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有教導學生學習、修正行為的責任,但某些行為究竟是合理管教、或是霸凌,應該如何區分?


圖片|Flickr Creative Commons / dennis

作者:顏正芳(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教授)

最近有多起學校老師霸凌學生的事件。其實這現象在台灣存在已久。筆者 2015 年發表於《兒童精神醫學和人類發展》的研究就發現:在受訪的 6160 位國高中職學生中,有 6.4% 自陳在過去一年曾經被老師故意找麻煩過,而這種負向校園經驗和學生出現憂鬱、自殺意念、低自尊、社交焦慮、失眠等精神健康問題息息相關。(推薦閱讀:【小鬱亂入專欄】傾聽、陪伴、一起玩,身邊的人有憂鬱症可以這樣做

筆者在臨床上接觸過的遭老師霸凌孩子,可說是斑斑血淚: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嘲笑他學生肥胖、或是模仿有妥瑞氏症的她不自主抖動來引起全班哄堂大笑、怒罵性別氣質陰柔的他「你是沒懶葩啊,不男不女」、對媽媽來自越南的她說「反正你就是沒家教」、公開諷刺他「有人沒繳營養午餐費就吃起來了喔」、在他被有錢人家孩子欺負時袒護對方⋯⋯。這屢屢打擊孩子:「老師不是應該要教導我、關心我嗎?怎麼反而會變成我在學校的噩夢?」


圖片|來源

雖然大多數老師是好老師,但無可否認的,台灣校園中確實存在會欺凌學生的不適任教師,他們對學生的不良對待、甚至是霸凌,造成對學生長期傷害,這是社會需要重視的議題!

老師對學生的霸凌,和發生在學生之間的同儕霸凌,有何差異呢?家長又能如何來協助孩子呢?

首先,許多老師的霸凌行為,會包裝在「這是為你好」下施行。(推薦閱讀:我是為你好!壞掉的家父長主義其實是變相恐嚇

由於老師原本就具有教導學生學習、修正行為的責任,所以究竟是合理管教、或是霸凌行為,原本就不易區分。筆者建議,以下幾項條件可供判別:多數的老師會這樣進行管教嗎?這樣的管教方式對這年齡的孩子來說,具有正面的教學意義嗎?班上是否有特定幾位學生被如此管教嗎?其他老師能認同這種管教方式嗎?在這些條件檢視下,其實不難區分老師的行為是合理管教、或是惡意霸凌。

其次,由於老師原本就具有帶領學生價值判斷的地位,在小學尤其如此,所以如果老師特別將某個學生標上負向價值,常常會讓班上其他同學也如此看待他、貶抑他的價值,甚至為了迎合老師,對這同學進行社交、言語、肢體等形式的同儕霸凌。

同時遭受來自老師和同學的多重霸凌,對孩子造成的傷害最為嚴重。然而這種教師霸凌行為卻很容易被校方所忽略,因為校方在調查時,老師常會解釋說「是要藉著同儕的刺激來促進他改變」。


圖片|來源

同時,學校常會詢問班上其他學生的說法,而其他學生常常不自覺自己是老師霸凌的幫兇,所提供的資訊常傾向「老師是為了他好啊」、「他真的是讓老師傷腦筋啊」,以至於老師的霸凌行徑無法被真實看見、檢討、和處理。如果要抑止師生共同施暴,首先不僅老師必須停止不當對待,更需公開表現對這孩子的修補性善意,例如讓孩子有機會有好表現、進而稱讚他,並適時阻止同學對他的霸凌,這樣才能扭轉其他同學對他的觀點、停止霸凌。

然而非常現實的問題是:老師要停止對學生的霸凌,首先要有足夠動機,才可能改變自己的不當行為,而要有改變動機,當然一定要先覺察自己行為之不當,才可能啟動改變。為人師表,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會如何傷害學生?這背後有很複雜的心理運作。有老師對自己動機是管教、實質是霸凌的行為並不自覺,例如有老師反覆向某位學生說:「你爸爸是醫生,媽媽是老師,怎麼你連這個也不會?」學生因而備受被打擊。

雖然家長向老師反映,希望老師不要再這麼說,但老師不解地回答:「我說的是事實,沒有惡意啊,你們的基因這麼好,怎麼這孩子沒遺傳到呢?會不會你們不夠關心他?」遭遇這般缺乏同理心和敏感度的老師,有賴家長耐心地與老師繼續溝通,讓老師了解怎樣是對這個孩子最有幫忙的管教方式。

也有老師是藉著霸凌學生來滿足自己的權勢慾望。例如小學低年級教師在班上營造個人崇拜,讓學生猶如被催眠般在班上不時地說:「老師最愛我們了」、「老師最辛苦了」,但同時對班上某個看不順眼的學生不斷地言語攻擊、嘲笑,甚至藉由問其他學生:「大家覺得 XXX 這樣子對嗎」,煽動其他學生對這學生進行言語和社交霸凌。

在同儕霸凌的歷程中,這些小學低年級的受害者和施暴者都受傷了:前者在老師以其高度營造出來的「師生—生生」雙重霸凌的班級環境中,過著如地獄般的痛苦生活;後者在被老師所營造出的崇拜情境中,學習、複製、施行了老師的霸凌價值觀和行為,過程中還以為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當這些施暴者逐漸長大、回想起過去,有的人會懊悔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有的人仍會堅持自己沒有錯,有的人仍持續施行從老師那裏習來的霸凌價值觀和行為,猶如帶著自小被蟲蛀蝕的心靈,持續過日子。

是什麼樣的成長和學習塑造出這種老師扭曲的心靈?不可考,但可以確定的是:難以矯正,也絕不適合再擔任教職。找出這樣的老師、解除他們的教職,應是不讓更多學生受害的唯一方法。不適任老師們總是會找任何藉口來為自己辯駁,但教育主管單位若有心調查,常能輕易找出他們諸多的不適任事蹟,進而解除他們的教職。然而台灣的教育單位,目前往往縱容了老師的不適任,讓更多學生受難,這絕對是台灣教育不容被忽視的問題!

如果在學校遭受來自老師和同學的霸凌,剩下唯一能協助受害孩子的,大概就只剩下他的家長了。家長必須為孩子發聲,嚴肅地和老師溝通,讓老師知道家長不可能放任自己孩子受欺負。

但心靈扭曲的老師常常會換個方式欺負孩子,甚至變本加厲,所以家長千萬不要以為「有去講過,老師應該就會改」,事實上,家長必須更緊密地注意老師和同學是否持續霸凌行為,而尋求來自校方、甚至是教育行政主管單位、民間團體的協助,讓霸凌學生、還營造個人崇拜去鼓動其他學生施行霸凌的老師無所遁形,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做法。(推薦閱讀:談校園霸凌!專訪編劇劉蕊瑄:寫劇本很入世,是長期抗戰

最怕的是連家長都不支持自己的孩子。有些家長會認為:「你太敏感啦,老師沒有惡意啦」、「你表現不好,老師當然要糾正你啊」、「有問過你的同學和同學家長,他們都覺得老師對學生不錯啊,應該是你自己的問題吧」。家長不支持,會讓孩子受到更大的傷害,所以有智慧的家長們,千萬不可不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