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告訴我他是同性戀,我期盼他這條路不會走得那麼辛苦。而這個社會,應該多一點換位思考,很多人的生命就不會再被驅趕到黑暗的倉庫。

文|林青青

每當有人談起對同性戀的正向想法,總也有另一人會反問:那假如你的孩子也是同性戀,你也能接受嗎?

我當看見這樣的對話,我總想:孩子若是同性戀,我是他的母親,我當然要接受,並且當一個支持他的人。因為除了支持,其他的辛苦我都無法為孩子分擔。


圖片|來源

現在對同性婚姻納入民法或性別平等教育納入教育持強烈反對意見的人,主要是高中以下家長與教會團體(其中又以靈恩體系為大宗)。教會是受自已對教義的解讀的立場,而家長主要是被「恐懼喚起」。這些關心孩子未來情感的家長,非常害怕教會所宣傳的同性婚姻納民法或入性別教育會讓孩子「變成同性戀」。這樣的立基是假設了同性戀是學來的這個觀點。

可是,真的是如此嗎?

記得有一回,我翻到就讀高中妹妹的健康教育課本,裡頭描述「小芬向老師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她喜歡的是同性。」「老師說:天啊⋯⋯怎麼會這樣呢?老師不會說出去的⋯⋯,你也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你喜歡的是同性,不然就毀了。」(推薦閱讀:國小性別教育教什麼?讓我們翻開課本看看

我想請各位跟著想像一下,自己的性傾向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深怕被別人知道我喜歡異性大家會排斥我,而世界也不屬於我。這樣的換位思考,讓我感到當自己的性向無法被社會接受甚至貼上一些不相干的道德責難時,我會多麼痛苦。

換位思考情境:「我向老師問我到底該怎麼辦,因為我喜歡的是異性⋯⋯」「老師說:天啊⋯⋯怎麼會這樣呢?老師不會說出去的⋯⋯,你也不要讓其他人知道你喜歡的是異性,不然就毀了。」

可是我就是喜歡異性啊沒辦法改變⋯⋯

以上這樣的換位感受,讓我覺得,如果社會能用接受的眼光看待同性戀者,很多人的生命就不需要再被驅趕到黑暗的倉庫。

有反同性婚姻的人說,同性戀多有憂鬱症。也許是的,但也是可想而知的 ,當整個社會不接受你,甚至家人因為無法理解而傷害你,你愛著一個人卻只能永遠在黑暗中行,這樣的不利外在環境,有多少人能承受呢?要改善他們的環境,在立法面,就得將同性婚姻納入民法,教會反同愛家萌的另立專法,是一種區隔,區隔著我們這些正常人和他們那種人,區隔著誰正常誰不正常,區隔著誰的愛情理所當然而誰的愛情需要大眾的施捨。(推薦閱讀:回應「前同志」郭大衛,美國矯治同性組織創辦人道歉「治癒是假的」

在教育面,在學校及早施以性別平等教育,包刮介紹同性戀。性別教育並不是如反同教會團體所說是教導性解放,而是去讓孩子及早了解自己的身體,而性器跟慾望也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無須妖魔化或視為罪惡,更重要的事-孩子們也將學習身體的界線,特別是熟人間的權勢性侵。至於所謂的同性戀教育,不是教導孩子當同性戀,而是告訴他們接納社會上不同的人,就像種族、宗教、職業。

身而為人,一個人來,也一個人走,我們已經那麼寂寞,既然如此,就在這時此刻我們都在塵土上呼吸時,接納彼此,尊重每個人生命的本然。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孩子以後會不會生來是同性戀,就是因為不知道,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們都應為社會的尊重、接納鋪一些路,搞不好有一天我們的孩子真的需要走這一條辛苦的路。

如果你也有點同意我的看法了,下個月公投,讓我們,幫幫「他們」與「她們」,一起成為「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