變得很美好。

游文霖,Havital HK Holdings 創辦人
我希望看到女性把愛跟關懷轉成行動。男生常希望把工作做得很大,女生則希望把工作做得很好。女生的力量,就是我們有力量把事情變得很美好。只看妳相不相信、願不願意行動。

她說:「我們並不需要把男性當成目標,我們要追求的是,如何讓自己比自己更好。我很享受當一個女生,例如,女性同理心通常比較強。這是很重要的特質,因為今天社會上許多事情,都需要同理心化解。我們要相信,自己是有能力把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延伸閱讀:溫柔剛毅不分性別,做你最喜歡的自己!|女人迷Womany

打造女性影響力,聽來龐大又遙遠,實踐卻是微小且日常。我們先從肯定自己做起。害羞、善感、細心,這些陰性特質並無不好,反而能讓妳看到與眾不同的世界。我們理解游文霖,從不知如何與它們共處,走到也能坦然分享「我很享受當一個女生」。

創業家游文霖的故事,像歧路花園,小徑在林間花叢之間不斷延伸。然而,沒有一條路是白走的。歧路亦有風景,滴水也能穿石。小徑還在蜿蜒,但即使意外途經風景,也請相信,它們終將能引領妳抵達意外而美好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