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獨家搶先看,牧村朝子以平實而堅定的口吻訴說著,性別二分的僵直想像,並不應該被視作合理、自然。

透過「同志」來思考生存之道

首先,我想與各位一起思考,「受歡迎」是怎麼一回事。

世上當然也有「不在乎受不受歡迎,對談戀愛沒興趣」的人,說不定你就是這種人。但是,即使是這樣的人,也請試著跳脫自己的舒適圈,重新思考一下。「受歡迎」是什麼意思?

在女性時尚雜誌裡經常可以看到「最有男人緣的打扮技巧!依每個約會場景換上一擊必殺的戰鬥服!」這種教人如何「受歡迎」的特輯。另一方面,在男性漫畫雜誌裡,也會看見「三十歲還是處男的我突然變得超有女人緣,而且還賺了大錢。全賴這款開運手環所賜!」之類的廣告。

看著這些例子,我發現一件事——這些「受歡迎」的遣詞用字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以「男女關係」為前提。

因為「女人想有男人緣、男人想有女人緣」被視為理所當然,才會把「討異性歡心的技巧」做成特輯,宣傳「能被異性喜愛的商品」。

現今的日本社會不也將「男與女」互相追求視為理所當然的前提嗎?


圖片|來源

社會學用語稱這種「異性相吸,天經地義」的思考邏輯為異性戀霸權(Heteronormativity)。當這種思考邏輯進一步無限上綱到「生物就是要男女成雙成對才正常!同性戀違反自然!是罪惡!趕快去看醫生!不,乾脆死一死算了!」這種「不承認『男與女』以外的關係」就成了所謂的異性戀主義(Heterosexism)。

啊⋯⋯真難以呼吸。不只難以呼吸,根本是難以生存。再也沒有比因為別人說「這不是廢話嗎」「本來就應該這樣」「這樣才正常」,不得不扼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更空虛的事了。不只是性別的問題。

人生實難,忍不住抱怨起來⋯⋯言歸正傳,「受歡迎」這個字眼通常是以男女關係為前提,也就是使用於所謂的異性戀霸權上。這種思考邏輯基本上都建立在「人類的性別只有男女這兩種」的思想上,亦即所謂的男女二元論。

上述的男女二元論不論好壞都太不嚴謹了。(推薦閱讀:不被男女二分框架束縛!泰國憲法承認第三性

所謂「男女」其實是非常粗略的分類。這個分類受到規範的背景可能是為了行政上的方便行事,例如「女性可以免費檢查女性特有的癌症,經費由市政府負擔」。或者是「男人是會偷腥的生物」「女人喜歡可愛的事物」則是隱藏著讓大家認同這種性別上的傾向,好加速彼此理解的取巧心態。

何以說「男女」只不過是非常粗略的分類呢?

以下將為各位介紹構成「性別」的各種要素。 構成「性別」的要素

  • 自我性別認同:自己認為自己是哪種性別。
  • 他人性別認定:他人認為自己是哪種性別。當然,不見得所有人的意見都一樣。
  • 性別表達:外表、服裝、動作舉止、遺詞造句等,如何表現出所謂「男人味」「女人味」或其他要素。
  • 性取向:想與哪種性別的對象談戀愛或做愛、不想與哪種性別的對象談戀愛或做愛。
  • 性偏好:對什麼產生性興奮。
  • 性別角色:以該性別為由,認為那種性別該扮演什麼角色(例:是男人就應該保護女人、女人要保護家庭)。尤有甚者是個人基於自己的性別,回應自己或他人的期待(例:男人要鍛鍊身體、女人要賢淑守貞)。亦稱 genderrole。
  • 生理性別:由生殖器或染色體判斷的 ♂ 或 ♀,同時也是肉體的性別、生理學上的性別。
  • 生活上的性別:要以哪種性別活下去。以《凡爾賽玫瑰》為例,如同「在家人面前及法國大革命的戰爭中都表現得像個男性軍人的奧斯卡,唯有在愛侶安德烈面前才會露出女性的言行舉止」,也有人會依狀況改變態度。
  • 文件上的性別:身分證或戶口名簿等官方文件上所記載的性別。

每個人的生殖器、說話方式、聲音語氣、言行舉止、穿衣服的品味都不一樣。受到荷爾蒙的影響,還會有所謂男性腦、女性腦的傾向。不管是染色體,還是對於性別的自覺,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情況,不一而足。對這些「因人而異的地方」視而不見,一刀劈成男女兩邊,雖然很方便,但其實也很粗暴不是嗎。


圖片|來源

各位又是什麼樣的人呢?請比照前面的講座裡出現的人物,重新認識自己。

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是男性化的女人?還是女性化的男人?又或者全部都不是?如果都不是,那又為什麼會這樣?

你想有男人緣?還是想有女人緣?以上皆是?或者以上皆非?你如何判斷對方是男性或女性?

地球上沒有跟你一模一樣的人,也沒有跟我一模一樣的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此時此刻這個瞬間,地球上的七十億人口各自有其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在一秒鐘後、一小時後、一年後、十年後又會各自產生不同的變化。

各位的細胞會一直不斷地汰舊換新,會剪指甲,會剪頭髮,舊的皮膚會剝落,想法也會改變,說話方式、聲音、長相、興趣、相伴的人也會不斷改變。我也是,他也不例外。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在不斷改變當中。

如同地殼隨時在變動,所謂的自我其實虛無縹緲,宛如斷了線的風箏,看在周圍眼中可能是莫名其妙、充滿謎團的人。為了擺脫這樣的不安,人類發明了言語,用語言來加以區別,進而產生「我們是這種人,那些人是那種人」的認識。(看看更多:Out in Taiwan|公投,不該用來決定人的分類

然而,在現在這個時代,這樣真的可以嗎?所謂的「我們」真的是同一種人嗎?透過言語,會不會反而讓大家看不見每個人的差異呢?

藉由重新審視「受歡迎」「男」「女」這些平常掛在嘴邊的字眼,應該能有所發現。比起用單純的顏色為世界著色、分類、自以為理解,不如更尊重每一種顏色,把五顏六色的世界一起收進眼底。不需要困難的技巧,只要「尊重每個獨一無二的個體,尊重那個人本身」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