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與父母溝通?你必須把自己放在第一順位,面對罪惡感與悲傷,允許自己經歷這些情緒,感受它、用大腦消化它、和某個在乎你的人談論它,有一天你終能繼續前行。

如果關係已毫無改變的希望


圖片|來源

你的父母可能非常善良,一點也沒有控制欲、不會苛責人、操弄人、或是具有侵略性,但就是無法跟你談論任何重要的事情。你那難以溝通的父母可能只是情緒太脆弱、或是太容易生氣,所以很難跟他們談論「童年情感忽視」;或者是你們已經沒有往來,抑或他們可能已經不在人世。

無論理由為何,如果你沒辦法和父母溝通,那你只好自己承擔所有的後果。你可能受到遺棄,覺得寂寞。你可能感受到原諒父母的壓力,不管他們還活著或者已經離世。你可能會發現自己仍然不斷期望父母可以改變。(延伸閱讀:矛盾的情感是常態!我們為何與父母成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當父母給你的是空虛感

你可能會認為填滿內心空虛的唯一方式,就是從父母那裡得到他們過去拒絕給你的溫暖和連結。這樣的想法再自然不過。說實話,這可能是一種合理的「彌補」方式,不過還有很多其他方法一樣有效,就某些狀況來說,甚至有更好的效果。如果你已經知道「童年情感忽視」如何運作,已經知道自己之所以有空虛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的感受被棄之不顧,那麼要填滿空虛的一個重要方式,就是給自己時間,重新去復原自己的情緒,肯定它們、傾聽它們的聲音。

要填滿內心的空虛,還有另外一個方式:試著開始放鬆你既有的、僵硬的自我保護高牆。這些高牆是你童年的產物,那時候你需要它來保護你免於自己的情緒、以及自己的情緒需求,因為你的原生家庭無法接受它們。現在你已經長大成人,你不再需要這樣一面牆。你的周遭有許多親朋好友,他們都願意用他們的愛、溫暖和關心來填補你的空虛。那可能是你的伴侶、你的手足、你的表兄弟姊妹、同事或朋友。重要的是,敞開你的心房讓他們進來,同時尋求更多的情誼。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站出去、會見人們。尋找那些值得信任、和你有連結的人,接著去培養這樣的連結。記得要把注意力放在連結的品質上,而不是連結的數目,因為會填補你的是你們之間情感的深度、而不是人數。

當你面對是否要原諒父母的壓力

無論你望向何方,都會看見有人在談論或是書寫跟原諒有關的事。對於那些受到虧待的人,原諒經常被當成解決之道。你會聽見人們說:「原諒你的父母,不然你沒有辦法走出來。」對於那些相信這種簡單觀點的人們來說,你對於父母那種複雜、痛苦的感受,可能會被貼上「怨恨」的標籤。

不過,要原諒一個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辜負了你的人──儘管他們道了歉或者試圖彌補──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我希望你不會屈從於別人的期望或是單方面的意見。我反而希望你要尊重自己的感受,並且以一種真實的方式來處理這些感受、度過這些感受。

如果你的父母已經很努力地想要修正他們與你的關係,那麼或許你可以試著在某個程度上原諒他們。這會自然而然地發生。如果你要很努力才能原諒他們,這或許是一個徵兆,意味著他們必須多給你一點回饋。如果你的父母對這件事情不是很認真,自然也就不用談原諒不原諒了。我建議你不要把自己的時間、精力、關愛放在原諒父母這件事上面,而是要把它們用在解決自己的問題。繼續讀下去,我會繼續為你提供各種協助。

當你總是抱著希望父母可以改變的期望


圖片|來源

如果這是你的願望,我向你保證,這樣的感覺完全正常,而且成千上萬像你一樣的好人都有這樣的心願。事實上,我聽見許多人一再提起同樣的願望,這樣的願望似乎是人類境況的一部分。你並不孤單。

我希望自己可以告訴你如何從這樣的願望中解脫出來,但是我知道這個願望深埋在人性之中,因此它會自己延續下去,不管你如何意識到它的徒勞無益。所以與其幫助你消滅它,我反倒希望可以幫助你面對它。就這一點而言,我可以給你三個線索:接受這個願望,它是人性的一部分;要知道,許多人都和你一樣有這種願望;不要因為這樣的願望而讓自己在父母面前變得軟弱。(延伸閱讀:謝金燕不認爸?天下,就是有不是的父母

我看過許多人與父母相處的時候讓自己處於情緒受傷的狀況,因為他們在潛意識中希望父母可以改變。「如果我可以⋯⋯(請自行填空),或許我的父親就會開始重視我。」對自己自然的願望保持覺察,並且知道你必須有意識地調節這樣的願望,會讓你比較不那麼脆弱。

當你感受到罪惡感和恐懼

你的罪惡感──那種因為做了某些錯事而產生的難過感受──和那些沒有經歷過「童年情感忽視」的人的罪惡感相較,或許是相當不同的。為什麼?因為你特有的罪惡感背後的驅動力,經常是害怕自己成為一個自私的人,這對於「童年情感忽視」個案來說是相當尋常的狀況。由於會過度注意他人的需求,你會不可自拔地感受到自私與罪惡感。你的罪惡感會擾亂你,讓你無法和父母劃下界線來保護你自己。此外,各種媒體以及千千萬萬的人都認為每個人都要愛自己的父母。不過我要向你保證,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不應該感到自私或有罪惡感的人。

你要怎樣才能採取必要的步驟和父母劃下界線,對他們說「不」?或者當你跟他們拉開距離的時候,罪惡感告訴你不該這麼做,這時,你該怎麼辦?對於「童年情感忽視」個案來說,罪惡感是療癒之路上最大的一個障礙。

我之所以會談論這些事情,就是希望提醒你:你必須保護自己免於父母的傷害。所以,你必須以自己的需求為主要考量,看看自己何時要與他們見面、要花多少時間、在他們面前要多麼順從。你給父母的情感連結,不用比父母給你的還多。如果只是單純因為每個人都說你應該要創造溫情和關愛的感覺,於是你就努力地做,這會大大地耗損你的情緒力量和情緒健康。我可以絕對肯定地告訴你──你一定要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順位。

當你不允許自己悲傷


圖片|來源

在這種狀況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可能會妨礙你的療癒進度,那就是不允許自己為那些永遠無法獲得的東西感到悲傷。當你明白自己的父母永遠沒辦法以他們原本應該做的那樣來瞭解你、愛你,這會讓人感到非常痛苦。如果你想運用我們在這本書裡談過的策略,你必須為自己哀悼一下。讓自己感受到這件事帶來的悲傷和疼痛,讓自己哭出來。你正在經歷一種就很多方面來說比死亡還要嚴重的失落。有些人的父母,完全無法讓人和他們產生情感連結。當這些人的父母還在世的時候,他們便因為自己永遠無法獲得的東西而哀傷到不能自已,所以當他們的父母真的過世的時候,他們的眼淚早已所剩無幾。讓自己感到悲傷這件事非常健康,它讓你自我調適,完全沒有問題。

哀傷有個好處──只要你允許自己經歷它,它不會待著不走。所謂的經歷它,意思是去感受它、用你的大腦去處理它,並且和某個在乎你的人談論它。讓治療師、你信任的伴侶或是朋友,與你同坐在你的悲傷裡。運用這些步驟,有一天你終將能夠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