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歲的神樂坂雯麗,其實是一個內心住著任性少女的大叔,變裝是他誤打誤撞挖掘出的興趣,那是他第一次獲得外型上的正面稱讚。少女與大叔,看似衝突的兩個靈魂,會如何在神樂坂雯麗體內交織成豐富的人生經驗?


活得任性,吃得也任性,從小偏食的神樂坂雯麗不愛吃葉菜,這類的午餐照例沒有葉菜類。
攝影:賴智揚;圖片|鏡文學提供

三十八歲的神樂坂雯麗,午餐吃的是附近的自助餐,他從小偏食,沒有緣由地討厭葉菜,「大人曾經強迫我吃,我會反胃嘔吐, 最後他們都放棄了。」所以,這天的便當沒有葉菜,蔬菜只有四季豆和花椰菜。

神樂坂雯麗形容他的房間是一個「洞穴」,外頭是喧鬧的菜市場,房間僅有的對外窗,每天只能照進十分鐘的陽光。洞穴裡擺滿他的收藏─滿牆動漫相關產品、電動遊戲攻略本,角落還有幾枝玩具槍。十年前,在台中念書時,逢假日他便騎機車四處在玩具店裡搜購這些過時的遊戲卡帶和攻略本,「老闆都問,你收這些垃圾要幹嘛?」

房間的另一道牆是女裝:「我現在男裝很少,男裝不好穿,又貴,不划算。」自稱神樂坂雯麗,其實是一個內心住著任性少女的大叔,他把變裝當興趣,也毫不避諱把嗜好寫入名片:「沒有妹子,就自己扮一個─魔法中年少女」。

說起來,這項嗜好是六年前誤打誤撞開始的,一直在網路走跳的他,一次偶然的機會,網友起鬨要他扮女裝,「要扮就要扮美一點。」原本樣貌平凡的中年男子,第一次扮女裝竟驚豔四座。(推薦閱讀:脫褲、變裝,和性別學校教育

「我從小偏食,長得瘦小,運動也不行, 對自己的身體很沒信心,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正面稱讚我的外表⋯⋯還有,女裝材質真的很舒服,你要穿了才知道。」他曾有段七年的婚姻,仍是個異性戀(但他說不保證不會對男扮女的「男性」有興趣), 當時妻子還提供他許多「當女人」的技巧;媽媽在臉書上看到兒子變「女兒」, 很擔心他會身敗名裂,雖反對也別無他法,只告訴他:「不要讓別人看了眼睛不舒服。」


得到很多讚美,給他很大的自信。圖片|神樂坂雯麗提供

「這句話,我有聽進去,所以每次拍照都很慎重,只拍美照,太醜的都刪掉。」他說,變裝讓他改掉大男人的壞習慣,「以前陪前妻逛街都很想睡,穿女裝之後,完全不會了。」妻子總是嫌他拍照把她拍醜,穿女裝之後,他才領悟:「我以前是把女人當戰車、當模型拍,現在我知道怎麼拍腿會長、人會瘦,她後來很滿意。」 (推薦閱讀:變裝癖的真實慾望:乳膠娃娃裡的男子漢

他們是大學時的班對,兩人在台中買了房子,「變裝的那段時間也算是有點逃避,那時候跟前妻的感情已經有點狀況了。」神樂坂雯麗退伍後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 房貸、生活開銷等責任大部分落在妻子身上。「男人又愛打腫臉充胖子,很俗套地常為了錢的事而衝突。

比方這個月要繳多少錢,我都說沒問題,等時間到了,錢拿不出來,她就要出來收拾爛攤,她是嚴謹的人,受不了我這樣隨性。」日積月累, 生活的小抱怨成了無法挽回的裂痕。

十年前,他曾在網路上以「廢業青年」為名寫部落格,當時他從東海建築所休學, 自嘲「學業」與「事業」皆廢的青年。轉眼人到中年,過去輕巧的自嘲都成了刺耳噪音。「我不會說我的愛情被物質打敗, 是我沒有好好經營這段關係。」離婚後, 他一人回到台北,不敢回台北老家,借住朋友家,情緒低盪:「覺得自己人生好失敗,我沒去燒炭只是因為住在朋友的空房子,我死了會給人家添麻煩。」


神樂坂雯麗興趣廣泛,房間全是他的收藏,背後牆上是遊戲卡帶和攻略本,手上的玩具槍是他最近迷上的新嗜好。
攝影:賴智揚;圖片|鏡文學提供

分居後,他輾轉落腳在這間小套房,「前妻把我的收藏一箱一箱寄上來,我看到這些東西,想到過去的日子,當時怎會這麼快樂?很想把這些東西燒了。」他說,前妻很瞭解他,即便再不愉快,也都不曾要他變賣收藏品。

「我可能比較自私吧。想過著自己開心的生活,不必負那些負不起的責任。」他從前妻家帶來一隻養了十六年的貓,Kitty。採訪時,Kitty 不斷繞在身邊喵喵叫,像是隻多話的貓。他說,有牠就不寂寞了, 那是他現在生活中唯一要負的責任。

「我結過婚,也想當一個正常人,可是, 我沒辦法做我不喜歡的工作,我甚至連麥當勞打工也沒辦法做⋯⋯既然沒辦法在正常世界裡當一個成功的人,就在我的嗜好領域裡當一個成功的人吧。」

他目前是一個募資網站的編輯,新創公司很自由,允許他在家工作,他過著穴居生活:不想談戀愛,不求功成名就,只想跟貓過日子。他在洞穴裡過得像是十年前的學生生活,那是他最快樂無憂的時光,而這些嗜好就像是好玩的社團,日子是怎麼也望不到邊界的「偽青春期」。如果人生是一場無止境的吞忍比賽,不想長大的偽青春期男子只想任性地別過頭去,不將絲毫委屈和妥協往肚裡吞,一如偏食的習癖。

只是,偶爾想起人世的各種社會期待,心中難免一驚,沒關係,那就扮扮女裝,玩玩電動,跟 Kitty 說說話,洞穴的日子一點也不無聊,而且還很療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