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曾想過:「與父母對同婚議題持相反意見時該如何解決?」Sydney Sie 用親身經驗告訴你。用愛包容一切,等待彩虹降臨的那一刻,也許這些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作者|Sydney Sie

今天是允中爸媽與我媽第一次見面,在這之前我媽一直很怕我「被欺負」,認為已經交往那麼久了,應該要讓對方也知道這位女孩是有愛她的媽媽。餐桌上我媽問到我們什麼時候要結婚,我還沒開口,她接著說:「喔對,妳要等同婚可以過了之後才結嘛」。

這部分我之前就一直有跟媽媽說過,正欣慰她還記得時,她繼續說:「年底公投,同婚我是持反對票的。」是啊,我怎麼會忘記呢,我說那妳就是不希望我們結婚,她說:「如果要你們結婚但同婚必須過的話,那你們就不要結了,妳結不結不干我的事。」

拋下一句:「那些是心理有病。」


圖片|來源

中餐結束後,到山上拜了外婆,因為今天是媽媽的農曆生日,她總是說生日是母難日。回到家,坐在客廳吃點心聊天,她又開始提起,如果我們結婚的話,她可以送我冷氣,追問我現在的房間有沒有冷氣,我說沒有,她說:「夏天沒有冷氣根本不能過。」因為身體狀況不好,所以總是難以入睡的她重複說著:「那就是冷氣了,妳結婚就送妳冷氣。」

我說我不要冷氣,我可以自己買,她問那妳要什麼,我說:「我希望妳不要反對同性婚姻。」她哎呀呀的叫,怎麼又是這個,又要談這個,她舉例身邊有許多朋友的小孩都是同性戀,有位朋友的小孩是獨生女,爸爸知道之後打了孩子耳光,從此斷絕關係,10 年間都沒有聯絡,連媽媽的葬禮都沒有出現。

我問:「如果是我呢,如果我是同性戀妳也會這樣對我嗎?」她摸了一下胸口,她說我真的想過,她說:「我會尊重,但不會去投票。」我說那就不叫做尊重,因為現階段同性戀就是不能結婚,什麼都不做就是反對,那不叫尊重。

她繼續問:「那我該怎麼辦,我內心沒有真的同意,難道要我去騙人嗎?」,我說:「像是剛剛那個例子,那個女兒做錯了什麼事?她去偷搶拐騙了嗎?她殺人放火了嗎?只因為性向,就要被唾棄。那如果允中是女生呢?妳也知道允中很照顧我,所以只因為她的性別,就算她對我很好也應該拆散我們嗎?」我拿在手中的水一直沒有喝過。


圖片|來源

「被拆散之後,然後讓我遇到其它會欺負我的人嗎?」隨後本來想說的話也沒有說出口。媽媽的感情路並不是很順利,從小有機會見到她,就常跟我說不要太相信男人,對於「被欺負」她太瞭解了,她經歷過的侵犯與暴力比我多上許多,也是因為這樣憂鬱症跟了她好久。

「心理有病」這句話對她來說是日常,有病了就吃藥,有病了就去住院,與一切隔絕。同性戀等於心理有病,對她來說就是吃藥住院就可以解決。

有許多人因同性戀傾向而強迫就醫,遭到迫害、職業生涯盡毀甚至以同性戀相關罪名起訴,其一知名人物就是圖靈。我跟媽媽說:「沒有一個反對同性戀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而自殺,但有太多太多因為自己是同性戀卻被父母反對或是被同儕霸凌而自殺,妳知道這兩者嚴重性的差別嗎?」

媽媽說了句:「真的嗎?」其實我當下有點驚訝,我不知道這些我們已經讀透的新聞在她們耳裡是如此陌生,我繼續提了葉永鋕,他被同儕霸凌,他沒有容身之處,在他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他該怎麼做。(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從玫瑰少年憋尿看性別友善廁所

我繼續問了不久前的那題:「那如果是我呢,如果我只剩下妳可以支持我了,妳也會這樣對我嗎。」媽媽站了起來說聲哎呦我不知道,我跑過去抱著她說:「拜託,我真的很認真,妳知道我從小就被爸爸打,妳知道被爸爸打的時候我都沒這麼難過嗎,但我知道這些人因為這樣而死掉我真的哭了很久,我真的很難過。」

媽媽也被爸爸打過,打到去驗傷,她知道那是「什麼打」,她知道那有多痛。我講到眼眶已經快掉淚了,但媽媽應該沒發現,畢竟我是從側面抱她的。

「好啦好啦」我以為我聽錯。

「好啦,我會去投支持同婚。」

媽媽說出這句話。當下我沒有歡呼也沒有感謝,只是回說:「真的喔,真的喔。」但其實我是嚇到了這樣的回應,我沒有想過要說服什麼,這個議題已經在我們家吵了許多年,每次提起都只是要堅持我自己的立場而已,只是要讓他們知道,支持同婚的人不是什麼妖魔,而是這樣你們愛的孩子。(推薦閱讀:【性別觀察】今年春節,同志與同志父母的出櫃練習

不知道媽媽中間會不會又被愛家公投洗腦,又或是那句話根本就只是想打發我,但以我媽的個性,她不會為了取悅我而對我說謊,她是個誠實的人,常常說我的美都是遺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