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足賽,異軍突起的冰島足球隊成了大眾矚目的黑馬,除了堅強的足球實力外,個個球員都有副業,也顛覆了大眾對國家足球隊的刻板看法。

文|劉子正

那個冰島足球隊最讓我羡慕的是,不是說一個人可以當導演又踢的一腳好球。

我真正羡慕的是,他們那隊裡頭裡頭有導演,有牙醫,好像還有木工、老師,他們是一群愛好足球的人,而且他們不需要「放下一切」來踢足球。

北韓足球隊就不一樣了,還記得他們上次也進來打嗎?一大堆關於他們要打輸就會被怎樣怎樣的傳說,一個「代表國家」,「為國爭光」的大帽子一扣上去,說怎麼也得勝不行啊,但是很少人會去說「他們居然也能打進世足也,真的很不容易耶」這樣的角度來看。

冰島人他們不需要「放下一切」,像我們常常在臉書上看的的勵志片一樣,破斧沉舟把所有的事都賭注在一件事情上。


圖片|來源

那個拉直銷的最常用的一個話術是「你現在可能過的很舒服,但是你有想過你 60 歲要怎麼辦嗎?」

我們的社會和美國,中國的社會型態一樣,都是高風險的社會。

贏者全拿,但是一般人到頭來會發現他被卡在他的生活裡,動彈不復至;換句話說如果你今天在你的工作上倦怠,社會所能提供你換另外一個跑道的資源是很小的,所有的人都潛意識的為了「人生最後十年」活著,或者是「只要我能賺到這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就好了」。

所以臉書上常會有的一種勵志短片,「你要成功你就不能睡覺,碧昴絲有睡覺嘛?五角有睡覺嗎?」 、「朗朗練琴的時候有睡覺嗎?」大家可能都聽過朗朗的故事,聽過他爸在朗朗小時候怎麼對他的故事——那根本是病態,不應該是勵志的故事啊。(推薦閱讀:我把生活賣了!背起7.8公斤的家,不追求社會定義的成功

人生都不要了,你要成功幹嘛啊?

我們聽到李安的故事表面是鼓勵文(就是說其實不是每個人的成功都來的那麼快,你慢慢弄還是有成功的機會),但是實際上根本就是恐嚇文,因為這故事在這個社會氛圍裡它真正的訊息是——李安要是沒成功怎麼辦啊?他是不是要一輩子在家裡吃軟飯,他老婆怎麼那麼倒楣嫁給這樣的人啊?所以人一定要臥冰求鯉啊!

多的是這種故事啊,金凱瑞、湯姆漢克以前都要窮到脫褲子了,因為他怎樣怎樣才有今天的成就,人都會想這些人怎麼成功,不會去想說這些故事背後所隱藏的更重要的問題。

啊你如果沒成功呢?是不是你這輩子就沒價值了嗎?可以這樣子說的嗎?

「你沒成功你就挫賽了」我們的社會到處都是充滿這種恐嚇性質的「勵志文學」。

我們崇尚這樣的文章,就是因為我們社會是高風險性質的社會,所有的人都想「贏者全拿」。

事實上社會無力挹注很多的資源在每一個人的教育和醫療上頭,不管是吃人家頭路,還是自己創業的,事實就是人生有很多你必需要負擔但是又負擔不起的會跑到你頭上來(長照,房價,小孩子的教育等等),大家活到一半後就會一天到晚被恐嚇——「如果你不想個辦法發財你就完蛋了」,「你辭職你就完蛋了」。所以我們的社會才會充斥這些神話故事。

想想看,每個小孩子每天都練 16 小時鋼琴,他們全都能變成朗朗李雲迪嗎?每個在好萊塢等機會的臨時演員,他們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每個人都能變成金凱瑞啊。

很多父母不會想到這個事,一個勁的叫小孩子努力用功讀書練琴做體操,直到小孩子受不了出了問題。結果整個社會是高風險,你的家庭親子關係也變成高風險。

把一件事的喜好變成你這一輩子唯一的賭注,這是我們社會最變態的價值觀。

大家為了錢像是鮭魚拼了命的往上游著,為了什麼?只是為了在人老年時有個有品質的健康保險和退休金。

北歐的社會相對來說他們沒這些風險,你走錯一段路想要再改方向,你就再走回去你喜歡的路就好了,沒有什麼一定要怎樣就不行的事。


圖片|來源

回到冰島的足球隊,他們今天來打世足,大家給他鼓鼓掌歡呼,但是他們就算沒有打的很好,還是說他們年紀到了打不動了,他們回去當他們的導演牙醫木工還有老師,他們還是熱愛足球,沒有人會否定他們的生活價值。(推薦閱讀:斜槓青年:我要的不是多重收入,而是多重人生

也許這一年的球員天賦異稟,也許以後冰島都不會有機會再來打世界足球賽,但是那又怎樣?

人的價值不是應該只決定在一件事上面而已。

這整個社會也不應該搞到像是北韓的足球隊一樣。

後記 :

本文貼出後所得到的迴響超乎我想像。

這些迴響好像有一大部份是來自於還在於求學的朋友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類似的經驗給弄的自己不開心。 如果本文能讓各位看完後心裡舒坦一點,我就心滿意足。

不過本文也得到許多幹譙,我現在得知原來冰島踢球的都是專業選手,確實他們有人在當牙醫,工人,還有導演,但是球員們的專業性是無庸置疑的。 我知道了,我那知這篇那麼多人看,感謝各位大德的糾錯指教。

各位可到「冰島的真實面貌——23 個業餘球員加上一個牙醫教練?」文章中來一探究竟。

我在這裡摘錄文中一段我心神向往的文字

總教練 Heimir Hallgrímsson 是大家另一個關注的焦點,被描述為平常當牙醫,兼任足球教練的神奇人物,但事實上他年少時就已經有在冰島的業餘聯賽踢球,從 1993 年開始就協助指導冰島各級球隊,2011 年起擔任冰島國家隊助理教練,2013 年正式扶正。他早就已經把職業的重心移轉到足球上,並不如許多報導所述的以牙醫為主業。

He said: “I still have my clinic and I like to keep my fingers working."

“So I try to go there as much as I can in my spare time and do some dentistry."

“Some coaches go and play golf, I do dentistry."

根據他本人的說法,現在的他把牙醫當做他的休閒活動,他的牙醫診所的確還在,但他平常主要忙於國家隊的訓練,有閒暇的時候才回去家鄉照顧一下病人。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足球教練,只是副業是牙醫!」